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聚焦CURRENT AFFAIRS
行业聚焦 / 正文
惠民保:完善制度机制 促进可持续发展

  城市定制型商业医疗保险(又称“惠民保”),是商业保险参与多层次医保体系的制度创新,也是促进实现共同富裕的一项重要实践。作为普惠性质的商业健康险,惠民保凭借投保门槛低、保额高、价格亲民优势,以星火燎原之势覆盖全国百余个城市。但惠民保发展仍然面临产品同质化、定价较为粗放、“逆向选择死亡螺旋”潜在风险较大等挑战。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就惠民保如何更普惠以及可持续运行建言献策。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精算研究所所长张琳认为,惠民保普遍采用“团险个做、线上线下相融合”的形式,与互联网人身险监管规定、人身险销售管理办法等文件存在冲突。各地惠民保牵头落地的保险公司部门不尽相同,流程管理与理赔信息披露也没有统一的规范,易造成产品、合规等方面的混乱,不利于产品设计和升级迭代。

  “惠民保作为‘互联网+’的新生事物存在如信披不完善、各地赔付率差距较大等问题,但其最大的潜在风险是‘逆向选择死亡螺旋’。”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社保是强制性的全员参保,“死亡螺旋”可以得到规避。惠民保的本质是商业保险,可实行差异化的价格以规避出现“死亡螺旋”,但目前其统一保费的特征将会逐渐失去年轻参保人,并且价格提高后将会逐渐失去“惠民”的特征。

  从目前惠民保开展的模式来看,其大多由各地政府主导,联合保险公司和第三方运营平台,搭建地区性的惠民医保方案,分层次解决民生的医疗问题。在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看来,实际上,惠民保业务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政府在支持和推动上仍有待加强。

  从罕见病医疗保障角度,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原副院长、北京医学会罕见病分会主任委员丁洁认为,已有数据表明,涵盖医保目录外的罕见病高值药品的惠民保数量还比较少。各地涵盖罕见病高值药品的惠民保产品,在覆盖药品品种数量、保险责任、理赔限额方面均有所不同,远远不能满足罕见病患者药品费用支出的需求。

  孙洁提出完善惠民保相关制度机制的议案。她认为,应加强顶层设计,明确经营参与主体的资质标准,完善准入和退出机制、盈亏平衡补贴机制、跨区域服务和结算机制、绩效评估机制等,确保惠民保项目的长期可持续经营。同时,应推动医保与商保数据共享,为惠民保产品的精准定价、迭代演进以及精准保障提供数据支撑。

  针对“死亡螺旋”问题,郑秉文表示,国家医保局应允许和鼓励各地使用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支付保费。实践证明,开通个人账户的地区,惠民保参保率较高,而没有开通个人账户的地区,参保率则较低。目前尚未使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保费的地区约占40%。如果全国所有地区惠民保享有个人账户的支持,这将会对提高参保率和规避“逆向选择”提供实质性支持,同时也可以增强地区间惠民保的公平性。

  张琳建议,从产品设计、销售管理两方面进一步出台惠民保业务的监管细则与政策指引,由省级公司统筹项目,授权分公司服务落地;以商业性定位为出发点,明确业务的渠道属性,将个险与团险分开。另外,惠民保应建立信息披露机制,以年度为单位,从费用、赔付、参保等方面向社会公众披露数据;划定惠民保业务费用范围,防止过低或者过高。考虑到筹资途径多元,张琳建议,人民银行支持豁免惠民保业务的支付通道费(银联、微信、支付宝等),鼓励保险行业各类主体积极参与民生项目。

  对于怎样帮助百姓分摊更多高额医疗费用,丁洁建议,将罕见病高值药品纳入惠民保保障范围。惠民保定位于基本医疗保险目录之外的重特大疾病的补充支付,目前在高值罕见病药品未能进入医保药品目录的情况下,应该积极探索高值罕见病药品纳入各地的惠民保保障范围。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