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将治学报国精神传承下去
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学生谈母校

  中国人民大学的财政金融学院是每年考生最向往的学院之一。在这里,学生们得到了一大批良师的传道授业,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和目标;在这里,学生们实现了自我提升,也成长为社会栋梁。正值人大建校80周年,也正值9月开学季,本刊记者对人民大学财金学院博士研究生李振和周安进行了采访,听他们讲述了那永驻心底的母校情结。

  李振:做一位担当者

  “中国不会亡,因为有陕公”,这是毛泽东主席到陕北公学参加学员结业典礼时讲过的话。从1937年中国人民大学前身陕北公学在延安创办,以迄今日,80年间,一批批莘莘学子走进人大的课堂,又走出人大的校门,成为社会栋梁。今年是李振到人大就读的第七个年头,正在与人大一起走过自己的青葱岁月。

  李振告诉记者,“中国不会亡,因为有陕公”,这是人民大学的历史传承,也是财金学院的基因血液。经过多年积淀和发展,财金学院已成为我国财政金融领域的教学科研重镇,培养的博士生很多都已成长为卓越的学术带头人。他选择在财金学院攻读博士,就是选择真理与学术,选择成为“追求卓越、奉献社会”的财金人,成为“国民表率、社会栋梁”的人大人,成为共和国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这七年间,李振在财金学院爱上了一群“最可爱的人”。

  “弈局何解,幸得良师。”在李振的心目中,财金学院的老师们最可爱、最无私,他们求知求实勇攀高峰,传道授业解惑不知疲倦;他们认真执着激情洋溢,为学生释放无穷“正能量”;他们的人生底片从不因名利浸染而变色,饱含对国家、对教育的一片赤子之心。

  李振在采访中向记者介绍了他的导师陈忠阳教授,言语间饱含着感激与敬佩之情。为了学术研究,为了教书育人,陈教授竭尽心力,创办了我国首个金融风险管理硕士和博士学科项目,长期致力于推动现代金融风险管理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

  这七年间,李振在财金学院也坚定了对梦想的执着。

  “《大学》有云:‘知止而后有定’,只有懂得自己的梦想和归宿,才能做到志有定向。”在财金学院的学习经历,让李振收获了对人生理想的坚持:拥抱学术,不怕失败,百折不挠。“没有人单靠自己就能成功,我们身后有人大、有财金,帮助我们搭建舞台、培养视野、推动前行、梳理羽翼。”他说,自己不想做一个“吃瓜群众”,而是要做一位担当者,始终奋斗在时代前列。

  今朝莘莘学子,明日国家栋梁。李振相信,在无数财金人的共同努力下,“立学为民、治学报国”的人大精神必将代代相承、日日升华,财金学院也将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财政金融学府,为国家培养更多栋梁之材。

  周安:选择一种向上的生活态度

  “让优秀成为一种习惯,让勤奋成为一种品质,让严谨成为一种责任。”这是人大财金学院的学习经历给博士研究生周安带来的一系列改变。

  当记者问起周安为何选择在人大财金学院攻读博士、学习生活中难忘的人和事有哪些时,这个帅气的小伙子露出了自己感性的一面。其实,周安的硕士学习经历也是在财金学院度过的,这里承载了他无尽的美好过往与回忆,老师的谆谆教导、同学的深情鼓励让他难以忘怀,所以,选择财金学院攻读博士让他有一种回家的亲切感。

  “作为全国知名的财政金融类学院,人大财金学院既有开创中国金融学科历史的老一辈专家学者,也有学贯中西的中青年学术带头人,几十年来,更是培养了一批在学界业界的中流砥柱人才。”周安想的是,选择这里就是选择了一种向上的生活态度、一种勤奋的学习方式与一种积极的进取精神。财金学院的同学们个个都品学兼优、才华横溢,身处这样一个集体之中,他会时刻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对自我要求有了极大提升。

  财金学院的学习,让周安收获了视野的拓宽与见识的增长,跳出了以前那个自我陶醉的封闭圈子,看到了多层次、多维度的金融研究过程与研究成果,对自己未来所要投身的行业领域、职业规划都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财金学院的老师们非常认真和包容,给予学生较大的自主探索与发挥空间,让学生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和解决问题。”周安非常难忘的一次学习经历是在硕士《货币金融学》的课堂上,老师要求采取小组展示的形式来进行研修学习。由于老师提供的论文都是全球顶尖经济学期刊中的经典文章,有些论文中的研究花费了数年之久,让学生在短短几个星期内全部吃透并能够讲授,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当时,周安的小组根据各自擅长领域明确分工和讨论,选择LaTeX软件进行了文章展示,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认可。直到他攻读博士,周安发现这门课程的展示示范仍然是他们小组当年的作业。周安说,财金学院老师的教诲如春风化雨般温暖着他的心田,帮助他逐渐建立起经济学思维方式,并懂得了从问题的根源寻找解决方法。

  在采访的尾声,周安感慨地说:“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在人民大学度过,在财金学院的呵护下成长。未来,毕业后的我们会像一艘艘扬帆的小船,驶向祖国的四面八方,驶向祖国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当走累了、心烦了、困惑了,我们会再驶回学校的港湾,去抚平委屈的伤痕,去追忆似水的流年。”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