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2中国金融机构金牌榜

王国刚:未来十年的金融改革展望

2012年12月17日16:47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号: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汪社长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洋溢的致词,我们知道要让金融有效的服务实体经济,当务之急就是深化金融改革。下面,我们有请金牌榜联合主办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王国刚先生为我们带来主题演讲:《未来十年的金融改革展望》有请。

  

  王国刚:每年的金龙奖我都来讲一句,叫做主题演讲,实际上说不上主题演讲。

  昨天,中央经济工作会闭幕了。发了一个公报,公报中可以看到其中有许多的亮点,这个公报的内容反映了新一代中央领导在治国理政方面,就经济领域而言,定下了大政方针。那么,内容很多,但是其中亮点,尤其是让我感到关注的有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讲到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面,长期趋好,中国GDP长期向下的走势得到扭转,既然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面是长期趋好,那么中国经济的稳中求进也就有了根据。中国经济稳中求进有了根据,我们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工作也就有了根据。所以这个基本判断非常重要。

  长期趋好,不是讲仅仅,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因此这样一个大局面,面对的是难得的历史机遇期,同时有一系列挑战。所以这样的判断对我们的金融发展,金融改革来讲也定下了基础。

  第二,在这个过程中,提出了一个我们应该充分发挥消费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的基础作用。同时,充分发挥投资在促进经济增长中的关键作用。中国的经济扩大内需离不开消费,也离不开投资。但是,中国的经济结构在调整,向哪挑战,向消费结构调整。任何的经济最终的服务在于消费,而中国的消费结构从本世纪以来就已经从原来的仅仅解决或者是主要解决吃、穿、用,转向了要解决众多住行学方面的内容,住行学方面的消费对象和消费条件。

  在工业生产线上是下不来的,工业生产线只能提供原料、零部件和设备。那么真正解决好像“十八大”所讲的,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学有所教。要解决好这些问题,就必须加大消费性投资,这些消费性投资一方面创造着消费对象,另外一个方面创造着消费条件。所以我们在未来这段时间必须充分重视这个问题。发挥投资在促进经济发展方面的关键作用。这个作用至关重要,而不像我们现在一些人动不动觉得中国投资太高了,实际上在城镇化过程中,诸多的消费性投资解决的正是民生的问题。

  试问一句,我们所说的全面小康,比温饱型小康多些什么,多到什么程度上算全面。我们的温饱型小康解决了人们的吃穿用问题,在这一方面的市场上我们已经是买方市场。但是,我们在住行学方面的市场依然是卖方市场,短缺依然在全国各地普遍发生。要解决这个问题不是三年五载能完成的,这个方面的建设需要加大消费型投资,这个方面是保障经济增长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另外一个方面也是解决民生工程的根本性举措。

  第三个亮点。在这个过程中提出我们明年依然要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要注意把握好度,另外一个方面强调我们要增大社会融资总规模。有意思的是这次没有简单的提出,比如说M2的增长率,比如说新增贷款的增长率,用的是一个社会融资总规模,而社会融资总规模背后又紧接着又讲了一句话,要降低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成本。这里面寓意深刻,这里融资总规模不仅包含了我们所讲的贷款,而且包含了直接金融所提供的各种金融工具所融进来的资金。

  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可以这么说,这样一个总的基调的确定,意味着中国该彻底的解决,间接金融和直接金融二者长期不匹配的这样一种金融格局下的问题。中国金融体系在这个过程中的调整,改革,以及创新都是其中应有之意,可是金融无论怎么改革,无论怎么创新,有一条线,你得把住底限。不是以金融服务大收费、各种金融机构的收入大增长为前提,而是以降低实际经济的融资成本为衡量金融服务效率的一个基本点。

  这样的一些亮点可以说揭开了我们金融在未来发展过程中的基本思路和我们基本的取向。要想未来十年的金融改革具体的内容可以讲很多,从央行也好,从各个层面的市场也好,我们可以讲很多。但是主要是取向往哪走?那么从中国长期以来金融发展的经验,从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都告诉我们金融离不开实体经济。所以,衡量金融要以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效率和状况、质量等等来作为基本判定标准。而不是简单的以金融机构收入多少、效益水平高低来判断,这是中国的金融。

  中国的金融应该服务于中国的经济,那么讲到改革,确确实实是中国金融该进行改革的内容非常之多。我在这里不一一罗列。我就讲其中的一项改革,为什么?因为这项改革在许多的事业里并没有纳入。哪一项改革呢?就是中国的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该进行彻底的改革了。或者我们换句话说,应该进行修复、重构。为什么?大家有兴趣去看一下我们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在资产方面我们有80%以上的资产在中国海外配制。与此相比,美元是国际货币,美联储的资产90%以上的资产在美国境内配置。我们要走上一个用市场机制来调节金融的这样一个基础性作用,要建立这样一个基础作用,那么央行的调控,用资产调控就至关重要了。可是我们央行在国内资产配制中严重缺乏可调控的资产。在央行就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中就资产方而言,大概可供用于国内随时进行调控作用的这几个资产不足资产总量的10%。试想看缺乏一个有效的宏观调控背景下的中国金融改革,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改革,不论我们讲是利率市场化,讲金融产品创新,讲我们资本帐户中金融交易帐户的开放。如果缺乏了这样的一个宏观调控的背景,又如何展开?

  今天的经济已不在是自由放任的经济,今天的金融也不在是自由放任的金融。需要在这样一个有效调控的背景下才能展开金融的改革。有这样有效的改革才能促进金融的发展,改革是促进发展的主要动力,而发展是硬道理。

  所以,各种的改革中,我们认为,都应该同时展开。但是需要互相协调,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内容,改革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结构。谢谢大家。

  

分享到: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人人网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金融时报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