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殷兴山:画出最大同心圆

  曾担任过全国人大代表的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今年以全国政协委员的新身份,再次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

  “从人大代表到政协委员,变的是身份,不变的是责任与担当。”殷兴山在经济界小组讨论会后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画出最大的同心圆,共筑中国梦。”

  “与人大代表不同的是,履行好政协委员职责,更多地要靠影响力,靠专业和敬业的态度。因此要不断地提高我们的政治把握能力、调查研究能力、联系群众的能力和协商共识能力。”殷兴山告诉记者,作为金融界的政协委员,他今年将围绕金融工作,特别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等问题建言献策,做好参政议政工作。

  政府工作报告的新内涵新要求

  多年人民银行的实践工作经历再加上比较丰富的理论知识,让殷兴山对宏观政策有着深刻的认识,同时对“金融风险”有着零容忍的态度。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保持了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但又有新的内涵和要求。”殷兴山说,报告紧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更加强调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这一根本要求;更加突出金融风险防控,加强薄弱环节的金融监管制度建设,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更加注重调整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更加着力加大经济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这些决策部署适应新时代要求,非常有针对性、指导性和必要性。

  “中央提出,今后3年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殷兴山谈到对报告的体会时表示,有效防控金融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是现阶段金融工作的最重要任务之一。

  “总体看,我国金融风险可控,但风险还在积累,风险防控压力依然较大,对此应保持清晰的认识。政府工作报告对风险防控提出了进一步的部署要求,下一步要采取有效措施,守好风险底线。”他指出,一方面,要做好重点领域金融风险防范和处置。比如不良资产风险,金融系统要以市场回暖为契机,一手抓增量控制,一手抓存量化解,企业也应积极稳妥降杠杆。针对金融控股集团领域风险,要尽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补齐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短板。“另一方面,要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整治金融乱象。”

  殷兴山建议,下一步,应在制度或政策层面尽快明确金融属于特许经营行业,搞金融的都要持牌经营,所有金融业务都必须纳入监管。金融监管部门可向社会公众及时公示所有金融机构持牌信息,让非法和合法、持牌和非持牌一目了然。在此基础上,加强监管协调机制建设,完善中央监管部门之间、中央和地方相关部门之间的协作机制,形成整治金融乱象的合力,加大对乱办金融、非法集资、乱设交易场所等行为的打击力度。他透露,目前浙江省正在探索建立中央金融监管部门在浙机构、地方金融办、通信管理、工商和社会综合治理等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和监管合作机制,多部门联合建设“天罗地网”金融风险监控防控系统。

  加强非银支付“规范与监管”

  非银行支付机构的规范问题一直是殷兴山关注的焦点。在他今年带来的七份提案中,就有一份关于制定《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的建议。

  殷兴山指出,现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由于法律层级低、规范力度有限,无法满足当前互联网金融监管、创新及行业整体健康发展需要。为此他建议,尽快制定出台《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规范业务行为,引导公平竞争,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监管部门开展有效监管以及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健康稳定发展提供有力的制度依据和政策保障。

  一是提升原有规章制度的法律层级,将其从部门规章提升为条例,作为非银行支付行业的基本制度,并进一步规范相关各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加大违法行为的惩戒力度,提高金融监管的有效性。二是构建高效有序的监管体系。强化机构监管,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持续的稳健经营、风险管控和风险处置、市场退出实施穿透式监管;将无证机构纳入监管,加大清理和惩戒力度,净化市场环境;构建中央地方上下合力、相关部门横向协同的工作机制,共同规范行业发展。三是明确适应创新发展的业务规则。优化非银行支付机构业务分类,为现阶段以及未来的业务创新发展保留空间;明确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实名制管理、资金管理、业务创新及合作、跨境支付等基本业务规则,规范业务行为,构筑风险防线。

  “在鼓励创新与严监管之间求得平衡是一门艺术。”殷兴山强调,科技发展本身就是一个创新,监管规制落后于市场创新,是客观存在的。为此,对于科技创新形成的新主体或新业态,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明确监管主体部门,把责任落实到位。而对于一些乱象、违规行为,则不属于创新本身,一定要加强打击力度。

  建立全国统一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

  去年6月,国务院批复在浙江、江西、广东等五省区开展了绿色金融改革试点。

  “作为五大绿色金改试验区之一,浙江已取得初步成效。”殷兴山告诉记者,“浙江湖州、衢州两个试点地区实现了法人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事业部全覆盖,建立共计420个项目的绿色项目库,初步建立绿色金融统计监测制度。”

  “尽管如此,但我国绿色金融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存在标准体系不统一、不全面、不系统等问题。”殷兴山认为,绿色金融标准体系既是绿色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的重要技术指引,也是绿色金融综合统计和实施激励约束政策的重要依据,还是维护绿色金融市场规范运行的重要保障。为此,他建议从以下几方面推动建立绿色金融标准体系。

  一是建立健全国家层面的绿色金融标准化工作机制。由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绿色金融标准工作组牵头,加强顶层设计和系统规划,合力加快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建设。二是完善标准体系系统化建设。对现有绿色债券和信贷标准进行整合,出台权威统一的界定标准;按照统一管理、分工负责的原则,加快推进绿色证券、保险、环境权益等各类绿色金融产品标准的制定;完善包括认证、评级、标识、信息披露在内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框架,培育并规范绿色认证评级机构。三是推动国际合作和互认。推进绿色金融标准的国际交流合作,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和评定规则的制定,增强我国在国际绿色金融领域的影响力与话语权,提升我国绿色金融市场与全球融合的广度与深度。四是加强信息共享平台建设。统一发布绿色产业、企业、项目的标准清单和认证目录等,便于各类金融服务与之实施有效精准对接;引导相关市场主体规范开展绿色信息披露。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