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7两会金融代表委员共议CURRENT AFFAIRS
2017两会金融代表委员共议 / 正文
周学东:尽快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 加强比特币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营管部主任周学东。中国金融家 张娜娜 摄

  今年我提出10件代表建议和议案。今天我简要谈谈为什么提出尽快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议案和关于加强比特币等监管的建议。

  第一个问题,关于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这次会议上代表们就这个问题提的比较多,可能与去年山东临沂“徐玉玉案”的发生有关。那是一起典型的个人信息泄露和电信诈骗案件。后来案子虽然破了,犯罪嫌疑人抓到了,也惩处了,但是没有看到追究信息泄露的责任人。由此可见,个人信息的泄漏和侵权是多么严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去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专项行动。

  目前,大概有9个领域的部门或机构掌握了个人信息。公安部门掌握了每一个公民的户籍信息、家庭住址信息、家庭成员信息;金融部门,包括银行、证券、保险等机构,掌握了公民的账户信息、财产信息、交易信息、信用信息;教育部门和学校掌握了公民的就学信息、学历信息、考试成绩信息等;税务部门掌握了公民的纳税信息;劳动人事部门掌握了公民的人事档案信息;电信部门和机构掌握了公民的通信信息;交通、铁路、民航等部门和企业掌握了公民的出行信息;医疗卫生部门掌握了公民的疾病信息、看病就医的信息;司法部门还掌握了公民的诉讼信息等,这还只是传统的信息。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发展越来越快,互联网公司通过网上搜索、浏览,还掌握了公民很多的消费信息、社交信息等。这些信息量是非常大的。

  因此,可以想象,在没有个人信息保护法的情况下,我们都处在信息完全暴露、甚至被滥用和侵权的环境下。所以,尽快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是非常有必要的。

  个人信息保护法要明确什么原则呢?这次人民代表大会要审议《民法总则》,在《民法总则》第109条就规定了自然人所享有的9项人格权,包括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我也提出建议,希望在《民法总则》第109条里再增加一项个人信息权。同时明确,收集、使用公民的信息,一定要遵循法律确定的原则进行。一是公开性原则,也就是说收集、处理个人信息的到底是哪些机构,必须要公开,而且要禁止个人信息被秘密收集和处理。二是限制性原则,即公民信息在使用过程中要坚持合法性原则,要坚持最少、有效的原则,也就是说够用就行,不是越多越好。三是数据质量原则,也就是说收集的信息应当准确、完整,还要及时更新。四是责任与安全原则,就是在个人信息保护上,数据控制的机构必须要承担法律主体责任。五是个人信息权利保护原则,就是要保障信息主体的知情权、查询权、异议与纠错权,甚至是可携带权等,这都是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们期望今年或未来几年内能将个人信息保护法列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计划中。

  第二个问题,关于比特币的监管。这两年,比特币等所谓的网络虚拟货币在年轻人中比较热,投资比特币的大多是一些年轻人。所以,我的关于加强比特币等网络虚拟商品监管的建议可能年轻人比较关注。今天早上有一条新闻,说美国证监会即SEC否决了美国一个比特币交易机构提出的要在交易所发行比特币基金即ETF的申请。

  根据人民银行总行部署,我们从今年1月初开始,对比特币交易平台进行了持续的现场检查。两个多月来查出了不少问题,比较突出的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部分机构涉嫌违法从事金融业务,包括融资融币、连续交易、集中撮合等。二是这些机构基本上还没有建立反洗钱的内控制度和内控措施。实事求是地讲,尽管利用比特币洗钱和利用比特币逃避外汇管制是有的,但数量并不大。需要关注的是,比特币等网络虚拟商品交易的泡沫非常大。今年1月,比特币价格从去年底的4000多元冲高到8800多元。中国的比特币交易量一度占了全球的99%。实际上,真实的交易量没有这么多,主要是一些机构和投资者通过高频交易做“对敲”,即制造虚假的交易、“刷单”,做大业务量。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一些PE、风险投资者希望藉此做大市场份额,吸引投资者关注。所以,我认为有必要进行检查和监管。

  当然,对比特币国际上也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说好,另一种声音说坏。说好的认为比特币是互联网技术发展中的伟大创新,是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最佳范例,对观察和推广区块链技术应用很有意义。说坏的认为比特币就是一个骗局,彻头彻尾的金融传销;还有的说就是一个泡沫,迟早要破灭,包括主流的经济学家像斯蒂格利茨和克鲁格曼等,都是比特币的反对者。国内也有两种声音。

  从对公众负责任的角度来看,对比特币等网络虚拟商品交易平台的确要有一定的监管。没有一定的监管,它的泡沫就会被炒作得非常大。因此,我提出建议,从短期来看,划一些红线。比如说,不得采取杠杆交易、融资融币,不得采取免交易手续费的方式推高交易量、操纵交易价格,不得违反反洗钱规定或者参与洗钱,不得违反外汇管理规定,不得将比特币代替法定货币用于支付结算,不得偷逃税款,不得进行虚假宣传或进行非法传销,不得违规开展证券、期货等金融业务。也就是说,短期内先要设定监管底线或监管红线,这些红线不能触碰,触碰了就要处罚。从长远来看,一定要纳入地方管理的商品类交易平台监管范围,由地方金融办(局)实施主体监管或机构监管;人民银行分支机构、证监局、保监局、工商局、税务局等实施功能监管;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从支付结算、账户管理、反洗钱、外汇管理的角度实施功能监管。总之,对比特币等交易平台要包容创新,审慎观察,但从中国国情出发,还是要适当地管起来,不管肯定是不行的。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