返回首页
特别策划CURRENT AFFAIRS
特别策划 / 正文
高原上的保险扶贫“风景线”——
走访中华财险四川省西部藏区扶贫实践

  编者按

  幅员辽阔,交通不便,保险机构的网点优势在经办大病保险中得到了体现,但扶贫实践也显示,保险机构还需要加大网点人员投入,进一步提高深度贫困地区保险服务可及性、精准性和高效性。中华财险四川分公司在甘、阿、凉三州原有33个县支机构基础上,相继推进18个新的县域机构铺设,加快迈向民族地区“县县有机构”的目标。

  位于四川省西部的藏区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啃下的“硬骨头”。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上,一位位跋涉在风雪里的保险人、一辆辆颠簸在草原上的查勘车,构成了一道独特的扶贫“风景线”。近日,《金融时报》记者跟随中华财险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当地机构员工的脚步,深入走访藏区保险扶贫实践,探究以“农业保险+大病保险”为核心的保险扶贫体系在两地脱贫攻坚战役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牦牛系上了“保险绳”

  从若尔盖县城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若尔盖草原,漫山遍野的牛群显示了牦牛在藏区牧民生活里的分量。同其他人一样,家里所养的一头头牦牛也承载着旺千甲脱贫致富的希望。“我家里养了200多头牦牛,”他自豪地将远处一片黑压压的牛群指给记者看,“今年行情,大的牦牛可以卖到一万多元,小的也值2000多元。”

  但牧民养殖牦牛并非没有后顾之忧。“今年年初雪下得很大,雪把草都盖住了,草料又跟不上,膘重一些的牛还能撑个三四天,瘦一些的牦牛一两天就死掉了。”旺千甲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今年自己家里就已经死了10余头牦牛,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损失。

  保险因此显得格外重要。从2017年起旺千甲就为自己养殖的牦牛投保政策性牦牛养殖保险。他告诉记者,一头牦牛的保费是130元,其中,牧民自己需要支付26元,其余部分均由各级财政进行补贴,每头牦牛的保额为2000元。

  

  图为罗彭措和他的牛群。

  “2019年,我们共承保牦牛33.65万头,提供风险保障资金6.73亿元,支付保险赔款1931万元,有4000余户养殖农户从中受益。”中华财险阿坝若尔盖支公司负责人周晓军告诉记者,“因雪冻、水淹、生病等非人为原因死亡的牦牛都可以得到赔付,如果牦牛被狼吃了,牧民也可以得到一定金额的损失补偿。”

  “有了保险,确实减轻了我们的损失。”旺千甲说。位于甘孜、阿坝、雅安交界处的两河口村村民罗彭措有着和旺千甲一样的体会。罗彭措养了370多头牦牛,是村里牦牛养殖规模最大的农户。但每年二、三月间极易发生的雪灾让他很是揪心。“一有雪灾发生,草料非常短缺,严重的时候,牛是几十头几十头地死掉。”但得益于政策性牦牛养殖保险的开展,老罗家里今年死掉的19头牦牛收到了38000元的保险赔款。

  “保险的作用可大了。村里有一户,家里条件比较困难,今年收到的6万多元赔款可是帮他解决了很大的困难啊。”两河口村村支书杨国寿对记者说。“牦牛全身都是宝,我们下一步还可以挖掘牦牛奶以及牛骨、牛黄的价值。”面对山上成片的牛群,保险带来的保障让杨国寿有了畅想未来的底气。

  “保险+”放大多面效益

  为了近距离查看保险理赔的全过程,在一个周一的早上,记者跟随中华财险阿坝若尔盖支公司的查勘员来到了草原边上的定损查勘点。按照惯例和约定,每到周一,牧民将最近一周死亡的牲畜送到这里来登记理赔。现场不仅有牧民和保险公司查勘员,还停放着专程从红原县赶来的无害化处理厂的车辆。

