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战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文化抗战

跨越国界的友谊

二战中临安百姓奋力营救美军飞行员纪实

2015年09月18日10:09         陈利生        来源: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字号:

 飞行员杜立特

  朱学三与波特合影

  杜立特轰炸机队44名幸存者联合签名的“多谢”匾

  1946年波特写给朱学三的信  

 朱学三(前排左五)1992年受邀访美时与美国飞行员在白宫前合影


  1942年4月18日,15架美国轰炸机在日本上空完成轰炸任务后,按照预定计划转向西南,飞往中国,将在浙江衢州机场降落。傍晚时分,在距离中国大陆还有160千米的时候,天气变得十分恶劣,浓雾迷漫,还下着细雨,能见度很低。飞机与机场联络不上,无法降陆。杜立特命令各机向浙江省沿海自找目标降落。因为天气恶劣,飞机全部失事。


  一位是轰炸东京的杜立特机组美军飞行员,一位是浙西天目山脚一个小村落里的普通教书先生,因为抗战,他们相识结缘。历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杜鲁门、里根曾动情地称赞:中国百姓是恩人!今天,让我们掀开尘封的历史,重温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一

  1941年底,日本袭击美国的珍珠港,迅速控制了太平洋和印度洋。美国总统罗斯福坚决主张对日本进行一次打击,用以振奋人心。于是,美军作出决定,轰炸机从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日本后在亚洲大陆降落。但确定降落地却成为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起初与苏联协商,苏联担心日本从东面进攻,不敢接受。中国明知会遭受日军的疯狂报复,仍然配合行动,赶修机场,迎接盟国飞机。

  美国舰队因被日军发现,飞机只好提前一天半起飞,执行轰炸任务后飞往中国。因为天气恶劣,飞机全部失事。

  中国军民以各种方式救护美国飞行员。除3人身亡,8人被日军俘虏,其余全部获救。日军恼羞成怒,发动中途岛海战,美军以弱制强,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日军又发动浙赣战役,摧毁了浙江的衢州机场,屠杀沿线民众达25万;8位被俘的美国飞行员,一位被日军折磨至死,3位处死。

  中美两国在这一事件中结下了患难之交。1992年美国邀请浙江的5位救护美军飞行员的老人访美,报答救命之恩。

  当时,浙江五位老人应邀访问美国的事件,曾轰动美国,《五老人访美》作为一件重大新闻,《人民日报》、《华盛顿邮报》、美联社、哥仑比亚广播公司等都大篇幅地作了报道。

  在“五老人访美”的队伍里,其中有一位老人就是临安人,他的名字叫朱学三。就是这位乡村教师,曾带领村民们,勇敢地营救了二次大战中世界上最优秀的飞行员之一、美国家喻户晓的英雄——杜立特。

  二

  让我们的思绪追溯到70多年前的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1942年4月18日,15架美国轰炸机在日本上空完成轰炸任务后,按照预定计划转向西南,飞往中国,将在浙江衢州机场降落。傍晚时分,在距离中国大陆还有160千米的时候,天气变得十分恶劣,浓雾迷漫,还下着细雨,能见度很低。飞机与机场联络不上,无法降落。杜立特命令各机向浙江省沿海自找目标降落。

  杜立特驾驶的1号机进入中国内陆后,继续飞行了一段距离。杜立特看了一下飞机仪表,辨别方位,他判断肯定已在中国军队占领区,他决定弃机跳伞。

  晚上9点多钟左右,飞机横过临安和於潜上空。随着一声巨响,飞机坠落在浙江、安徽交界的西天目山豪天关岭上。当时,巨大的声响惊动了远近一带的百姓,人们以为日本飞机来了,纷纷逃到野外。当地军队曾拉响了五次警报,一时人心惶惶。

  由于副驾驶员科尔降落伞上的绳子被座位钩住了,杜立特为他解开而耽误了时间,两人的着陆地点与其他三人相距有几千米远。杜立特降落在临安县白鹤镇盛家畈的农田中。落地后,看到西边不远处有一户人家,杜立特走过去敲门,并用唯一一句会说的中国话大叫:“我是美国人!”但这户人家听到动静,马上熄灯关门。任凭杜立特敲门喊叫,就是不开门。无奈之中,杜立特只好到不远处的一个磨房(水碓)里躲避风雨,过了一夜。

  杜立特根本睡不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杜立特走出水碓,小雨已经停止,淡淡的晨雾弥漫在空中。杜立特走不多远,就被驻扎在白鹤镇的浙西行署的哨兵发现,险些开枪伤人。杜立特拼命解释说:自己是美国人,前一天晚上轰炸东京后从飞机上跳伞,是中国的盟友。幸好,哨兵找到了降落伞,才消除误会,将这个满身泥浆的美国人立即送往天目山上的浙西行署。(注:浙西行署为浙江省政府的前敌机构,成立于1939年,以西天目山为办公地点,领导浙西23县市的对敌斗争)。

