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保险业姓“保”服务供给侧机构性改革CURRENT AFFAIRS
保险业姓“保”服务供给侧机构性改革 / 正文
大病保险让百姓更有获得感

  2012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六部门发布的《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确定了“采取向商业保险机构购买大病保险的方式”。可以说,将大病保险交给商业保险承办,既体现了党和政府对保险业参与医保体系建设成绩的认可,也反映出对保险业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信任和期待。

  而五年前国家托付给保险业的这项任务,如今已成为保险业服务民生的重要切入口,并确确实实增加了百姓的获得感。

  实实在在为百姓就医省钱

  在贵州省六盘水市盘县,竹海镇十里村低保户叶先粉便是大病保险的受益者。2016年,叶先粉因药物性肝损害住院花费2.2万元,其中,新农合补偿7095元,大病保险补偿5254元,医疗救助补偿5546元。出院时,叶先粉只缴纳了4100多元的个人自付部分。

  在江苏,南京浦口区永宁镇的孔令山也是大病保险的受益者。2015年,当孔令山带着患胃癌的父亲转诊到南京鼓楼医院时,被告知需要至少一周才能入住,在中国人寿驻鼓楼医院新农合服务专员的帮助下,孔令山的父亲三天便进行了手术。出院时,由于当时南京浦口区已经实现异地结算,因此,六七万元的治疗费用,最终仅支付了两万元,大大减轻了孔令山一家的经济压力。

  从2012年六部门发布《意见》到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实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意见》,大病保险从“试点开展”走向“全面实施”到如今的“全覆盖”,不仅切实履行了基本医疗保障制度拓展和延伸的职能,且有效缓解了群众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的问题。 

  确确实实为扶贫攻坚减负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31个省(区、市)保险公司承办的大病保险业务覆盖人群达9.7亿人,累计支付赔款300.90亿元。

  在普惠的基础上,大病保险的减负作用也十分明显。2016年大病保险的患者实际报销的比例在基本医保医疗报销的基础上平均提高了13.16个百分点,部分城乡居民的大病医疗费用负担大幅度减轻。

  大病保险的减负作用还体现在扶贫攻坚上。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2月22日出席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时表示,我国7000万贫困人口中有42%的人口是因病致贫,这2800万贫困人口中有相当一部分患有慢性病或大病,这部分人群已包含在大病保险的保障范围内。他举例道:“如江西省赣州市基本医保加大病保险以及补充医疗保险,让困难群众自费的费用比例均保持在10%以内,报销总体费用高达90%以上。”

  另外,在百姓得实惠的同时,保险公司承办大病保险业务也极大地提高了医疗资金的运行效率。保监会数据显示,在保险公司的管控之下,2015年、2016年这两年保险公司审核发现的问题案件达86万件,为国家节约资金近50亿元。

  深耕细作持续提高服务水平

  这样的成绩有赖于政府持续的政策支持与引导,当然也离不开商业保险机构的深耕细作。早在《意见》发布前,商业保险公司就已经开始试点承办基本医保以及大病保险。其中,人保健康的“湛江模式”、“太仓模式”,中国人寿的“洛阳模式”等创新模式相继被写成内参,引起了高层的重视,国务院医改办也多次进行实地调研,成为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城乡居民大病保险的最重要范本。而目前,随着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参与到大病保险的承办工作中,越来越多的范本也涌现出来,通过多种方式提高了大病保险的运行效率、服务水平和质量。

  开展大病保险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但如何将好事办好,这对保险业是一个大考。项俊波表示,大病保险就是要发挥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解决看病难和看病贵的问题。不过,他也坦言,大病保险运行以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运行的效果与群众的期待还有一定差距。

  在实践中,也存在个别保险公司服务能力薄弱,恶意竞标,有的甚至弄虚作假套取费用,或者借大病保险业务输送不正当利益的情况,造成了负面影响。

  2016年10月,保监会发布了《保险公司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投标管理暂行办法》等5项制度,对保险公司参与大病保险的投标管理、服务标准、财务核算、风险调节、市场退出等方面提出了明确的规范和要求。

  在制定好规则的同时,项俊波也明确表示:“下一步,保监会将进一步强化大病保险经营行为的监管,严肃查处各种违法违规行为。对存在恶意压低价格、扰乱大病保险市场秩序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公司,将采取包括下发监管函、取消经营资质等在内的措施。”在服务百姓方面,保监会将推动大病保险的保障政策向贫困人口倾斜,提高统筹的层次,进一步提升保险业服务大病保险工作的能力,努力实现及时结算、异地结算、一站式服务。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