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9两会_提案议案CURRENT AFFAIRS
2019两会_提案议案 / 正文
两会上的“农金声音”

蔡继明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

  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全面推开的法律条件已经成熟,但农房抵押贷款仍难以推进,其法律层面的原因在于,现行的法律和政策对于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流转有“同一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成员转让”等诸多限制,这就使农房抵押物难以通过拍卖变现;此外,现行物权法和担保法也没有赋予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的抵押职能。

  应当取消对农村宅基地使用权流传范围的限制,特别应允许其在城乡之间流传,同时赋予农村建设用地宅基地和城市建设用地宅基地同等的权能,取消法律中对农村宅基地抵押的限制。只有消除了法律上的障碍,农村宅基地的抵押才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推开,从而为解决农民贷款难问题提供一条新途径。

金李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

  抵押担保难是制约民营企业特别是县域民企获得正规金融服务的重要因素。

  以大数据信用信息搭建共享平台,形成小微企业的“虚拟担保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抵押担保难题。打造以大数据为支撑的小微企业信息共享平台需要政府引导,发动社会力量。有条件的地方政府可以先行先试,将与企业有关的政府部门掌握的大量数据汇聚于平台,再加入以市场化的方式获得各个商业机构所掌握的交易、支付、物流等环节中产生的其他数据,最终形成一个类似“公共图书馆”的共享机制。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合理付费,获取所有相关信息,或者委托有数据处理能力的分析机构提炼分析有关小微企业的风险信用信息。

崔瑜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宁中心支行行长

  尽管农合机构具有总体规模庞大、点多线长面广、网点持续下沉等特点,同时是支农支小支微的主力军,但目前国家并未针对农村合作金融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农合机构有关业务的开展仍参照执行商业银行法等有关法律法规,存在诸多弊端。最关键的是,农村合作金融支农、支小的市场定位与商业银行效益最大化之间的价值定位存在矛盾。与此同时,农村合作金融在推进产权制度改革以及产品准入和创新时,按商业银行法的标准是会受到限制的。

  因此,有必要尽快开展农村合作金融法研究起草工作,以法律形式明确各类农村信用合作机构的性质和地位,明确其支农支小的业务范围,并规定针对农合机构的扶持政策、监管规则要与商业银行有所区别。

耿福能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凉山州产业精准扶贫”模范带头人

  在脱贫攻坚核心区应建立健全完整产业链,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通过企业进行产业导入精准扶贫的实践,因地制宜构建长效扶贫机制。

  在健全金融扶贫机制方面,应鼓励金融机构向承载贫困户的完整产业链中的相关企业,提供产业发展专项贷款;鼓励保险公司开展特色产业保险、价格指数保险和灾害损害保险等政策性农业保险;整合扶贫贷款贴息专项资金、部分产业周转资金、财政扶贫资金,建立担保基金和政策性风险基金。通过建立健全“扶贫保险+风险基金”机制,增强贫困户及扶贫产业在发展过程中的抗风险能力。

李稻葵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

  中小银行尤其是处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中小银行,和大银行很不一样。虽然看起来,某一个独立的小法人机构对整个金融系统的影响没有大银行那么大,不容易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但实际上,它们是一个数量庞大、分布广泛的金融机构群体,特别是在支农支小中发挥的作用是巨大的,是地方金融主力军。因此,对农村中小银行的监管要适当放宽一点,这应成为金融界的共识,对其资本充足率、呆坏账核销、拨备覆盖率等方面的监管不能“一刀切”,相应的存款准备金率也应放宽一些。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