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分羹绿色金融 商业银行需要怎样创新

  来自央行的测算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绿色经济每年需投入的资金量在2万亿元以上,在全部绿色投资中,政府出资占比约为10%至15%。据此推算,这意味着每年发展绿色经济的缺口资金大约为1.7万亿元,未来5年大概有8.5万亿元的市场规模。

  简单推算的一组数字直观体现了绿色金融领域所蕴含的巨大机遇。随着绿色金融今年首次被纳入到G20议程,绿色金融也已经放在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作为绿色金融的重要推动者和践行者,商业银行该以怎样的创新路径抓住绿色发展的机遇?

  在业内专家看来,当前,单一的绿色信贷已无法满足绿色经济的发展,未来要创新实现的是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碳交易产品相结合的多元化产品体系。而创新的基石,一方面是银行业自身练好体制机制等方面的内功,另一方面则依赖于政府的引导与政策的支持。

  创新方向:多元化绿色金融产品组合

  我国商业银行的绿色信贷规模正在快速增加,据统计,绿色信贷目前已经占全部贷款余额大约10%。然而,随着绿色经济的发展提速,单一的绿色信贷已经不能满足需要。

  “金融机构尤其是商业银行,在未来发展绿色信贷的同时,还有两个重要的主攻方向,一个是绿色债券,一个是碳交易。”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绿色金融产品相较传统的信贷产品要复杂一些,新兴产业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再加上本身收益上的特征,可能更多的需要业务上的创新。根据产业的形态和特征,充分地组合多元化的产品,使银行本身能够形成可持续的发展,能够获得收益,而不仅仅是在传统信贷的利息上面去做一些差异就算是绿色金融。”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强调,“对于银行而言,要形成绿色信贷、绿色债券以及碳金融相结合的、多元的、完整的产品体系,这是未来的重要方向。”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绿色债券已经占据一席之地。“发展绿色债券市场既能在传统的绿色信贷之外提供给绿色产业一个新的融资渠道,又能解决绿色项目融资中的期限错配问题,让企业可以直接获得中长期融资来减少再融资的风险。”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近日公开透露,从今年年初至今,我国在境内境外发行的绿色债券已达到1950亿元,该数量占到全世界同期发行的绿色债券的40%,稳居世界第一。

  马骏同时提出,中国绿色债券市场发展很快,但未来也有很多工作要做,如统一绿色债券界定标准、进一步培育第三方评估机构、培育绿色债券投资者以及开发更多的绿色债券指数等。

  而在碳交易方面,尽管我国各大商业银行争相试水,但开展的业务模式仍相对单一,特别是对利润更加丰厚的碳交易二级市场领域涉及非常少。目前,大部分商业银行仅有少量的低碳理财产品出台,而且低碳理财业务还只是处于一个起步阶段,业务范围较窄,仅仅局限于推出面向个人的理财产品,而潜力巨大的面向企业的财务顾问服务还没有发展起来。碳交易中介服务、碳指标交易、碳金融衍生品交易则基本没有涉及。

  创新基石:练好体制机制、业务流程内功

  基于当前绿色经济的发展需求,商业银行未来该如何拓展绿色金融业务模式?专家认为,一方面要鼓励项目融资,探索银行CDM项目融资模式,在交易中可以增强银行盈利与抗风险能力,扩大交易规模,也可以深化交易产品;另一方面要发展碳交易代理、财务顾问、融资担保、咨询等中介服务业务。银行CDM顾问咨询业务可以为企业提供从CDM初期项目评估到最终交易、收款的一站式服务。此外,要发展与碳排放权交易挂钩的理财产品业务,利用近年来我国银行理财业务无论是市场规模、投资范围、还是产品种类都发展迅速的市场优势,继续深度发展与碳排放权交易挂钩的理财产品业务。

  而在创新产品模式、业务技术的过程中,银行内部面临着很多的功课要做。

  “银行业迫切需要加快步伐,在制度安排、体制机制、业务流程等很多方面进行创新,这是接下来保证绿色经济可以在绿色金融的推动下真正落到实处的关键。”曾刚认为。

  除此之外,业内人士认为,如何让商业银行更加有信心地投入到绿色金融创新中,政府的引导与政策的支持同样十分关键。

  “金融支持绿色经济的发展可以有方方面面的创新,但整体推动首先需要政府给出一个非常明确的路线图。与此同时,政府的资源投向极其重要,如何使有限的政府财务资源投入到绿色经济发展规划中,就是政府作用的体现。”连平表示。

  “让银行、产业基金以及社会资金更加有信心地发展绿色金融,还是要有一些制度上的配套和引导。除了监管政策配套和引导之外,还需要地方政策上的引导,这个引导包括补贴以及税收方面的优惠,此外也要有一些风险资金方面的安排,因为新兴产业肯定是有一些风险的。”曾刚认为。

  当绿色金融遇上PPP: 选择好产业是参与原则

  值得一提的是,绿色金融与时下火热的PPP模式适用的行业领域有诸多交叉。央行等7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中称,“绿色金融是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务”,事实上,这些领域基本都是PPP的范围所在。

  专家认为,绿色金融与PPP的融资模式大同小异。两者在融资渠道、运作模式方面可谓殊途同归,都强调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动员社会资本。那么商业银行该如何参与其中?对此,曾刚认为:“PPP模式的一个重要机制,是把社会资本、金融、政府三者之间进行很好的利益关联,利用一个杠杆,通过有限的政府资金,更好地撬动商业性金融进入。PPP模式也是一个很好的风险分担机制,政府的参与有效地降低了社会投资资本的风险,从而带动其他资金的接入。”

  业内人士强调,PPP可以成为商业银行未来发展绿色金融的一个比较好的模式,但这个模式的参与原则十分重要。

  “原则就是能不能选到好的产业,产业资金说到底还是跟实际的产业、项目的收益以及长期表现相关,如果它表现好,你投入的收益就好。”曾刚说。

  业内专家表示,当前,单一的绿色信贷已无法满足绿色经济的发展,未来要创新实现的是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碳交易产品相结合的多元化产品体系。而创新的基石,一方面是银行业自身练好体制机制等方面的内功;另一方面则依赖于政府的引导与政策的支持。

责任编辑:l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