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速读CURRENT AFFAIRS
速读 / 正文
“高质量发展”成2018年银行业改革发展关键词

  银监会近日在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公布的一组数据引人关注:2017年,在全年贷款新增12.6%的情况下,银行业总资产只增长8.7%。这表明,银行业“拼规模”的传统发展方式正在转变,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已现端倪。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银监会强调,2018年要全面推进银行业改革开放,推动银行业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坚决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更加有力的金融支持。

  近期,各家银行2018年工作会议相继召开,在部署今年的重点工作时,“高质量发展”成为银行业改革发展关键词。

  紧扣转型发展主线 实现高质量发展

  在分析2018年银行业面临的经营环境时,多家银行表示,在增长速度放缓的同时,世界经济正在经历深度调整,外部环境充满了风险和挑战。国内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同时也面临产能过剩等突出的矛盾和问题,必须在战略上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面对困难与挑战,银行业的根本出路在于转型发展。

  “我国商业银行要认识和把握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以更大的动力来实现高质量发展。第一,向高质量资产结构转型。商业银行必须在优化资产结构、加快周转速度上狠下工夫。第二,向高质量负债结构转型。商业银行要更加注重客户存款的基础性地位,积极拓展稳定性强、成本低的资金来源。第三,向高质量收入结构转型。商业银行应积极应对利率市场化挑战。”中行副行长张青松表示。

  建行强调,做好2018年的工作,要紧扣“高质量发展”这个要求,主动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性新变革,把握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对银行提出的新任务新要求,将提升发展质量作为重中之重。这是贯彻新时代全行改革转型和经营管理的主线,也是需要始终遵循的大方向大逻辑。要破解新矛盾、打开新格局,在新时代展现建设银行新作为。

  交行表示,要把高质量发展作为交行今后一个时期工作的主线,确保利润稳健增长、风险基本可控、案件防控取得新成效。继续深化改革,推进转型发展,提升交行市场竞争力。落实好交通银行深化改革方案,进一步推动党委领导核心和现代公司治理的有机融合,积极探索大型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机制,深化内部经营机制改革,实施经营模式转型和创新。

  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建议,中国银行业应尽快实现从规模银行到价值银行的转型,具体可从三个方面改善:一是调整经营模式,以产品创新提升中间收入,向轻资产业务转型,并利用科技驱动发展;二是强化风险管理,尽快扭转重视规模扩张而相对忽视风险调整的业绩考核体系,提升逆周期经营管理水平;三是推动精细化管理,结合自身功能定位和资源禀赋,打造自己的核心金融产品。

  推进数字化转型 打造智慧银行

  随着全球互联网的发展以及智能移动终端的不断普及,利用数字化渠道获取金融服务已经成为主流,金融服务已开启数字化革命的大门,嵌入用户日常生活金融服务,将逐步使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本身变得“无形”。

  面对行业竞争格局的改变以及服务需求方和供给方行为模式的转变,商业银行意识到,数字化转型已经迫在眉睫。

  邮储银行在2018年工作会议上强调,将以数字化转型为驱动,以发展手机银行为引领,夯实智慧银行发展基础,大踏步推进智慧银行建设。此外,将优化组织架构;创新推进网点转型;建立综合营销体系;全面实施零基预算;改进绩效考核体系;深化工资总额分配改革。进一步提高成本管理水平,提升资源配置能效,抓好定价管理,切实加强代理网点管理。

  浦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行将建设一流数字生态银行,在客户服务上,浦发银行将为客户便捷高效地提供多样化、组合化、场景化金融服务,提升客户体验,满足客户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业务结构上,浦发银行将实现多种金融生态、不同金融业务的协调发展,形成动态合理的业务结构;在增长动力上,浦发银行将坚持制度创新、科技引领、优化人才结构,实现高效、敏捷、持续的动力变革。

  守住风险底线 筑牢转型发展屏障

  “我国银行业风险总体可控,但形势依然严峻复杂,面临若干重大挑战。银行业和监管部门务必保持清醒头脑,绝不能盲目乐观,务必充分认识当前银行业风险和挑战的严峻性、复杂性与长期性,务必做到心中有数、手中有方。”在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银监会党委书记、主席郭树清表示。

  对金融机构而言,加强稳健规范经营、防范金融风险是实现转型发展的重要保障。无论是从外部监管压力,还是内部经营转型驱动,金融机构都需要提升风险管控能力,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从银行角度观察,银行的合规意识正在增强,并开始主动调整业务经营模式,防风险自觉性、能动性有所提高。一些银行正逐步降低风险偏好、清理并压缩通道业务、着手解决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

  例如,交行强调,要守牢风险底线、加强风险防范,严格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防控金融风险的决策部署。发挥大型商业银行“压舱石”的作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保持案防高压态势,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防范外部风险向银行蔓延传染。持续加强风险防控能力建设,全面提升风险管理能力。

  “商业银行应把握新时代金融风险的新特点和监管要求,加快构建涵盖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市场风险、合规风险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张青松表示。

  “一方面,应完善风险管理组织架构。如对信用风险实施垂直管理,统筹负责全行、条线和分行层面的全面风险管理;对操作风险实施分层管理,建立有效的事后补救机制、紧急事项的应急预案等。另一方面,应牢固树立稳健经营理念,加强主动风险管理。风险条线应保持与业务条线的有效沟通,参与营销,加强指导,降低信息不对称对决策的影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