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2016:人民币秀出“国际范儿”

  

  这一年,中国人民银行继续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注重稳定市场预期,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了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这一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重要里程碑事件,国际储备货币格局因此发生改变。

  这一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仍然表现出稳定强势货币特征。

  这一年,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逐步完善,双向浮动弹性明显增强……

  

  当我们回眸2016,越来越“国际范儿”的人民币,就像一颗耀眼的“明星”,积极活跃在国际金融舞台上。而被外界视为“人民币先生”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更是不遗余力地为人民币国际化付出努力。他的公开演讲和论述,让人们看到央行为提升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水平所做出的努力,也了解到人民币是如何一步步“秀”出国际自信的。

  

  入篮:人民币国际化高光时刻

  总有一段征程让我们记忆犹新,总有一些时刻让我们激昂振奋。说起2016年的人民币国际化征程,它的高光时刻非“入篮”莫属。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正式生效。SDR货币篮子的币种扩大至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5种货币,权重分别为41.73%、30.93%、10.92%、8.33%和8.09%。SDR汇率和利率也相应进行了调整,人民币汇率和3个月国债利率分别进入SDR汇率和利率的计算。

  人民币正式“入篮”后,各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承认为外汇储备,而且人民币还成为IMF的交易货币,向IMF缴纳份额、IMF向成员国提供贷款、成员国向IMF还款以及IMF向成员国支付利息等在内的IMF官方交易均可使用人民币进行。

  无论是9月初的G20杭州峰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还是在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入篮”的新闻发布会上,IMF总裁拉加德都一再表示:SDR篮子的扩大反映了全球经济的持续演进,对基金组织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变化。人民币的加入也反映了中国货币、外汇和金融体系改革取得的进展,对中国在放开和改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方面取得成就的认可。

  “人民币‘入篮’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对我国经济发展成就和金融业改革开放成果的充分肯定,将进一步增强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促进企业和个人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使用人民币。”人民银行发布的《2016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如是评价。

  更为重要的是,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对于国际货币体系的演进意义重大,改变了以往单纯以发达经济体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格局,使SDR货币篮子的构成更能代表国际交易的主要货币,增强了SDR的代表性、稳定性和吸引力,有助于促进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化。

  为推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周小川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国际社会扩大SDR的使用,循序渐进地增强SDR的作用,包括以SDR作为报告货币和发行SDR计值的债券等。

  他在人民银行与法国财政部联合举办的“从南京到巴黎:国际金融架构高级别研讨会”上表示:“使用SDR作为报告货币使得资产负债表更为客观,更有利于公众理解;使用SDR计价比单一货币更为稳定,特别是在主要货币汇率大幅波动时;将SDR作为报告货币还可以影响金融市场的投资行为和商业模式,从而带动更多对SDR的需求。”

  经过多方努力,在人民币“入篮”的同时,世界银行SDR计价债券也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发行,发行规模为5亿SDR,结算货币为人民币。这次发行充分体现了SDR计价债券规避单一货币工具利率和汇率风险、境内外投资者多元化配置资产的优势,有利于丰富我国债券市场交易品种,也有利于扩大SDR的使用。

  诚如周小川所言,“SDR有助于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性和韧性,可以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一支稳定力量。”

  可以想见的未来,有人民币参与的SDR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会备受瞩目,而更加国际化的人民币也会让世界深入了解一个开放型的大国金融。

  汇改:市场化方向始终如一

  说起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大家总是习惯从2005年7月21日说起。从那次汇改之后,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作为基准汇率,对于引导市场预期、稳定市场汇率发挥了重要作用。时隔10年,随着外汇市场发展以及对外开放水平的提高,2015年人民银行再度启动“8.11汇改”,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并在随后不久推出三大人民币汇率指数。这轮改革至今也已实行近一年半,市场化改革的成效如何?产生了哪些影响和变化?

