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7两会访谈CURRENT AFFAIRS
2017两会访谈 / 正文
【两会对话】民法总则呼之欲出:私权保护再升级

  主持人:本报记者 孟扬

  对话嘉宾: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  薛军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  朱东升

  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李洪江

  3月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从2016年6月民法总则草案首次揭开面纱,到2017年3月亮相全国两会,用了长达9个月的时间。根据计划,全部民法典的编纂工作预计将于2020年完成。

  作为民法典的总纲,民法总则的制定在中国民事立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民法总则草案出台的背景是什么?在全面保障私权方面呈现出哪些亮点,将如何影响社会的金融活动?针对上述问题,本报记者邀请了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薛军,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朱东升,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洪江展开对话。

  主持人:民法总则草案出台的背景是什么?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审议有何重要意义?

  薛军:民法典是民事生活领域的基础性法律,是大陆法系国家法律体系的“标配”。编纂民法典,标志着一个国家的民事法律体系的成熟与完善。此次全国人大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将构成未来中国民法典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法典总括性、概括性的规定,能够统领民法后面的分则,包括物权、合同、侵权、婚姻家庭等,标志着中国民法典的编纂迈出了重要性一步。

  朱东升:制定民法总则草案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建设等方面所取得的积极成果和经验,呼应了我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现实情况对法制建设的基本要求,体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确立的路线、方针、政策,符合我国国情和实际,具有中国特色、体现时代精神。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审议集中反映了我国在法律理论研究和立法技术方面的不断进步,体现一个国家法律文明的程度。

  主持人:与现行的民法通则相比,民法总则草案在全面保障私权方面有哪些进步?对社会的金融活动将产生什么影响?

  薛军:民法总则草案中对于各种权利体系、权利类型作出了清晰界定,对于相关金融活动开展具有基础性作用。相关的金融活动需要以清晰的权利界定为基础,民法总则草案中对民事权利类型的列举对于金融活动的发展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

  朱东升:在法人制度方面,民法总则草案相比于民法通则改变并增加了许多新的规定。民法通则主要按照所有制的不同,将法人分为企业法人和机关法人、事业单位法人、社会团体法人四类。民法总则草案没有完全采取民法通则的分类标准,而是根据法人设立的目的和功能,把法人分成营利性法人和非营利性法人,并用两节对营利法人和非营利法人作出规定,还规定了特别法人以及非法人组织。

  民法总则草案的改变性规定,明显扩大了经济活动中的民事主体范围,符合我国现阶段国情,适应了社会经济改革发展要求,也符合市场主体的地位平等原则。各市场主体可以平等地参与各种经济活动,法律予以平等保护,必然会促进投资人的积极性和经济发展。

  另外,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民事主体依法享有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其他投资性权利主要包括信托权、各种期权、多种财产权组合的权利等。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有别于其他财产性权利,这些权利完全产生于企业经济金融活动之中。虽然在我国公司法中对股权作了规定,但是民法总则草案把股权和其他投资性权利单独列出给予保护,势必会增加投资人的安全感和积极性,促进市场经济发展。

  李洪江:为了适应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发展的需要,民法总则草案对网络虚拟财产、数据信息等新型民事权利客体作了规定。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法律对数据、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当下,新技术、新产业甚至是新的财产形态不断涌现,并且为增进国内消费、带动经济增长提供了空间,所以需要通过法律予以明确,在有形财产、无形财产形态之外,单独对虚拟财产作出规定,能够起到激励创新、增进创新主体积极性等巨大作用。

  一旦虚拟财产获得国家法律认可,将避免无法可依的尴尬,同时对投资、入股、抵押等涉及民间投资等方面的行为起到推动作用。

  主持人:民法总则草案获得通过后,后续还有哪些工作要做?您还关注哪些问题?

  薛军:民法总则内容比较概括、抽象,需要通过具体的制度予以落实,需要尽快制定、编纂民法分则,这样总则和分则结合起来,能够达到比较好的适用效果。

  李洪江:民法总则草案通过后,还需要相应对继承法、公司法等进行修订。另外,虚拟财产本就具有互联网属性,其有关的确权、保护、执行等环节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游戏装备、游戏币、账户和密码等极易被复制或者失窃等,一旦发生风险,如何获得保护将面临巨大挑战。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