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股票CURRENT AFFAIRS
股票 / 正文
政策“清障”银行债转股开启新局面

  业内人士预计,随着利好政策作用的逐步显现,债转股或迎来一波新热潮。受访的多位专家表示,银行机构是债转股最为重要的参与主体,其作为企业重要的债权人,对于债权人行业、产品、经营和财务方面具有深入的了解,银行的参与有利于帮助企业建立合理的内部改革、债务重组与债转股方案。

  近日,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其中,“拓宽实施机构融资渠道,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引发市场关注。

  今年以来,监管层重点在定向释放流动性和放松监管指标方面为债转股“铺路”:从央行定向降准支持债转股,到银保监会下调商业银行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再到上述五部委联合发文鼓励债转股实施机构拓宽融资渠道,频频而来的政策“春风”有着共同的政策意图,那就是——提高银行参与债转股积极性。

  而目前来看,政策“春风”的确吹开了一些新局面:近日,农业银行债转股专营机构农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投资设立了农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成功拿下私募股权牌照;平安银行拟于2019年前以自有资金出资50亿元设立债转股金融投资子公司,成为除五大行外首个明确宣布拟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的股份制银行。

  监管层继续“铺路”银行债转股

  “市场化债转股作为结构性工具,既是去杠杆的有效补充手段,也是市场主体稳妥实现经营转型的现实渠道。今年以来,不少企业陷入流动性危机,违约事件频发,债转股需求更加迫切。”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金融时报》记者坦言。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31日,共发生31起债券违约事件,债券余额合计321.27亿元,涉及16个发行主体。标准普尔在日前发布的《债券结构特征加剧中国企业违约风险》报告中称,下半年国内实际到期债券规模可能升至5.3万亿元人民币,面临“实际到期”债券猛增的局面。

  “债转股的实施,对那些发展前景良好、但短期经营遇到困难的企业是一场‘及时雨’。它有利于帮助企业以时间换空间,实现短期杠杆下降和长期盈利能力上升,是避免引发债务违约的有效方法。”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佩珈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然而,此前银行参与债转股积极性并不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认为,银行参与债转股面临着两个核心障碍:一是资金来源问题,二是资本约束问题。

  不难发现,近期监管政策的发布正是针对这两大“痛点”而来——央行定向降准与《工作要点》聚焦于解决债转股资金来源问题,且前者更关注解决短期资金来源问题,后者更关注调动各类社会资金长期可持续地投向债转股项目;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市场化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的通知》,下调商业银行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则对降低商业银行债转股业务的资本占用作用明显。

  “《工作要点》中涉及债转股实施模式、产品形式、资金来源等具体操作细则,进一步使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看到实施债转股的收益点,提升了参与的积极性。从已签约项目看,银行及所属实施机构是本轮债转股的实施主力,签约项目占比超过80%,资金到位占比超过70%。激励政策的陆续出台或促进债转股落地率显著提升。”某股份制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高级研究员宋艳伟对《金融时报》记者说。

  着力解决资金来源问题

  不过,目前来看,债转股落地率仍旧偏低。中信证券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截至今年5月,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债转股项目签约金额共计约1.6万亿元,但落地金额共计仅有约2300亿元,落地率仅为14%。值得一提的是,此前,银行实施市场化债转股的资金来源主要依赖银行理财资金,资管新规发布以来,理财资金无法继续“输血”市场化债转股项目,使得一些债转股业务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针对资金来源问题,《工作要点》提出,“支持符合条件的金融类实施机构发行专项用于市场化债转股的金融债券筹集资金,鼓励符合条件的各类社会资金投向市场化债转股项目。”李佩珈认为,这将有利于为实施机构提供稳定的中长期低成本资金。

  “我们现在也在考虑发债,这是当下比较靠谱的出路。”一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人士称。《金融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截至今年7 月13日,建行、农行和工行的债转股子公司均已加入全国银行间债券交易系统。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这将有助于债转股子公司更好地进行流动性管理,也提供了方便的债券转让渠道,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更便利地为以债券为载体的债权执行债转股。

  此外,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工作要点》提出,“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通过发行专项用于市场化债转股的私募资管产品、设立子公司作为管理人发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多种方式募集股权性资金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李佩珈认为,由于债转股存在回报周期较长的特点,全部以实施机构自有资金出资的业务规模将很快遇到天花板,通过私募基金可以撬动社会机构出资。

  北京介直投资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王海军认为,相较信托、资管、公募基金而言,私募基金具有三方面优势:一是主动管理能力更强;二是在设立、资金募集方面受到的监管相对宽松;三是债转股涉及后续股权管理和退出,私募股权基金具备一定的天然优势。

  打开银行债转股新局面

  业内人士预计,随着利好政策作用的逐步显现,债转股或迎来一波新热潮,银行债转股或将打开新局面。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建设银行子公司建信投资已累计与49家企业签订总额6397亿元的框架协议,落地资金1102亿元;农业银行子公司农银投资共代表农银集团完成债转股项目签约金额3059.11亿元,已落地实施金额531亿元;工商银行子公司工银金融资产投资已与33家企业签署总金额近4000亿元的债转股业务框架协议,推进22家企业500多亿元债转股项目实施落地。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消息,工银金融资产投资于近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农银投资也于近日投资设立了农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金融机构正在积极地投入到市场化债转股中。

  除了国有大行以外,股份制银行入局债转股的动向也初露端倪。8月2日晚间,平安银行在《关于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申请文件反馈意见回复的公告》中称,拟于2019年前以自有资金出资50亿元设立债转股金融投资子公司,成为除五大行外首个明确宣布拟设立债转股实施机构的股份制银行。

  交通银行高级银行业分析师许文兵预计,未来或有更多的股份制银行参与到债转股中来,股份制银行将是下一阶段申设债转股实施机构的主力军,债转股项目落地也将提速。

  受访的多位专家表示,银行机构是债转股最为重要的参与主体,其作为企业重要的债权人,对于债权人行业、产品、经营和财务方面具有深入的了解,银行的参与有利于帮助企业建立合理的内部改革、债务重组与债转股方案。此外,银行自身雄厚的资金实力以及庞大的客户群体,都将为债转股项目实施提供支持。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