  就在距杜立特降落点六公里的射干村(现在临安太湖源镇),副驾驶员科尔早上走出树林。当地百姓从没见过高鼻子的外国人,纷纷喊:“日本佬,日本佬。”当时有个见过世面的农民一听,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去看个究竟。他一看,断定这位高鼻子蓝眼睛的人根本不是日本佬。于是这个农民把科尔带到了保长家(就是村长)。后来,保长等人把科尔友好地送到了浙西行署青年营,科尔一看是中国盟军部队,告别众人,直奔军营。

  领航员波特降落在射干以东的青云镇碧琮村。波特的经历比前两位有些惊险了。波特下山来到河边。当时有个叫俞根生的杀猪匠,力量过人。一见波特以为是日本人,就与弟弟一起奔跑过去,一把抱住波特,杀猪匠缴下波特身上的枪、刀、钢笔之类的东西,还向空中用土枪开了几枪,拿来绳子绑住双手,押到了吴家祠堂。

  碧琮村一下子热闹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多久,南面山上的住户也高呼冲天,大家抬头望去,见又一个外国人从山岭上走下来,脚一跷一跷的,个子不高,倒很像日本人。走到近处一看,与刚刚绑起的人一样,都是高鼻子的。因他身上没有枪,就没有捆绑了。

  这位幸运儿就是投弹手布雷默。面对两个外国人,碧琮村民议论纷纷,见过日本人的说,眼前这两位不像东洋鬼子。有人提议,应该交送浙西行署,让上级机关处理。俞根生觉得有理,于是带了几个土枪队员,背着原始的鸟枪,押向浙西行署所在地。

  那天正是星期天,当地的小学教师朱学三恰好在家。朱学三是个关心国家大事的人,他根据别人的描述,觉得那两个外国人不像东方人,说不定是同盟国美国人。他想去看个究竟,凭着他在初中学的一点“洋文”,去凑合一下,也许能够解决问题。走到半路,看见一大群人迎面走来,在几个肩挎土枪的群众前面押着两个外国人。朱学三用试探的口气说:“how do you do!”(你好)话音刚落,两个外国人露出了充满希望的眼神,立即回答了同样的问候。50年后,朱学三还清楚地记得两位美国人听到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英语时眼睛里所流露出满是希望的眼神。通过简短的对话,事情很快弄清楚了,他们是失事的美国飞行员,是中国人民的盟友。大家赶快给松了绑,表示歉意。朱学三热情地带他们到家里,端出现成的饭菜招待他们。可外国人不会用筷子,饭菜总夹不到嘴边,引起了在场群众一阵哄堂大笑。后来朱学三的母亲专门为他们煮了一小锅鸡蛋,两位美国人才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听说朱学三家来了两个外国人,老乡们都挤进屋里,想看看天外来客。得知是轰炸东京的美国英雄,饱受日本侵略的中国老百姓很感动,纷纷向两个外国人敬烟敬茶。

  饭后,大家决定把两个英雄送往浙西行署,出发前,两个飞行员还去拜访了下朱学三家的祖坟,恭恭敬敬地鞠躬,表示对朱家的谢意。

  当他们走到村口桥头,听到锣声、枪声、叫喊声交织在一起,一大群人正在搜山,闹得沸沸扬扬。村民说山上的人与眼前的两个美国人相似,朱学三告诉波特他们情况,两人顿时喜上眉梢,知道是自己的同伴。他们二人不断地用英语呼喊,山上的老外听到,看清楚是波特和布雷默,后面还有一大群东方人,以为被敌人抓住,就不顾一切地呼喊。结果意外地发现,他们处在中国人的友好气氛中。波特他们扑过去,叫着射击手伦纳德的名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场的观众爆发出狂热的欢呼声。

  1号机组上的五名飞行员,历经曲折惊险,在临安百姓的营救下,总算团聚了。

  三

  天目山上的浙西行署主任贺扬灵,接到消息后,早就吩咐夫人准备好饭菜,招待客人。当先到达的杜立特和科尔来到贺扬灵的公馆潘庄,杜立特紧紧握住贺扬灵的手,作一番自我介绍。然后,贺夫人带两位一天没吃饭的美国客人去用餐。

  几小时后,波特、伦纳德和布雷默三人来到天目山,杜立特狂喜地奔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他们。吃过中饭,大家高兴地在潘庄门前合影,五名飞行员签过字,送给贺扬灵,留作纪念。