  2016年以来,人民银行按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发挥市场在人民币汇率形成中的作用,增强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中间价形成机制运转顺利,人民币汇率继续按照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机制有序运行,比较好地兼顾了市场供求指向、保持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和稳定市场预期三者之间的关系。

  数据上看,2016年第三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最高为6.6056元,最低为6.6971元,64个交易日中36个交易日升值、28个交易日贬值。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弹性增强,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基本稳定,比较好地反映了上述机制和市场供求变化。

  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称:“中间价报价机制的完善,使得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更能反映外汇市场供求力量变化,参照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提高了中间价报价的合理性。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与市场汇率之间的偏差得到了有效校正,中间价的市场化程度和基准性显著提高。”

  总体而言,汇改始终按照市场化的既定思路稳步推进,参考一篮子货币也更加透明、规则和可预期。

  在2016年首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周小川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在改革方向明确的前提下,推进人民币汇率改革要讲究时机和条件,把握合适的时间窗口。由于合适的时间窗口并不总是存在,改革不可避免会呈现出一种有快有慢的局面,但这不代表不改革或者改变了改革的方向。”

  就下一阶段汇改安排,《2016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强调的重点依然是“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

  周小川在10月6日举行的2016年第四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也做出相同表述,他指出:“中国努力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保持汇率稳定之间寻求平衡,将坚定不移地持续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

  币值市场表现稳定强势

  近段时间,在美国大选特朗普胜选、英国“脱欧”、埃及镑自由浮动等因素驱动下,国际汇市发生了较大波动,美元指数迅速上涨,在2016年11月中旬一度升至102.05的十四年新高,11月份单月美元指数上涨3%,而全球货币普遍出现了对美元的贬值,其中也包括人民币,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特别是美联储在12月15日开启加息窗口以来,美元指数攀升势头不减,外界的讨论甚嚣尘上。到底该如何看待这种情况呢?

  其实,汇率波动本就属于正常现象。周小川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曾专门强调:“市场情绪有时候会有波动,有时候也有一些传言,但只要回归正常和理性,就会对外汇市场的形势产生相对可靠的分析。”

  因此,理性分析近期国际汇市,就会清楚地看到“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仍表现出稳定强势货币特征”。

  从最新数据来看,截至2016年12月27日,欧元、英镑、日元对美元汇率分别较美联储加息前贬值1.6%、3.1%和1.9%。与其他主要国际货币相比,人民币汇率保持了相对稳定,同期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贬值0.7%。

  再看长期,自2005年“汇改”至2016年9月末,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升值35.48%,实际有效汇率升值45.20%。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累计升值23.94%。人民币对欧元、日元汇率累计升值33.74%和10.68%。

  更为关键的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只盯住单一货币本身就不科学。

  央行副行长易纲对媒体分析道:“在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下,参考一篮子货币与盯住单一货币相比,更能反映一国商品和服务的综合竞争力,也更能发挥汇率调节进出口、投资和国际收支的作用。中国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全球200多个经济体都是中国直接或间接贸易伙伴,人民币参考一篮子货币能够全面反映贸易品的国际比价。而中美贸易规模只占中国外贸规模的14%,况且中美的经济周期也不一样,改回去单一盯住美元会使人民币汇率陷入僵化和超调的困境,并不可持续。”

  据统计,截至2016年11月30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4.68,较10月末上涨0.49%;参考BIS货币篮子(国际清算银行)和SDR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分别为95.95和95.26,分别较10月末上涨0.93%和下跌0.27%。从月内走势看,11月份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基本上都在94上方运行,继续保持着较小的波动幅度。“三个人民币汇率指数两升一贬,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有所升值。”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表示。

  “无论国际金融市场如何波动,关键还是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对记者明确指出,此轮汇率波动并未对我国对外贸易和吸收外资产生明显冲击。从外贸来看,2016年前11月,全国进出口21.8万亿元人民币,下降1.2%,降幅持续收窄,尤其11月当月进出口均呈现较快增长,外贸结构持续优化,进口质量和效益进一步提升,我国外贸继续保持回稳向好态势,为促进国际收支平衡提供了有力支撑。

  总的来说,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中仍表现出稳定的强势货币特征,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能够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2016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对此强调:“中国经济保持增长、经常项目盈余稳定、外汇储备充裕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人民币加入SDR后境外投资者增持人民币资产对平衡跨境资本流动也将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加之美元走势也有不确定性,人民币汇率有条件继续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使用跨境支付自由带感