  原来,一般情况下,牧民将死畜运送到这里后,先由保险公司查勘员进行验标定损,然后交由无害化处理厂的人员用专车将死亡的牦牛送到无害化处理中心进行无害化处理,牧民凭保险查勘员开出的证明去当地农牧局开具死亡证明,再同无害化处理厂的回收证明一起,拿到保险公司办理后续理赔事宜。

  “以前如果有牦牛死亡,我们基本都是就地掩埋。”刚刚在理赔手续上签完字的牧民扎科对记者表示,“这样对草场的放牧环境并不好。”周晓军告诉记者,通过将牦牛理赔同无害化处理进行联动,不仅可以防止病死牛流向餐桌进而危害食品安全,也能够发挥保护生态环境的良好效益。

  

  图为嘎沙村一些贫困户参与收草来增加收入。

  在同牧民的接触中,记者发现,冬春季节草料匮乏是造成牦牛死亡或者掉膘严重的重要原因。为了支持当地牦牛养殖产业的发展,中华财险阿尔盖支公司同麦溪乡嘎沙村合作,带动村民人工种草5500亩。这样一来,在冬春季节遇到草料短缺的情况,保险公司就能够及时向牧民提供支持,从而在减少牧民经济损失的同时,也降低了保险公司的赔付支出,体现出保险防灾减损的功能。

  这一“牧草联动”对于当地脱贫攻坚的助益还不止于此。“嘎沙村以前是个空壳村,资源不多,风沙又很大。如今种草每年可以给村集体带来10万余元的收入,村民也可以利用这些收入来扩大自己的养殖规模。”麦溪乡乡长雍仲告诉记者。在嘎沙村的草场上,记者也见到一些农户正忙着收割牧草,其中不乏贫困户。“实行‘牧草联动’也在收草的时候给村子里创造一些就业岗位,从而带动贫困户增收。” 雍仲表示。

  大病保险发挥托底作用

  除了农业保险外,大病保险也是筑牢保险扶贫堤坝的核心之一。2016年,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的两河口村村民张德彬因甲亢性心脏病入院治疗,花费了5万多元,这对于平日以放牛为生的张德彬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正是得益于甘孜州在2013年启动实施的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张德彬报销了其中4万多元的医疗费用,极大地减轻了自身的医疗费用负担。

  据介绍,作为四川省首个大病保险项目,甘孜州大病保险在2013年至2018年的第一个运营周期内,有近5万人获赔1.6亿元,目前已进入第二个运营周期。

  甘孜州医疗保障事务中心负责人王勇告诉记者,针对贫困人口,甘孜州将大病保险起付线降至4000元,并且将每阶段的赔付比例增加5个百分点。“大病保险实施以来,有效减轻城乡居民参保大病患者个人医疗费用负担比例达12%,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个人负担减轻了6.7%,切实降低了贫困人口因病致贫、返贫风险。”王勇还表示,为了方便贫困户进行理赔,当地不仅将待遇结算放置在前端医疗机构,使患者在出院时实现一站式结算,还在各县设置了赔付点,以便及时开展赔付工作。

  甘孜州幅员辽阔,交通不便,保险机构的网点优势在经办大病保险中得到了体现,但扶贫实践也显示,保险机构还需要加大网点人员投入,进一步提高深度贫困地区保险服务可及性、精准性和高效性。银保监会此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大“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银行业保险业扶贫工作力度的通知》中也提出,要实现“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县保险机构全覆盖。

  中华财险四川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过程中,中华财险四川分公司在甘、阿、凉三州原有33个县支机构基础上,相继推进凉山州越西县、普格县、木里县、雷波县,阿坝州若尔盖县、壤塘县、阿坝县、黑水县、红原县、金川县、理县,甘孜州甘孜县、九龙县、石渠县、色达县、道孚县、雅江县、白玉县等18个新的县域机构铺设,加快迈向民族地区‘县县有机构’的目标。”

  (本文图片钱林浩摄)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