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速读CURRENT AFFAIRS
速读 / 正文

外资持股比例“松绑”引发业内广泛关注

中资银行将获动力完善治理加快经营转型

  近日,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国新办中美元首北京会晤经济成果吹风会上透露,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消息一出,引发银行业内广泛关注。

  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我国金融业作为服务业的重要内容之一,对外开放在近年来持续稳步推进。业内专家曾预计,外资对中资银行战略投资比例上限的“松绑”将由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时间表来安排,而本次中美元首会晤所达成的共识则给出了一个答案。

  那么,外资持股比例的“松绑”为何在此时正式提上日程?又将会对我国银行业的发展带来哪些值得关注的变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放开外资持股比例的限制符合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格局不断扩大的总体趋势,但如何用好“开放”这把双刃剑,值得银行业思考。

  外资持股“松绑”契合开放所需

  为何我国金融市场准入限制放开的时间表与路线图在此时予以明确?除了中美两国元首会晤这一契机之外,我国经济与金融发展状况已具备进一步开放的良好条件是更为根本的因素。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目前我国金融业总体运行平稳,具备了进一步开放的良好条件,当前金融体系能够接受外资以更高持股比例进入。

  在不少分析人士看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而目前时机已成熟。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在《2017•径山报告》研讨会上透露,“外资金融机构认为中国市场十分重要,并表示它们必须进入并占有部分中国市场份额,它们迫切希望中国能对银证保三个行业实行全股比、全牌照的放开。”

  事实上,我国对外资的进入始终持开放态度。2004年汇丰银行以144.61亿元人民币入股交通银行,获得交通银行19.9%的股份。此后,一批外资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开始入股中资银行,如瑞银集团入股中国银行、花旗银行持股广发银行、恒生银行持股兴业银行等。

  “然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得外资银行监管趋严、流动性进一步告急,不得不通过减持甚至清仓中资银行股份以回笼资金提升自身的核心资本充足率,以满足监管要求。”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数据显示,2007年末,外资银行占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的比重为2.38%,而截至2016年末,这一数据已降至1.38%。

  “随着未来美国金融监管在一定程度上的放松以及中国经济发展的企稳向好,外资入股中资银行的兴趣和能力将会提高,外资持股比例上限的取消为扩大我国金融开放创造了制度上的可能性和可行性。”曾刚强调,持股比例的“松绑”预计不会在短期内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长期的政策效果可期。

  利好中资行治理完善和经营转型

  记者发现,目前对于放开持股比例限制尚无细则要求,那么,外资持股比例则有可能是无上限。今后,外资持股中资银行比例提高甚至控股中资银行,将给我国银行业发展带来哪些变化?受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尽管金融业“开放”在一定程度上来讲是一把双刃剑,不过总体来看利大于弊,并且,我国银行业已具备适应国际化竞争的自信与能力。

  连平预计,“境外机构大规模持股国内大型银行的可能性不大,但逐步提高对中小型银行的持股比例的可能性会相对更大一些。”多数业内人士亦认为,外资对大型银行实现控股难度较大,而对中小型银行而言则不排除外资成为第一大股东的可能。

  专家表示,外资持股中资银行有助于建立更市场化的公司治理结构。在经营转型方面,一方面,有望全方位引入外资股东的风控体系和金融产品体系,深化与外资机构在金融产品及服务上的合作;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中资银行的“走出去”和国际化,进一步促进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

  对此,曾刚持有相似观点。他认为,外资更多地进入我国银行业,一方面可以带来更多的先进从业经验供中资银行学习,并形成多元化的竞争格局,从而提高整个银行业的服务效率,促使中资银行迈入成熟发展阶段;另一方面,外资更多地参与到中资银行的公司治理当中,有助于加快中资银行体制机制的进一步改革和完善。

  此外,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李虹含认为,我国银行业具备进一步对外开放的经济自信与金融自信。从规模上看,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余额约200万亿元,世界排名前100的银行中有约1/4为中国的银行机构;从资产质量上看,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为1.74%,显著低于世界银行公布的全球银行业3%的不良贷款率。

  释放金融继续扩大开放信号

  朱光耀表示,现在是一个向国内外宣布中国关于金融业改革,特别是金融业市场准入方面重大改革措施的一个非常好的时机。“今后,相关的金融监管机构要根据法律和法规制定实施的具体条例,这个时间我想是非常快的。”朱光耀说。

  实际上,今年3月份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外资银行开展部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曾在银行业内引起广泛关注,该《通知》明确“外资银行依法开展国债承销业务、托管业务、财务顾问等咨询服务业务,不需获得银监会的行政许可,采取事后报告制”,被认为是支持外资银行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及我国经济结构转型调整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的重要举措。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认为,此次放开外资持股中资银行比例限制,实际上是向国际上传递了中国金融行业继续扩大开放的明确信号,有助于稳定政策预期,有利于在中长期内吸引外资进入中国金融市场。

  业内人士普遍预计,在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放开后,我国金融业在牌照准入以及支持中资机构“走出去”等方面还将推出进一步的举措,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而今后外资控股银行的出现也将对现有监管规则提出新的挑战,如何进一步加强与完善金融监管值得关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跳出银行业的范畴,下一步,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点主要在于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健全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加快资本市场开放步伐,允许更多符合条件的境外机构在境内市场融资,完善外汇储备管理制度,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的监测、分析和预警。

责任编辑:虫儿飞h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