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2征文

三代人学费的记忆

2012年10月08日07:32         雷小宁        来源: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字号:

  父亲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那时他到省城念书,至少需要走3天时间,用跋山涉水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老家地处大山深处,交通极不方便,一遇到下雨天,路面泥泞几乎寸步难行。从老家到县城,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早上出发,挑着行李,需要步行5个小时才能到达。县城没有直接发往省城的车辆,晚上住宿后,第二天还要等过路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晚上还得住宿。第三天中午才能到达省城。

  到达学校后,父亲找了偏僻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先脱下靴,再从袜子里面取出钱,这是一学期全部的费用,怎么能不小心呢。爷爷吩咐,钱藏到袜子里最安全,即使有人偷,袜子里面一般人也轻易想不到。

  如果说父亲的经历只能属于一个时代记忆的话,妹妹的经历却是我实实在在见证了的。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正是农村包产到户和改革开放的时候,农村发生了较大变化,家里在母亲辛勤的劳作下,逢年过节基本不再吃杂粮了。妹妹也到条件较好的一所镇上中学读书,每周从家步行1个多小时,就能乘上去镇里的班车,虽说不是很方便但也省事多了。后来,我又送妹妹去省城读大学,车从县城出发,也不再翻山越岭,经过几个隧道,5个多小时就到了。

  当时在带钱的事情上觉得很有趣,父亲还是坚持让妹妹把钱藏到袜子里,像他当年一样,妹妹笑弯了腰,说她到学校后脱袜子,被别人看见了还不笑掉大牙,但5000元的现金随身带着的确不是很安全。那时在我们县上,各家商业银行还没有开通跨地区的通存通兑业务,农村信用社也没有全省汇兑业务,最后,我们只好把钱通过邮局汇出。记得到学校后,我们一路打听才找到了邮局,到了邮局一看却傻了眼,营业厅里拥挤不堪,到处都是挤着取款的人,可能大多数都和我们一样,是给孩子取学费的。在无奈和等待中,我们终于取上了钱,就像中了大奖一样。

  前年6月,我外甥高考取得全省理科第二名的优异成绩,最终选择了去北京读书。开学的前几天,我就预定好了去北京的火车票,姐姐给他准备了一部精致的手机,姐夫则把学费提前打到银行卡上。

  从省城坐火车到北京,也就11个多小时,晚上在车上睡一觉,第二天早上就到了,真正的夕发朝至。学校的一切费用,通过银行卡轻轻一刷就实现了。外甥还在北京买了笔记本电脑,我们通过视频,看到了他的住宿环境,和孩子交流的方式变得非常便捷。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父亲的艰难经历已渐渐远逝。妹妹也已工作多年,外甥更是承载着几代人的期望,要到山外面更远的地方去,去了解探索一个更广阔的天空、更丰富的世界,去感受共和国前进的步伐。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人人网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金融时报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