  2016年以来,人民银行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继续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框架,逐步减少不必要的市场管制措施,不断拓宽人民币流出和回流渠道,支持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

  在这些措施的推动下,人民币的吸引力和全球接受程度显著提升。

  人民银行发布的《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显示,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2015年12月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贸易融资货币、第五大支付货币、第五大外汇交易货币。从最新数据来看,2016年11月,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4572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2428亿元。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跨境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对外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分别发生了3583亿元、989亿元、1006亿元、1421亿元。

  事实上,“一系列政策的共通之处是逐步减少对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限制,提升人民币跨境使用的便利性。这些政策的实施,为市场机制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打开了空间。从这个意义上理解,境内企业对政策的期待也是让市场机制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扮演更重要角色这一趋势的反应。”中国银行《2016年度人民币国际化白皮书》评价道。

  “人民币更广泛的使用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要尊重市场参与者的选择。”2016年6月下旬周小川在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央银行政策研讨时,就和拉加德对这个话题进行过问答讨论。

  周小川指出,人民币汇率制度应该符合市场经济的更高要求,即汇率更加灵活,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资金流动更加自由,本外币兑换更加方便,并能为本国和外国投资者提供风险管理工具,而这也符合中国经济与全球经济之间更加密切联系的需要。

  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多措并举完善市场制度,更好地为人民币跨境使用服务,进一步提高人民币在贸易和投资领域的可自由使用程度,让人民币真正自由驰骋在全球金融市场上。

  外汇管理简政放权

  过去有种说法叫外汇管理就像“筛子”或者“防火墙”,时时关注跨境资金的流入流出,维护着金融安全,维系着国际收支平衡。近年来,外汇管理工作的内容有增无减,方式也发生了一些创新和改变,以“简政放权”为主线的外汇管理改革取得了积极进展。

  进入2016年,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国家外汇管理局进一步深化外汇管理体制改革,大力推进外汇管理简政放权,在强化真实性合规性管理、维护正常外汇市场秩序的同时,有效提高了资本项目可兑换程度,促进了贸易投资便利化。

  比如:优化外币兑换服务,丰富个人货币兑换的便利渠道;持续开展法规清理,宣布废止失效或修改多件外汇管理规范性文件;简化企业收汇和结汇手续,全面实施资本金和外债意愿结汇管理,允许银行为机构客户办理差额交割的远期结汇业务;改革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外汇管理制度,放宽单家QFII机构投资额度上限,便利资金汇出汇入;推动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允许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建立宏观审慎规则下基于微观主体资本或净资产的跨境融资约束机制;加强跨境收支监测分析和评估,严厉打击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等等。

  从目前来看,各项外汇管理改革措施稳步实施,跨境资金流动平稳有序。截至2016年11月,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14617亿元,支出13217亿元,顺差1400亿元。其中,货物贸易收入12998亿元,支出9859亿元,顺差3139亿元;服务贸易收入1619亿元,支出3359亿元,逆差1740亿元。

  “即便是在近期外部环境存在较大变化的情况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中的一些积极因素也是发挥了作用,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处于相对稳定的区间。”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告诉记者,2016年11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虽然较10月份有所增加,但仍明显低于2015年美联储首次加息前的同期水平。11月份,银行结售汇逆差334亿美元,同比下降39%,10月份为逆差146亿美元;企业、个人等非银行部门涉外收付款逆差246亿美元,同比下降42%,10月份为逆差141亿美元。

  显然,对于跨境资金流动保持一颗平常心十分重要,波动总会回归理性。就像周小川所说的那样,“任何资本的流入和流出都是正常的。”

  人民银行发布的《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报告》用几个“进一步”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做出了如下描述:“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设施将进一步完善,经常项目人民币跨境使用将进一步扩大,人民币跨境投融资渠道将进一步拓宽,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规模将进一步增加。”

  展望未来,乘着市场化改革的东风,人民币国际化的“全球自信”会进一步彰显。

责任编辑: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