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7两会金融代表委员共议CURRENT AFFAIRS
2017两会金融代表委员共议 / 正文
于学军:当前货币政策面临挑战

  

  于学军(全国人大代表、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2016年年底,广义货币供应量M2达到155万亿元,是同期GDP的2.08倍,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据。2017年M2的预期增长目标定为12%,而GDP的增长目标是6.5%,二者的差距显然会越来越大。我觉得,货币信贷投放规模过大,将对通货膨胀、资产泡沫等带来明显的影响。

  货币政策目标以M2增速来衡量,长期比较稳定,但现在看起来值得重新探讨。主要是M2这个指标经过不断扩充,基数越来越大或过于庞大,对宏观经济及其调控已不太敏感。比如,去年一季度之后,中国经济出现了资产泡沫化现象,但M2的增长并不高。实际上真正与宏观调控联系密切并敏感的指标是M1,M1去年上升很快,全年增长超过20%。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再拿M2来确定宏观调控目标,会带来一定程度的误导或误判。比如,去年的M2增速是11.3%,虽然低于13%的预期调控目标1.7个百分点,但从一季度之后,货币信贷膨胀态势还是比较明显的。

  另外,从当前我国货币政策所处的环境来看,我认为正处于一个微妙的敏感时期。2014年上半年以前,我国外汇储备不断增加,当时的基础货币投放主要由外汇占款大量增加形成。而2014年下半年之后,随着外汇储备开始减少,之前的基础货币投放渠道自动出现收缩态势,货币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就相应出台了一些新的货币工具。那么,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政策工具,怎么把货币调控好,做到不松不紧,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未来两三年,全球的经济发展格局和中国经济的增长环境、状态等都会发生不小的变化,作为宏观调控中最基础、最核心的一个政策,货币政策如何把握好,确实考量着调控的艺术。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