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战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文化抗战

夜袭芦家庄车站

2015年09月18日09:30         赵清泉        来源: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字号:

  1923年6月,我出生于沁县的一个叫北坡村的贫苦人家。1939年沁县被日本占领,我的偏僻的小村子也没能幸免。

  有一次鬼子来扫荡时,抓走了四个村民,听说是被抓去了日本或者东北做劳工,至今下落不明。

  我也是在那时偷偷加入地下党的,在村口放哨,瞭望鬼子扫荡的行踪,经常帮着乡亲们转移到黄土坡和山沟里。

  虽然家里就我一个男娃子,父亲怕我也被鬼子抓走,坚决让我当兵去,在母亲的眼泪里,1940年1月,我参加了八路军。

  2月份,我从新兵连被补充到连队,成为了129师386旅16团一营一连一排2班的一名战士。部队在沁县西南边的南泉,由于鬼子的不断进袭,不断蚕食着八路军的生存空间,大半年里,我们从沁县转战武乡,然后又去辽县(即现在的左权县)、和顺,到8月,我们驻扎在了寿阳县离芦家庄车站不远的山中。

  芦家庄是鬼子在正太线(即现在的石太线)上的重要据点,位于榆次以东约15公里,是一个有50多户人家的村庄,村南有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河上有一架鬼子的铁道桥,雨季时河水湍急。村东就是火车站,日军在周围修筑了四个碉堡,并设有外壕和铁丝网。在这里驻守着日军一个中队,共40余人,另有20余名伪军。

  8月19日我们接到了作战命令:20日夜攻占芦家庄车站!

  官兵们群情激昂,我也是非常的激动和急切,毕竟当兵快8个月了,还没有和日本鬼子交过锋,也想为家乡的父老报仇。我检查了自己的手榴弹,试着投掷,检查自己编的草鞋是否有破损的地方,一切准备妥当。

  那时候真的是很艰苦。但在人民军队里官兵一致,却从来不感觉到艰苦。跨在肩上的是炒面袋,就是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的炒面袋子里,也是一样的小米炒面。

  部队编制有了,但装备跟不上。一个排有三个班,一二班每个班十来个人,每个班三四杆枪,三班是机枪班,三个人抬着一架机枪就是一个机枪班。我那时一直没有枪,平时用老兵的79式老枪练习射击瞄准,当兵后就没有打过一次实弹,仅有三颗手榴弹挂在腰间的手榴弹套子里,爱惜得很。一些战士的子弹套子里根本没有几发子弹,大都是用秫秸杆截成子弹的长度,作为假子弹,塞满子弹袋。

  但是,官兵的战斗豪情是高涨的,摩拳擦掌,带着牺牲和必胜的信心期待着战斗的打响。

  我们一排负责端掉车站北面山上200米高处的一个碉堡,一班和二班负责主攻,三班在侧面掩护和预备。

  20日天刚擦黑,我们排在排长的带领下,摸黑过河绕到车站背面的山上。我们十几个人小心翼翼,没有山道,我们攀着山岩慢慢接近碉堡,手、脸和身上被荆棘划破了也浑然不觉。我们在离碉堡几十米的树丛里隐蔽着,八月份夜晚的热和蚊子,因为等待战斗的急切和紧张也都感觉不到了。只等一声号令,我们就冲向敌人的碉堡,把它炸的粉碎。

  夜里十点,总攻的时间到了,数颗红色的信号弹划破天空,明亮灿烂的光焰把夜空和大地山川照得通明。各个连队按照分工发起了进攻,我们一排立即朝碉堡发起攻击,一班的手榴弹朝着碉堡扔去,三班的机枪开始了射击。我们三班在侧面防守围堵,我也扔出手榴弹掩护战友。

  在高处的山上,看到远处的正太路上各个鬼子的据点都一片火光。鬼子有的直接被炸死在碉堡里,有的仓惶逃窜,我们投入到战斗中,追击着敌人朝着车站的营区跑去。

  敌人躲进了营区的房间,战士们从窗户扔进手榴弹;有的房间打不开窗户,战士就爬上房顶,掀开屋顶投进去手榴弹,负隅反抗的鬼子命归黄泉。黎明时分,战斗结束,全歼了敌人。

  我们搜索房间时,发现了一个敌人的弹药库,里面堆满了枪支和弹药。我们连队的每一个人都配上了三八式步枪,配上了子弹夹,我也终于有了当兵以后属于自己的枪。

  打扫战场时,在营区边上的一个房屋里,我们发现了哆哆嗦嗦的两名穿着和服的日本慰安妇。排长让我和另一个战士把两名慰安妇送到了南边山上的营部。我们的枪虽然压着子弹,上着刺刀,但是看到两名慰安妇的屈辱和无助,她们是无辜的,远离家人和故乡,受到禽兽不如的同胞的奸淫和蹂躏,我们内心充满了同情,她们穿着木屐,走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哒哒作响,我们没有催促她们,安全把她们送到了营部。

  之后,我们用弹药库里的日本人的带盖子的炸雷捆在芦家庄铁路桥的桥墩上,炸毁了铁路桥;几天的时间里,我们与当地民兵和老乡把铁轨敲断、砸裂抬到几里之外的山沟里掩埋扔掉,把枕木烧毁,彻底销毁了敌人的铁道,沉重地打击了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

  往事虽然过去了75年,当时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我有幸参加了百团大战,很多战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我们要不忘历史,和平来之不易,捍卫我们的胜利果实也像战斗一样同样严峻。

  口述人:129师386旅16团一营一连一排三班老战士赵清泉

  记录人:郭宗忠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人人网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