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客户满意是深化改革的终极目标”
兴业银行解密打造特色开放银行

  “与市场上普遍将个人用户端(即C端)作为开放银行的突破方向不同,我行从自身最擅长的同业与金融市场端(即F端)入手开始探索,努力打造‘连接一切’的能力,致力于成为最佳生态赋能银行。”10月17 日,兴业银行副行长孙雄鹏在第235场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开放银行这一最早由英国和欧盟提出的概念,如今已成为世界银行业发展的新趋势。而2019年,更是被我国银行业称之为开放银行元年。

  记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兴业银行自2017年便在兴业数金金融云的基础上建设开放银行,目前已初步形成了功能完善、性能良好、安全可靠的开放银行技术平台。

  截至2019年9月末,兴业银行开放平台对外提供9大类128个API接口,涵盖用户、账户、消息、支付、安全、社交、理财、检索、感知等领域,触达场景端零售客户超220万户,日均交易规模突破10亿元,为银行端引入场景端客户超30万户。

  F端率先发力 构建“连接一切”能力

  “我们始终认为,同业之间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而是可以优势互补、合作共生,共同繁荣我国金融市场,携手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加多元优质的金融服务。”孙雄鹏表示,开放银行并不意味着所有业务都开放,而同业与金融市场业务正是兴业银行探索开放银行的一个突破口。

  “当前,互联网主战场正从‘to C’转向‘to B’,产业互联网时代已经开启。”据兴业数字金融服务公司总裁陈翀介绍,兴业银行长期以来聚焦产业互联网服务“主航道”,在泛B端尤其是F端服务占据领先优势,在同业与金融市场领域形成了较为宽阔的“护城河”。

  据悉,兴业银行在业内率先推出与开放银行本质相同的银银平台,目前其合作的机构客户达2018家,为358家中小商业银行提供信息系统建设服务,通过“机构投资交易平台”为1395家金融机构提供投资交易服务,与381家农村地区金融机构达成理财代销业务合作;基于银银平台理财门户升级打造的一站式财富管理平台“钱大掌柜”注册用户已突破1420万户,累计销售金融产品近3000亿元,开放银行生态渐入佳境。

  值得关注的是,开放银行技术已成为兴业银行开拓同业与金融市场的“利器”。在此基础上,该行致力于构建开放银行“三朵云”——“交易云”“资管云”“财富云”,在为金融机构客户提供宽广的销售渠道的同时,为企业客户融资形成的金融资产提供投资、交易、流转平台,更为个人客户提供丰富多元的财富产品,尤其是让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偏远地区居民享受到均等化的现代金融服务,使金融服务更有温度、更加普惠。

  FGBC互联 打造融合赋能的开放生态

  所谓开放银行,是通过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将银行的信息系统与合作方的信息系统对接,使银行与合作方形成基于信息系统对接的共享共赢商业平台,让双方共同的客户在生产生活中便捷、无感、无界地享受到金融服务。

  不过,“光有API平台是远远不够的,这只是开放银行迈出的一小步。”陈翀认为,下一步是金融与场景的深度融合——将金融服务真正无缝嵌入到产业和产品中去,这是关键也是未来最大的需求所在。

  记者了解到,兴业银行立足F端领先优势,进一步将其复制嫁接到政府端(即G端)、企业端(即B端),不断推进GBC端场景拓展和生态互联,通过互联互通,让金融服务触达C端的“千家万户”,形成FGBC协同联动、融合赋能的开放生态。

  为集成FGB端服务能力,惠及C端更多个人用户,今年7月,兴业银行开发上线了新版手机银行App,内嵌的 “多元金融”板块,内引外联,初步建成了开放的生态场景,客户数突破3000万户,月活用户(MAU)较上线前增长22%。

  全面深化改革 再塑科技体制机制新优势

  “金融科技的核心是技术,本质是金融,最终目的是服务客户,提升客户体验,让客户满意是我们深化改革的终极目标。”在回答《金融时报》记者关于如何推动科技体制改革深化落地问题时,孙雄鹏如此表示。

  据悉,为推动科技与业务深度融合,强化科技赋能,兴业银行目前正深化推进新一轮科技体制机制改革,在组织架构、体制机制、资源投入等方面大刀阔斧,构建体制机制新优势。

  而兴业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更是引人关注。据介绍,2017年,兴业银行对金融科技的投入达到净利润的5%;2018年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30%。用孙雄鹏的话说,“兴业银行在金融科技服务方面没有省钱,非常值得。”

  “通过新一轮改革,兴业银行希望突破银行体制的传统思维束缚,最大限度释放科技创新活力,增强核心竞争力。” 孙雄鹏透露,此轮改革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研发体制公司化,将总行科技研发力量打包注入兴业数金公司,持续提高科技人员占比,并对标先进科技公司管理模式,建立市场化考核和用人机制,激发科技创新活力;二是融合模式多样化,在总行层面建立业务科技联合开发工作机制,推进业务与科技的深度融合,建立“集中—分布”式研发管理体系,在部分重点区域组建研发团队,提高科技对业务需求的响应效率和服务能力;三是创新管理专业化,在总行设立数字化转型办公室,统筹推进数字化转型战略制定和实施。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