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9两会_提案议案CURRENT AFFAIRS
2019两会_提案议案 / 正文
全国政协委员李香菊:减税降费政策重在落实

  “总理做政府工作报告的时候,掌声最多的地方就是提到 ‘减税’的时候。”全国政协委员、西安交通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教授李香菊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中央给我们的大礼包。”

  减税减什么,怎么落实?如何与积极财政发力相结合?就此,《金融时报》记者在政协经济界别驻地专访了李香菊,就减税背后的“技术活儿”请她答疑解惑。

  《金融时报》记者: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您觉得新一轮减税的着力点在哪里?

  李香菊: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公布的减税力度之大,超出了市场预期。主要是大幅度下调了增值税的税率,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保持6%一档的税率不变。这有利于企业降成本,大大减轻了企业的负担,提振了市场主体的信心。这是一个巨大的政策礼包。

  例如,制造业等行业的增值税下降3个百分点,给制造业纳税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好。虽然乍一听起来不多,但实际上对应着数千亿元的资金。而且,这项改革体现了普惠性减税与结构性减税并举。前者指的是所有企业都能够享受,后者则体现在向实体经济、制造业倾斜的结构性调整。

  《金融时报》记者:在加大减税力度同时,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较大”。如何看待一边要减税,一边要平衡财政收支,同时还要实现重点领域支出的保障呢?

  李香菊:在不断加码减税政策后,政府财政收入会暂时承受一定压力。但是从中长期来看,企业的成长最终会对经济形成强有力的支撑。所以当下的重点是稳定实体经济、稳定预期。对于民营企业而言,减税是一个切实有效的选择。这次减税,着眼于“放水养鱼”、增强发展后劲并考虑财政可持续,是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的重大举措。

  但是,减税也不可避免地会凸显国家财政收支矛盾。对此,我建议,一是政府要过紧日子,压缩一般性支出和“三公经费”;二是适度提高财政赤字率。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今年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去年预算高0.2个百分点;同时,还综合考虑了财政收支、专项债券发行等因素,更有效地保运转、保支出,并为应对今后可能出现的风险留出政策空间。此外,提高国有资本的上缴比例,也是一种选择。

  《金融时报》记者:减税政策在执行环节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李香菊:政府出台减税降费政策,企业当然非常欢迎,但只有真正落实好已经出台的各项政策,企业才能真正享受到政策红利。如果政策执行不到位,就难免打折扣。

  例如留抵退税问题。1994年增值税税制改革以来,我国采取了以结转下期抵扣为主的处理方式。但是,在落实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对此,国家在近几年结合产业政策,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重大集成电路项目等少量行业开展了留抵退税的尝试。对其在一定时期形成的增值税期末留抵税额,一次性予以退还,以减轻这些企业资金压力,支持企业扩大投资。总的来说,我们希望进一步完善增值税制,扩大留抵退税的范围,盘活企业资金链条,助力企业更好发展。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