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从资金流向看“虚实”

  金融不能“自娱自乐”。如果金融脱离实体经济,或者单纯搞体外循环,实体经济就会成为“无源之水”,金融业迟早也会成为“无本之木”。这也是为何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要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金融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而从金融市场来看,一段时间以来,资金的流向、实体经济的金融需求,都印证了中央决策的及时和正确。日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和浙商银行共同发布一份报告,用详实的数据揭开资金流向的面纱,并从市场角度研究和分析了金融回归支持实体经济本源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资金多流向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

  从杠杆率(负债 /GDP)分布能看出资金的流向变化。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近日和其研究团队完成的报告中显示,国际金融危机后,虽然企业仍然是资金流向的大头,但金融危机后资金更多地流到了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二者成为增加负债、抵消经济周期性下滑的主力。

  地方政府是2016 年杠杆上升最快的部门。近些年,土地出让金占地方本级财政收入的比重稳定地保持在40% 左右,已经成为许多地方政府,尤其是中西部地方政府主要的可支配财力。因此,当地房地产状况对地方政府偿债能力非常关键。对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当前关注的要点是防止发生区域性风险事件。从“房子是给人住的”角度去思考,人口多少是决定区域房价能否“挺住”的基础。

  殷剑峰的研究认为,居民部门也是迅速加杠杆的部门。2016 年居民部门一个显著变化是新增居民债务超过了新增储蓄,居民部门成为净融入资金部门。他通过研究发现,负债正向收入中低端家庭累积,资产向收入中高端家庭累积。所以,与对地方政府风险的判断一样,对于居民部门的风险需要分区域、分家庭进行分析,不能依靠总量平均指标。

  再往前看一步,资金的流向实际上偏好房地产,包括与此直接相关的房地产企业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以及与此间接相关的基建项目等。可以看到,非银行金融机构在获得包括银行资金在内的融资之后,其资金运用又有相当一部分进入地方政府的基建和房地产项目。殷剑峰告诉记者,以资金信托为例,在 2016年底17 万亿元的规模中,投给地方基础产业的规模是2.7万亿元,占比16%;投给房地产的是1.4万亿元,占比8%;不考虑投给工商企业、购买债券等资金运用项目中与地方政府、房地产相关的融资,资金信托中至少有 24%是投向了地方政府基建和房地产项目。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其中蕴含的风险需要高度关注。

  与此同时,2016 年非金融部门总体的杠杆率尽管依然在上升,但增速趋缓,这主要源于非金融企业去杠杆取得进展。2016 年非金融企业(不含地方平台贷款和城投债券)杠杆率为149%,较2015 年下降 1个百分点,说明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并非如许多人想象得那么糟糕。国有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接近 2007 年的最低水平。殷剑峰认为,随着经济的反弹复苏,非金融企业反而需要加杠杆。

  新兴实体产业产生金融需求

  在当前以“三去一降一补”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需要发挥好帮助企业“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功能。事实上,近年来,银行业机构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已任,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积极落实国家各项金融和产业政策,在通过自身的服务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已取得很大成绩。

  研究表明,当前我国乃至全球经济都处于一个向上转折的时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范畴在不断扩大,这不仅包括有形的物质生产,也包括无形的服务生产。而在经过多年结构调整之后,我国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些产业正在产生大量投资机会,这些产业需要资金。

  新兴技术对于资金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无论哪个行业被归为“新兴”之列,资金的流向归根到底取决于投资回报,而投资回报归根到底取决于技术进步。近些年,我国技术进步的成就显著。从制造业内部看,研发投入强度超过制造业平均水平的均为技术和资本密集型行业,也是近些年我国技术进步非常显著的行业,其中,铁路、船舶、航空航天、仪器仪表制造业等的研发强度已经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

新兴技术对于资金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长春汽博会现场,中国一汽展出汽车底盘供市民参观。 

  金融创新要以实体经济为纲

  “金融不能搞体外循环,金融创新要坚持三个有利于,首先就是要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而不是通过所谓的创新去躲避监管,即金融创新应以实体经济为纲;否则创新只能是伪创新。”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在研究报告发布会上表示。

  创新产品带给银行的资金,截至2016年底,有超过70%也就是20多万亿元投向了实体经济,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其中也鱼龙混杂,不少是推动金融资源‘脱实向虚’的‘伪创新’。”李扬表示,那些自诩为“创新”的理财产品,好多都是“高息揽存”的变种,且有虚假陈述的问题,尤其是这些产品允诺的高收益,更是难以兑现。另外,这些理财产品的条款复杂且陷阱重重,使得投资者很难保护自己的权益。“那些以影子银行之名推向市场的各类新产品,只是‘新瓶装旧酒’。‘新金融’们凡有机会便试图建立资金池、发放贷款或变相发行各类证券,所有这些活动,其主要动力和目的都是‘监管套利’。它们有意无意引导了一个金融‘脱虚向实’的进程。”

  因此,不难理解中央为什么把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我国金融监管的重点置于金融市场和互联网金融上,也不难理解监管风暴为什么会刮得如此猛烈。近几个月来,“一行三会”的监管文件密集发布,充分表明了各监管部门推动金融回归本源的决心。可以说,这场监管风暴对于改变此前金融行业过度膨胀的现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具有重要意义。“监管部门正致力于将‘表外’、‘场外’、‘线上’的所有金融活动拉回表内、场内和线下,并施以统一的严格监管。”李扬说。

  金融机构经营环境正面临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多层次金融市场发展、跨界竞争加剧、行业门槛降低、财政体制改革、监管思路变革等一系列重大变化。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中央对改革的方向是明确的,改革的决心是坚定的。在此形势下,也只有持续有效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金融机构才能实现自身转型升级。

责任编辑:hanhao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