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立足中国沟通世界
——访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

  走进王文的办公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古老的世界地图。他告诉记者,这幅地图由德国人在1717年绘制,距今已有400年的历史,是他在出差德国时的偶得。看得出他十分钟情这幅地图,所以把它摆在一进门最醒目的位置。

  1717年,没有望远镜,也没有卫星,但德国人却拥有“世界眼光”,穿越大洋,最终绘成这样一幅宏伟的世界地图。相较之下,当时的中国正是康熙五十六年,还处于闭关锁国之中。王文说,每当他看到这幅地图时,便鞭策自己时刻不可松懈,要走出国门,以国际化视野,身体力行地将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打造成世界一流的中国特色智库。

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做人大思想理论的转化器

  王文将自己与人大重阳的相遇称为“缘分”。在中国人民大学75周年校庆之时,人大优秀校友、重阳投资董事长裘国根向母校一次性捐赠2亿元,并设立一家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由此诞生。在人民日报社锤炼8年、年轻且又富有活力的王文得到举荐,通过层层选拔,成为该院的执行院长。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人大重阳更像是一个公私合营的PPP项目。”王文向记者介绍说,一方面,人大重阳运营的经费来自社会,全职研究人员也是从社会重新招聘的,另一方面依托于人民大学优秀浓厚的学术氛围,人大重阳从学校引进了一批优秀活跃的教授成为高级研究员。在智库对国家重要性不断凸显的背景下,人大的多元包容以及敢于改革的锐气与重阳投资雄厚成熟的金融投资实力两相交叠,共同孕育出“人大重阳”这一新型智库。

  人大重阳办公的中关村大街甲59号大厦,前望我国科技创新创业重地,背倚中国人民大学,毗邻诸多高校学府、科研院所。“人民大学是一所厚重的高校,蕴含非常深厚的理论根基,为国家发展做出卓越的贡献。但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人民大学的思想理论和研究成果需要进一步转化为社会决策和国际影响力。”当记者问及人大重阳的构建对于人大财金学院的意义时,王文巧妙地解释道,“如同人大重阳办公楼的地理位置一样,一面面向社会,一面背靠大学,人大重阳就是这样一个承担着把人大财金学院深厚理论、知识思想转化为社会动力的新型机构:让这些思想和理念具有更强大的实践意义和政策意义,成为决策者能够运用的工具和可以被吸纳的知识。”

  人大重阳是一支非常年轻的团队,也肩负着将金融学领域的“人大学派”发扬光大的使命。2016年5月17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作为此次座谈会上唯一与习近平主席互动的“80后”,王文谈了“新一代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探索与使命”。“从初稿到成章,我至少修改了8遍。座谈会头天晚上,又念了几十遍。”他告诉记者,“前辈学人把握时代潮流,敢于思想理论创新、突破机制体制桎梏的国际通行经验,值得新一代学人借鉴。更重要的是,当代中国伟大的社会实践以及目前国家崛起面临的巨大挑战,为新一代学人提出了学术研究的紧迫性。”

  “工作狂”、“嫁给了研究院”……同事们眼中精力充沛的王文一直处于满负荷的工作状态。但为了保证研究和写作的时间,他每天总是早早来到办公室,潜心研究。在王文的带动下,人大重阳在第一年就以“平均每个工作日发表2篇公开文章、平均每天有7家次媒体报道,平均每周2-3场各类研讨会、每周送一份内参、每月出一本书、每季度都能得到领导人批示”的速度,不断扩大着辐射半径和传播力量。“时代给予我们年轻学者的要求更高、更迫切,对新领域探索的任务也更重”,王文语重心长地说。

  做具有国际视野的高端智库

  “立足人大,放眼世界,把脉金融,观览全局;钻研学术,注重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这是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在人大重阳研究院刚刚建立时为其量身打造的32字发展方针。

  100多年前,梁启超先生在《中国史叙论》中曾提出“中国之中国”、“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的说法。“很明显地,现在的中国已经发展到第三阶段——‘全世界的中国’。”在王文看来,在中国迅速崛起的过程中,金融业的开放将更加“蹄疾步稳”,人大重阳研究院扮演着中国金融业与世界各国金融业合作交流的桥梁。立足人大、聚焦中国、影响世界,重阳研究院“走出去”的步伐更加铿锵有力。

  “脚底板下做学问”是王文信奉的原则。办公室衣架最下层挂得满满当当的会议证件是他步履的最好见证。成立近五年来,人大重阳研究院出访调研的足迹遍及五大洲的50多个国家;获得40多位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接见与会晤;与30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性合作;主持或出席一系列重要国际会议和活动。从G20到“一带一路”,从绿色发展到“金砖”会晤,人大重阳与中国一同走向世界中心,为全球治理、深化合作,贡献中国智慧,提供中国方案。

  与人民大学的发展一脉相承的是,人大重阳登上世界舞台的步伐也极具“家国情怀”。2016年7月5日,在“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的前一周,人大重阳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中美智库南海问题对话会”,先发制人地提出“仲裁结果不过是一张废纸”的结论,引起全球数百家媒体的高度关注,及时地为南海问题降温解压,为加强中美两国战略沟通、减少误判做出实质性努力。

  “其实,这也是将‘大金融’的理念运用在南海问题上。”王文告诉记者,“如果仅仅从安全和主权的理念考虑,南海问题只能是‘零和博弈’,但从金融的角度出发,还存在很多交易、谈判、磨合的空间。”作为人大重阳的学理根基,“大金融”概念最早由我国财政金融领域的学术泰斗黄达先生提出,堪称人大金融学派的思想精华。2013年,陈雨露在《大金融论纲》一书中,又将该理论推到了新高度。对于人大学派的第三代学者王文而言,代际相承的理论还需要根据时代和国家的要求不断深化改造。“将金融作为一种方法和思考的逻辑,以解决一些治理难题,这是重阳研究院做出的又一个重要进步。”他说。

  “每一天都感受到集体的力量”,王文这样向记者描述在人大工作的感受。成立4年多来,人大重阳从无到有,从中国走向世界,跨越式发展的背后凝结了无数人民大学人的辛苦汗水,也是时代赐予努力的青年一代人的宝贵礼物。谈起未来,王文充满信心:“未来十年,中国金融行业将会处于巨大转型时期,甚至以超越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的速度推进,人大重阳在这一过程中将大有可为。”

责任编辑:zcf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