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7两会现场CURRENT AFFAIRS
2017两会现场 / 正文

两会声音|“三去一降一补”:如何啃下“硬骨头”?

全国政协委员建言献策出实招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是重要抓手。在政府工作报告晒出的去年“成绩单”中,五大任务有效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
  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良好开局的基础上,2017年深化改革面临着更难啃的“硬骨头”。
  啃下“硬骨头”,重点在于改革。那么,改革将从何处发力?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委员们集思广益,提出了许多切实可行的实招、妙招。
  扎实有效去产能:打开市场化法治化“工具箱”
  作为“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之首,去产能正迎来新的变局。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目标,今年钢铁、煤炭压减数量分别为5000万吨和1.5亿吨以上,与去年设定的任务相比“一增一减”,较去年实际完成额则有所下降。
  “2016年,虽然钢铁行业和煤炭行业都超额完成了去产能的任务,但更多是一些停产、半停产的无效产能。这些企业退出之后,其遗留的债务问题、职工安置问题等工作任务十分艰巨,可以说,今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这方面将进入攻坚阶段。”全国政协委员、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表示。
  去产能绝不等于去产量,看数字、重形式的去产能没有意义。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张晓强表示:“要把握好去产能与去产量的关系,不应简单地画等号,不搞一刀切。比如,调控原煤产量的时候要和原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等的生产供应衔接好,与发电、冶金、化工等高耗能行业的能源需求衔接好,也要把握好能源消费增长状况和能源进口状况等。”
  今年,去产能任务并不轻松,特别是作为“牛鼻子”的僵尸企业退出涉及数万亿元资产,人员安置和企业债务处理压力依然存在。委员们对此给出的对策是,一方面,坚持市场化手段,妥善解决职工安置问题;另一方面,法治化力量不可或缺。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国资委原副主任黄淑和提出:“在国企去产能问题上,职工安置包袱很重,很难推向市场,要借鉴民营企业的做法,使国企真正形成职工能进能出的灵活机制。”
  “要搞好转岗就业和再就业培训,关键是补缴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将特别困难户纳入低保。”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原主席刘明康表示,要加大对新破产法的实施运用力度。“在债权人同意的前提下,给濒临破产企业更大的经营管理灵活性,并严格监控,减少滥用的道德风险,提高重整重组的可能性。同时,借鉴先进经验,在国家层面建立破产法庭,建设专业的破产处置队伍,规范破产秩序,提高法律权威性和执行力。”刘明康说。
  积极稳妥去杠杆:从发展直接融资源头入手
  对于今年去杠杆的主要目标,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
  “目前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偏高,测算有150%左右,高于其他一些主要经济体。”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原主任徐绍史表示。
  从现实情况来看,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较高,这与储蓄率高、以信贷为主的融资结构有关。
  “我国杠杆率与国际相比有点高,这和我国金融结构有关。因为我们国家储蓄率高,形成以银行为主、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格局,这样就造成了我国杠杆率偏高。因此,杠杆率偏高和储蓄率高是连在一起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
  实现去杠杆的目标,需要解决这个源头问题。两会期间,诸多委员提出,通过改革金融供给方式,建立全国性多层次资本市场,从根本上改革目前以银行为中心、以债务融资为主的金融结构,大力推进地方性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为企业打通资本通道。
  “在去杠杆的背景之下,直接融资要发展是一条非常清晰的思路。”易纲表示,如果资本金多了,杠杆率就会逐渐下降,企业承担风险的能力也会加强。
  与此同时,作为债务处置的有效方式,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思路赢得委员们纷纷点赞。
  常振明认为,在去杠杆方面,我国国有企业的问题比较突出,国有企业在资本补充机制上存在不足。他认为,在去杠杆方面,今后要以债转股为主要方向。
  不过,激发市场化债转股的积极性,还需政策联动支持。全国政协委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表示:“市场化债转股的积极性有限,还期待发改委、财政部、银监会、国资委等部委共同来制定指导意见,配套相应的政策支持。”
  因城施策去库存:基础制度与长效机制协同发力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末,我国商品房待售面积为6.95亿平方米,较上年下降3.2%。同时,商品住宅库存下降较快,降幅达11%。去年,去库存取得了初步成效。不过,不可忽视的是,当前部分重点城市房价上涨压力大,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形势依然严峻。
