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无现金”:应增加选择而非剥夺权利

  最近,“无现金”成了一个热门话题。有支付机构与地方政府合作,共同打造“无现金城市”,并提出“无现金社会”等宣传语,与此同时,个别支付机构创建的新型超市出现拒收人民币现金的情况,也引发一些市民质疑。“无现金社会”的提法是否妥当,其到底是怎样的内涵?舆论场上讨论热烈。

4月14日,澳大利亚人蒂姆(前左)领着朋友杰弗瑞(前左二)在杭州一家农贸市场购买蔬菜,并使用手机完成支付。

  客观地说,近年来,以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等为代表的新兴电子支付走入公众生活,确实改善了客户体验,提高了支付效率,甚至拉动了消费。在一些地方进行的“无现金城市”探索中,除了常见的商户扫码消费外,有些还体现了民生价值。例如,有的高校与支付机构合作,把校园卡“装进”手机,四、六级考试报名费、团费上缴、网球场预定费等数百个缴费项目都能在手机上完成,大大方便了学校管理。而有的城市公安部门开通“在押人员生活缴费”功能,为在押人员亲属提供24小时线上汇款渠道,改变了一直以来在押人员生活费必须由亲属以现金形式送到监管所,再由监管所工作人员统一记账管理的形式,节省了家属路途奔波的成本。

  因此,评价“无现金”,关键看其内涵。如果是指在现金支付之外给消费者多提供一种非现金支付的选择,这当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如果是在一些本可以现金支付的场合,取消了现金支付渠道,就侵害了消费者的选择权。总之,“无现金”应该是增加一种新选择,而不是剥夺应有的权利。

  那么,当下热议的“无现金”,到底是哪种情况呢?不妨参照类似的一些提法,比如“无车日”,以及“无烟区”。“无车日”作为一种绿色出行的倡导,并没有强制措施,当天路面不可能真的没有车,开车上路也不会被处罚。而“无烟区”则不太一样,随着控烟力度的加强,有的地方法规已明确提出在无烟区吸烟要给予处罚,这也是大势所趋。就“无现金”的字面意义来说,既可以理解为“无车日”那样的倡导口号,也可以理解为“无烟区”那样的强制要求,因此,其存在模糊地带,容易误导公众。纵使“无现金”的初衷可能只是个宣传口号,但现实中已有“弄假成真”的趋势,个别超市拒收现金的情况就是例证。因此,在涉及货币发行与流通这样的重大问题上,哪怕是口号,也决不能留出模糊空间。

  非现金支付可以是一种选择,现金支付同样是一种选择,应该让公众自主选择,而不应互相排斥。这样说来,“无现金社会”的口号有些脱离现实,“无现金城市”不可能真的没有现金。

  我们的社会不应没有现金。我国经济体量大,城乡发展不平衡,在非现金支付迅猛发展的同时,现金的大量使用仍然有必然的因素。尽管近年来非现金支付业务发展较快,但我国现金净投放仍然快速增长。民政部最近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超过2.3亿人,占总人口的16.7%。此前,打车软件的应用已经让很多城市里的老人感到出行困难,对广大老年人以及生活在农村地区的群众来说,“无现金”恐怕意味着更多的生活困扰而非便利。更重要的是,人民币流通秩序关系到法律的权威。中国人民银行法第1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以人民币支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公共的和私人的债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虽然也有人认为,拒收现金不等于拒收人民币,移动支付所依托的货币还是人民币,而不是美元或其他外币,但只要查看相关法条,就能明白这种观点站不住脚。中国人民银行法第18条规定,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统一印制、发行。如果这里指的不是现金,又何来印制与发行?《人民币管理条例》第2条说得更明白,本条例所称人民币,是指中国人民银行依法发行的货币,包括纸币和硬币。由此,“无现金”问题在法律层面已无争议,拒收现金的行为属于违法,任何商业模式创新都不应损害人民币的法定地位。

  我们的社会不能没有现金。买东西能不能用现金支付,这涉及消费者的选择权。与拒收现金相映成趣的是,前些年还常有“拒绝刷卡”的现象。一段时间,由于银行卡刷卡手续费较高,有些商家不愿意承担此成本,就拒绝消费者刷卡,或要求消费者承担刷卡手续费,小到餐饮消费,大到买车购房,都曾发生过此类现象。客户由于缺乏选择,常不得不就范。拒收现金与拒绝刷卡本质上相同,它说明,如缺乏监管,经营者总会产生侵害消费者选择权的倾向,当它处于强势地位时尤其是如此。曾经很多小饭馆都能摆出拒绝刷卡、爱吃不吃的底气,当如今支付巨头旗下超市拒收现金时,就更有必要引起注意。这种做法一旦成为规模、推广开来,必然会影响消费者的权益。在监管部门的关注和介入之下,拒收现金的做法正在得到纠正,这确实是十分及时和必要的。

  我们的社会不会没有现金。在“无现金”引发的讨论中,也有人提出,《人民币管理条例》等规定已颁布十余年,而最近几年各种电子支付方式飞速发展,法律法规中的一些规定是不是已落后于现实?对此,笔者认为应全面辩证看待。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这意味着,一切改革创新都应符合法治要求,如有必要,应先修改法律,我国自贸区创新试点就是如此。随着近年来电子支付创新的快速发展,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在今后法律修订完善时,是可以进行研究和讨论的,但现行法律法规的权威必须得到尊重,并要严格执行。当法律尚未修订时,不能进行于法无据的“创新”。

  讨论相关法律的与时俱进,首要目标仍然是如何更好地维护而不是削弱人民币法定地位,是如何改善而不是扰乱支付环境。事实上,除最近的“无现金”外,日常生活中还有一些妨碍人民币流通的现象,如有些商户乃至个人对现金挑挑拣拣,“钢镚”不收,“破票儿”不要;甚至个别公共服务部门在收取相关税费时也要求“只能刷卡”,法律中虽强调对人民币“不得拒收”,但还缺乏相应罚则。又如,在主币与辅币均为“无限法偿”的制度下,现实中那种用几麻袋硬币进行大额交易(比如买车)的情形,算是正常支付还是有意刁难?对方可否拒收?此外,一些创新业态经营模式中缺乏客户与商家面对面沟通渠道,如共享单车,又该如何支持现金支付,也是今后修法时需要考虑的问题。不过,法律的与时俱进并非没有原则和底线,也绝不是“存在即合理”,对创新的包容要坚持基本的合理性原则,像超市购物这种场景,完全具备现金支付条件而仍拒绝为消费者提供选择权,此种做法,法律纵使与时俱进,恐怕也不会对其给予认可。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