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速读CURRENT AFFAIRS
速读 / 正文
桎梏逐步打破:外资银行摩拳擦掌欲分食“零售”蛋糕

  “中国对外开放的一系列政策,给了外资很好的发展空间,这对外资银行在华的发展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机遇。到目前为止,我们虽没有明确的动作和时间表,毕竟母行集团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统筹全局的考虑安排,但中国一直是我们重要的战略市场,相信在一系列有利政策下,我们很快会有所跟进。”某外资行内部人士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继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今年多项金融开放重磅措施后,上海很快宣布先行先试,迈出了落地的第一步。这其中,“允许外资行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被业内解读为是对外资行的重大利好。

  事实上,自外资银行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无不对零售业务摩拳擦掌,然而网点的开设受限一直是其业务发展的最大桎梏。此次政策调整后,外资行无不对零售业务的未来有所期待。

  网点设立桎梏被打破

  按照此前的政策,外资分行在华只能开展面对境外居民和企业客户的存贷款业务以及国内居民单笔人民币百万元以上的定期存款业务。而子行虽然可以与中资银行一样做人民币零售业务,但按政策要求,需要满足开业一年的等待期要求,且现实中的监管审批流程较为复杂。

  “由于监管机构对外资行的贷款设置上限、外资行建立分行审批进程相对缓慢等因素,外资行在发展选择和机遇上受到限制,获取资金便是各大外资行面临的重大挑战,其借贷活动严重依赖存款。”普华永道此前发布报告分析称。

  事实上,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不少外资银行开始收缩海外业务条线,加之市场和产品准入上存在一些限制,近年来,外资银行在我国银行体系总资产在2007年达到2.38%的峰值后逐年下降,2016年降至1.26%,净利润占比也由2006年的1.71%下降为2016年的0.62%。

  此次政策调整后,将允许外资行在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业内人士对此透露,外资银行当前目标多为尽快开设分行,为后期发展蓄力。作为外资聚集地的上海,此次先行先试预计将会掀起一波外资行在沪开设分支行的浪潮。

  据上海银监局数据,目前共有来自29个国家和地区的银行在沪设立了机构,全球六大洲均有银行在上海设立营业性机构。外资银行营业性机构总数(含总行、分行和支行)到目前为230家。截至2017年12月末,上海辖区内外资银行资产余额1.56万亿元,同比增长13.0%,占上海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余额比重为10.6%,为近两年来最高。上海多措并举促进辖内外资银行稳健发展,充分展示了上海银行业对外开放的正向效应。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政策落地仍需要过程,外资行分支机构的设立、业务的开展,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外资银行的角度看,包括渣打、花旗、汇丰等在内的多家外资银行都对未来发展充满了期待。

  “跨国金融机构能够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乐见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这能够为外资金融企业和中资金融企业创造更公平的市场环境。” 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日前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表示。

  快马加鞭发力财富管理市场

  “得零售者得天下”是所有商业银行都明晰的道理。在分、子行设立的“枷锁”被解开后,零售这块蛋糕无疑会是外资银行争相分食的焦点。而结合外资行在财富管理领域的长期业务优势,财富管理业务将是外资行发力零售的重要突破口。

  花旗研究数据披露,中国个人财富市场规模10年增长5倍,2017年,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额达188万亿元,目前,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私人财富市场。花旗预计,到2025年,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将超过8.03亿人,占城市人口的86%。

  从近年花旗中国财富管理业务的发展来看,2017年,花旗中国的财富管理客户数增长9%,管理资产总额增长13%。同时,花旗中国预计,未来管理资产规模将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2018年,客户经理人数将扩充18%。

  紧随政策红利,在财富管理领域新动作不断的还有渣打银行。日前,渣打中国宣布代销一款资产管理计划投向外商独资机构在华发行的私募产品,这也是自2017年外商独资投资管理公司获得相关资格以来,投资者第一次可以通过银行代销资管计划渠道投资相关产品。

  “中国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通过引入优秀境外机构,推动国内金融业健康发展,并为境内投资者提供先进和更为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工具。这为包括渣打银行在内的国际金融机构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在财富管理领域,我们将与国际领先的资管机构紧密合作,结合我们深耕中国160年的丰富本地经验,将创新的优质产品和服务第一时间带给我们的客户。”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董事总经理梁大伟表示。

  提速金融科技布局

  多位外资行人士此前均对记者透露,当前中资银行在金融科技领域投入巨大,这对于网点本就不占优势的外资银行而言深感压力。作为开拓个人业务的重要手段,外资行对这一领域的重视也日趋明显。

  “预计到2020年,花旗中国60%以上的零售业务和80%以上的信用卡业务将实现数字化服务。”花旗表示,近年来,花旗中国在强化数字能力、提升客户体验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2017年,花旗中国全新升级掌上银行应用及“全方位财富规划平台”等数字化理财工具,通过与支付宝及微信的战略合作,活跃客户的数字化渗透率超过了90%。

  与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联姻”,是外资银行在华发力金融科技的又一尝试,譬如渣打银行与蚂蚁金服的结盟。

  渣打银行和蚂蚁金服之间的合作始于2012年,合作领域包括支付结算、兑换服务以及支付宝钱包相关解决方案等。2017年年末,渣打银行和蚂蚁金服签署了合作备忘录,二者将结合各自在服务新兴市场和科技金融领域的优势,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客户提供更加普惠的金融服务。业内解读称,这份合作备忘录标志着最具活力的科技金融公司与新兴市场上最为活跃的国际银行之间的合作步入新的时代。

  “我们还将进一步加大对于电子银行和科技方面的投资,不仅是内部技术上的开发,而且我们也正在和一些外部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展开合作,希望能够借助高科技,进一步提高渣打银行国际化服务能力和品质。” 温拓思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