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金控乱象亟待审慎监管
  近年来,我国金融控股公司发展较快。截至2016年末,有近70家中央企业拥有各类金融子公司共150多家,有28家民营企业持有5家以上金融机构的股权。这些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金融机构,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金融机构股权的多元化,增强了金融机构资本实力,但与此同时,部分金融控股公司的行为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成为金融风险隐患。

  两会期间,多名来自人民银行系统的代表委员关注金融控股公司监管问题,均对防控金控公司风险提出了议案或者建议。这些建议就坚持问题导向、强化金融风险源头管控、实行更为严格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标准等问题,发表了建设性观点,体现了代表委员对防范风险、维护金融安全特有的专业性和高度责任感。

  而这一问题,今年也受到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视。报告指出,要健全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强化金融监管统筹协调,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

  在代表委员们看来,金控乱象之所以亟待加强监管,一大原因是金融监管部门“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监管方式,导致对金融控股公司的整体监管缺失。那么,如何对金融控股公司、特别是非金融企业发起的金融控股公司进行宏观性、整体性的监管?

  全国人大代表郭新明表示,应借鉴国际经验,研究完善顶层设计,尽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全国人大代表朱苏荣也认为,亟须出台统一的监管规则,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架构等予以明确规范:“应在金融委统一领导下,尽快明确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部门和监管职责,从宏观审慎和微观管理两个层面强化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督管理。”

  全国人大代表杨小平认为,应明确人民银行负责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主监管、各金融监管部门对其相应子公司实施监管的架构,统筹监管金融控股公司。全国人大代表白鹤祥还进一步建议,我国应确立人民银行对金融控股公司的伞型监管制度,具体的监管职责应包括:金融控股公司的市场准入审批、高管任职资格核准、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违法违规行为的行政处罚、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等。

  早在十多年前,白鹤祥就曾在十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提出过尽快制定金融控股公司法的议案,这次他又根据形势变化作了修改完善,再次提交。“当前,金融控股公司立法条件已经基本具备。”他认为,金融控股公司立法应确定合适的准入制度。如股东适格性、最低资本要求、公司类型及高管资格等。同时,为确保金融控股公司的稳健经营,金融控股公司法应建立相应的审慎监管规则。如在资本充足率监管方面,建议对金融控股公司整体实行合并报表,确定其资本充足率标准。在关联交易监管方面,建议设立金融控股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防火墙”,防止风险交叉传递等。

  郭新明和朱苏荣均指出,金融行业是特许经营行业,因此需要明确金融控股公司的准确定义及经营原则和经营范围,做好牌照管理;梳理目前我国非金融企业组建金融控股公司的情况,要厘清纳入监管的金融控股公司的经营情况,公司参股、控股金融企业的股权结构,摸排是否存在关联交易等具体情况。

  针对我国各类金融控股公司在股东背景、经营范围等方面差别较大的情况,朱苏荣建议,可以有侧重地实施差别监管,对母公司不经营具体业务的金融控股公司,坚决防止“脱实向虚”,对母公司和子公司同时开展业务经营的金融控股公司,做好风险隔离,防止风险传染,并加强关联交易的监管和披露。

  金融控股公司风险防控问题,也已经引起金融管理部门重点关注。在日前召开的央行记者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透露,人民银行正在会同相关部门,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规则。

  “二人同心,其利断金。”有代表委员和管理部门的共同努力,相信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穿透性监管将会有效实施,金控乱象将被有效遏制。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