  “采取‘因城施策’,这是与以往调控最大的区别。”对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的“因城施策”调控思路,全国政协委员,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表示:“一线、二线、三线、四线城市之间,经济发达程度和各方面都不一样,东西部也不一样,南北部也不一样,采取因城施策调控措施还是非常合理的。”
  因城施策从何着力?一方面在于基础性制度建设,包括土地、金融、财税、投资、交易等制度,要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良好的基本制度环境;另一方面则在于建立一个成熟稳定的长效调控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表示:“房子在某些城市确实存在泡沫,但一线城市的刚性需求还是有的,希望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的建立,能使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避免大起大落。”
  “房地产调控最核心的是限价。”许家印表示,建立房地产长效调控机制,首先应建立一个长期限价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则认为,建立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所依托的基础性制度安排,需要土地制度、住房制度、税收制度和投融资制度多点统筹支撑。
  多措并举降成本:减税降费不简单
  降成本与减税降费紧密相关。2016年,我国通过营改增实现全年减税超过5000亿元。这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头戏”,为经济社会发展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不过,尽管减掉5000亿元真金白银,一些企业的获得感并不强。
  为进一步增强企业的获得感,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扩大小微企业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的范围,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到50万元;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由50%提高到75%,千方百计使结构性减税力度和效应进一步显现。
  要让企业过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教授刘志彪表示:“降低税费有两层含义,一是把与精兵简政对应的、可能节流开源下来的财政收入,作为降低税费的选择空间;二是实施结构性减税,把政府部门节省下来的开支,向企业和居民转移,这事实上是实施分配改革,目标是增加居民收入,从而刺激内需。”
  除了要降低生产经营性税费方面的成本之外,还要降低经济学中所称的交易成本。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强调:“交易成本往往不是直接取决于价格参数,而是取决于我们的制度建设、法治建设、政府的各种规章制度等。制度性交易成本的下降,一靠改革,二靠法治。”
  减税降费并非只是简单地减税。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在呼吁减税的同时,也呼吁要降低企业综合成本,如用人、用钱、用能、用地、物流等有形成本以及看不见的制度性成本。
  精准加力补短板:有限资金用在刀刃上
  如果说“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是做“减法”,“补短板”则是做“加法”,也就是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提高生产效率,促进供给侧结构调整,增强供给侧对需求侧的适应性和灵活性。
  补短板补向哪儿?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答案——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大的短板。要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今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以上,完成易地扶贫搬迁340万人;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增长30%以上。
  对此,委员们表示,加大力度补短板,资金是重要安排。
  身处补短板的重点领域,全国政协委员、隆平高科常务副董事长伍跃时称,为更好地发挥农业保险的作用,需要持续对农业保险进行扩面、增品、提标、创新,开发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需求的保险产品,实施大灾保险正当其时。他还特别提出,针对新型种植经营主体开设“基本险+土地成本附加险”的保险产品,以应对重大灾害导致种植大户难以恢复再生产的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力高集团董事长黄若虹也表示,在补短板上,金融扶贫力度要继续加大。黄若虹说:“目前,金融扶贫工作存在一些问题,扶贫贷款金额少,贷款审批发放环节多、周期长,贷款使用缺乏有效监督等。因此,我建议加快金融信贷进度,创新金融服务方式,加强部门协作,跟踪抓好扶贫贷款使用,确保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
  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还需要发挥市场力量。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表示:“要解决政府补贴中的乱象,发挥市场力量,通过第三方决定补贴给谁、补贴多少、怎么补贴,把钱用到刀刃上。”
责任编辑:y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