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建设负责任的“美好金融”

访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宣示,正在金融一线得到充分落实。

  在中州大地,兰考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正如花繁叶茂的梧桐,越来越茁壮。人民银行郑州中支积极发挥牵头作用,推动形成试验区建设强大合力,从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的金融服务难点和短板入手,形成了以“普惠金融一网通”数字普惠为核心,以金融服务、普惠授信、信用建设、风险防控为基本内容的“一平台四体系”兰考模式。

  “兰考模式”是一个提升金融服务能效的普惠金融样本,打造这一模式的实践,也给了全国人大代表、人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很多启发和感悟。在工作中,他听到农民百姓的呼声,看到金融服务的不足,也体会到通过努力可以让普惠金融推广得更加深远,真正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他结合人大代表履职和“兰考模式”建设中的普惠金融问题,畅谈了自己的想法。

  反映金融战线心声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我深感信任与责任。这是对金融工作取得成绩的认可,也是对人民银行系统金融工作的认可。”徐诺金对记者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有责任有义务把金融业广大干部职工的心声表达出来,传导给人大立法机构,把金融领域需要立法和加强的、需要深化改革的一些意见和建议反映好。

  徐诺金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充分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思想和措施,方方面面都围绕怎样使人民群众具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来布署政府工作。报告对金融改革发展、更好为实体经济服务、支持乡村振兴、扶贫攻坚、普惠金融以及防范金融风险都提出了具体要求。对于金融业来说,既有了新的目标和要求,也看到新的方向和希望。

  今年参加全国人大会议,徐诺金围绕普惠金融发展提交了建议。他呼吁尽快出台专门的普惠金融促进法,更好推进我国普惠金融发展,建设新时代负责任的“美好金融”,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金融需求。

  促进普惠金融立法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许诺金说,普惠金融注重为社会各阶层各领域特别是农民、贫困人群、弱势产业、落后地区等提供公平、安全、便捷、适度的金融服务,对于解决金融发展不充分、优化经济金融结构、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均衡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我国普惠金融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和《规划》没有强制法律效力,社会各界对普惠金融概念认识不一,普惠金融政策难以有效落地,需要通过法律强制性推行。目前,我国普惠金融政策主要有《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及国务院相关部委出台的文件。这些文件均为政策指导类文件,对金融机构的硬性约束不足,导致普惠金融政策落地难。

  徐诺金以兰考县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建设为例介绍说,自2016年12月获批以来,试验区全方位推进各项改革措施落地,虽然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可得性、满意度明显改善,但也遇到了一些普惠金融在县域落地的共性“梗阻”问题。如:缺乏对金融机构推动普惠金融发展的硬性约束,做了没有明确激励支持,不做也没有任何责任追究;商业银行内部考核管理制度未按普惠金融业务特点优化调整,相关要求严重滞后于基层普惠金融实践发展,特别是县域金融产品创新和业务审批权限普遍上收、上级对下级的不良贷款容忍度层层加码及利润考核导向、基层信贷员“终身追责”等问题,挫伤基层普惠金融工作的积极性……这些问题已成为县域普惠金融供给障碍的关键因素。徐诺金说:“只有加快以立法形式明确金融机构的落实义务,加快建立适应普惠金融发展要求的法制规范和监管体系,才能打通普惠金融政策落地的‘最后一公里’,让人民群众早收益、多受益。”他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普惠金融促进法》,以此为基础逐步建立健全国家普惠金融法律法规体系,明确普惠金融服务供给、需求、监管三方的权、责、利,将普惠金融确立为与商业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并列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金融体系的三大支柱之一,实现普惠金融发展顶层设计的法治化,确保普惠金融服务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徐诺金在建议中表示,该法可就“总则、普惠金融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普惠金融服务主体和业务运行规则、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扶持措施、法律责任”作出规定。

  在“总则”中,他建议明确普惠金融的法律概念,将普惠金融确定为人发展的基本权利,以深化全社会对普惠金融的认识;明确普惠金融发展的基本原则;按照业务及功能监管的模式,结合现有金融管理体制,明确各类普惠金融业务的监管主体。

  在“普惠金融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中,徐诺金建议对普惠金融服务内容进行法律界定,如包括平等获取储蓄、信贷、结算、证券买卖、商业保险、融资投资和金融信息咨询服务等金融服务的权利;强调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为全部市场主体和广大人民群众,并明确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为重点服务对象。

  在“普惠金融服务主体和业务运行规范”中,徐诺金建议,一是明确普惠金融服务的各类主体。对现有的普惠金融服务机构进行梳理,以列举方式,明确合法的普惠金融服务机构类型,并对当前没有但未来可能出现的新型业态主体设置兜底条款。二是建立各类普惠金融服务主体的业务运行规范。建议明确普惠金融服务各类业务和主体的市场准入、退出标准,并设置各类主体的合法收益权以及应履行的社会责任义务、信息披露义务、消费者权益保护义务、金融知识普及义务等。

  在“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扶持措施”中,徐诺金建议,确立推动普惠金融发展的配套扶持措施体系:一是政府考核方面,将普惠金融发展纳入地方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政府绩效考核;二是财税政策方面,明确普惠金融服务机构企业所得税、营业税(增值税)优惠及奖励政策标准,充分调动相关主体参与普惠金融事业的积极性;三是货币政策方面,给予普惠金融服务机构适度差异货币政策支持,加大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倾斜力度;四是监管政策方面,提高对普惠金融业务的经营风险容忍度,尽快实施基层信贷人员“尽职免责”制度,推动商业银行在县域层面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

  徐诺金建议,“普惠金融促进法”的“法律责任”规定,应明确金融监管部门、地方政府以及各类普惠金融服务机构未履行普惠金融发展义务,或在开展普惠金融业务过程中出现侵害消费者权益、引发金融风险等情况时应承担的行政或法律责任。

  “为更好推进我国普惠金融发展,建设新时代负责任的‘美好金融’,制定一部专门的普惠金融促进法很有必要,也非常迫切。”徐诺金如是强调。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