  当晚,杜立特像个演说家似地谈论轰炸东京的经过。同伴们兴奋地鼓起掌来。同时,杜立特一边为自己机组平安而高兴,一边又为其他机组战友的命运而担心。他要贺扬灵帮忙,马上在北起杭州湾,南至温州湾的海岸线上组织人员营救可能降落在这一带的飞行员们,同时立即联系在重庆的美国大使馆并通报情况。

  贺扬灵与浙江沿海地区联系,获悉另四架飞机的下落,杜立特马上拟就电报稿。当晚,行署向重庆最高统帅部发去电文,请转告在重庆的美国航空部队司令阿诺德。当美国第一次等到来自杜立特的消息,十分高兴,阿诺德司令立即拍电报向杜立特祝贺,并向总统汇报最新消息。

  第二天,同行的朱学三想回家去,因飞行员们热情挽留,盛情难却,再留下来陪了美国客人两天。

  三天后,朱学三要回去教书。临别时,五位飞行员分别在他的笔记本上签名,留下通讯地址。布雷默赠送一幅太阳镜,波特特意将一枚铂合金的腕章送给朱学三,腕章上铸有飞行员的姓名。1947年9月,朱学三收到布雷默夫妇署名的来信,热情洋溢地感谢中国人民的帮助,把朱学三称为“救命恩人”。

  从坠机现场回来的晚上(即22日),浙西行署在干部训练班的大礼堂里为杜立特一行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晚会。杜立特向浙西干部训练班的学员们介绍了轰炸经过,大家被杜立特及其战友的勇敢而深深感动,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晚会上,民族剧团演出话剧《雷雨》,招待美国人。西天目山住着的不少百姓、僧人,他们献出母鸡、鸡蛋、花生等,一个小和尚还送上一小篓茶叶和笋干,杜立特转身问贺扬灵的秘书赵福基:“这是不是闻名的香肠?”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相见时难别亦难,4月23日,美国客人要走了。浙西行署为杜立特五人备好车马食物,飞行员也送给贺扬灵一件皮衣,一双皮手套,还有一些小纪念品。杜立特紧紧握住贺扬灵的手,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正要分别时,杜立特取出一封感谢信,交给贺扬灵。他们满载浙西人民的一片深情厚意,告别了天目山。

  四

  本次美军轰炸东京的行动,除一架飞机飞往苏联降落,其余15架飞机均在浙江、安徽、江西一带降落。2号机在宁波鄞县,全部获救;6号机在象山县沿海迫降,造成二人死亡,三人被日军俘获;7号机在三门县,全体受伤获救;15号机也在三门,得到渔民的救护;11号机在安徽歙县;10号机在淳安;13号机在江西……飞行员除被日军俘获的外,其余被救的人,都亲身感受到了各地中国百姓的友好救助,使他们感受到中国人民浓浓的人情味。美国飞机的坠落,无一例外地成为各地的特大新闻,也闹出了许多戏剧性的笑话。因为在当时落后、封闭的中国,许多百姓第一次看到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甚至有的百姓把美国飞行员称为“天外人”、“怪兽”,在当地闹出了一些笑话。但有一点,当中国百姓了解到美国飞行员是打日本佬的英雄时,都十分尊敬,十分热情。所以美国飞行员们都动情地说:“中国人民太可爱了!”

  1990年,原美国西北航空公司副总裁穆恩率团来浙江考察。团队男女六人。当年的飞行员波特也同行。考察团一到临安,波特刚下车,朱学三就认出阔别48年的老飞行员。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波特取出一封发黄的信,写于1946年3月26日,信封上贴有邮票,由于两国关系和政治问题,一直没有寄发,保存44年后终于当面交给收信人。朱学三也拿出波特送给他的那枚腕章,波特仔细看着,感慨万千。波特激动地说:“如果没有临安人民的营救,就不会有他和其他团员重新踏上中国土地的机会。”

  1992年,是举世闻名的杜立特机队在二战中轰炸东京50周年纪念的日子,美国有关方面作出了邀请恩人到美国与飞行员相聚的决定。3月13日,被新闻界称为“五老人访美”的盛大活动开始了。“五老人”为临安的朱学三、遂昌的刘芳桥、台州的陈慎言、嘉兴的曾健培、三门的赵小宝。五老人每到一地,都受到了热情地接待,他们成了美国人心中的英雄。

  还是用波特1994年赠送给中国老人的纪念章上的话作为结尾吧:“中国人民的勇敢,将永远留在美国人民的脑海中”。美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也同样留在中国人的心中、留在中美友谊的历史篇章中。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人人网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