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CURRENT AFFAIRS
观点 / 正文
多元化金融服务发力“补短板”

  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深入,金融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呼声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急迫。而“补短板”成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着力点。

  回顾近5年来的政策,无论从政策出发点还是实际效果来看,一系列的金融支持在弥补经济短板上着重发力。而在诸多支持“补短板”的举措中,普惠金融是首要抓手。

  发展普惠金融是为了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服务需求。而如何让此前处于相对弱势的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获得更合理、便捷且安全的金融服务,正是金融“补短板”的重要任务。

  这项任务艰巨但不可回避、不可拖延。在2020年前打赢扶贫攻坚战,这是一场硬仗;而扶助“三农”、激活小微企业是稳定就业乃至释放社会潜能的重要环节。梳理过去5年来的政策不难发现,这一方向正是中央政府与金融机构推动普惠金融工作的重点,业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在过去5年里,人民银行重视引导金融机构探索创新组织架构、抵押品、产品和服务模式,将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通过对“支农支小”贷款的考核,人民银行实行了动态调整准备金率以及再贷款、再贴现和抵押补充贷款等工具,引导市场化的金融机构加强“支农支小”等国民经济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截至2017年6月末,全国支农再贷款余额为2360亿元,支小再贷款余额为759亿元,扶贫再贷款余额为1429亿元,再贴现余额为1402亿元。

  与此同时,各金融机构也积极推出了符合当地特色的各类创新型的金融产品,通过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产品创新、基础设施完善、加强教育宣传、完善信用建设等手段发力普惠金融。“两权”抵押贷款试点稳步推行,中小企业也被鼓励通过发行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募集资金,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则发行金融债券专项用于发放小微企业贷款,中小银行和民营金融机构得到快速发展。随着基础设施建设的逐步落实,普惠金融作为“补短板”的重要渠道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普惠金融夯实基础,绿色金融也是功在千秋。曾经“重增速、轻环保”的后遗症众多,而发展绿色金融,不仅是弥补此前粗放式发展阶段形成的生态“短板”,也是淘汰落后产能的重要一环,让“青山绿水成为金山银山”不再是一句空话。

  提及绿色发展,总有人认为尽管这一政策惠及长远,但在当下仍是一种负担。要想扭转这种认识,靠行政指令或单纯的补贴、罚款收效都不明显,往往容易陷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窘境,企业应付了事,监管难以落实。

  然而,通过对绿色发展成果的考核、指标的约束以及一系列创新型、优惠型政策的配套跟进,绿色金融在近年来得到了长足发展。

  先行先试区域正在搭建系统框架:今年7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宣布,浙江、江西、广东、贵州、新疆5省(区)选择部分地方,建设各有侧重、各具特色的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包括机构设立、信贷产品创新、绿色金融保险、产权交易市场设立等一系列改革试点,正在完善绿色金融的发展框架;金融产品创新已引进市场,9月12日国家开发银行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长江经济带水资源保护”专题绿色金融债券,这已是国开行发行的2017年第三期绿色金融债券。绿色金融正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推动力。

  此外,金融助力“补短板”的一大重点,还落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上,包括加大对地下管廊、城市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信贷支持,配合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强对区域内铁路、流通、能源建设的金融服务力度,乃至加大保障性住房开发贷款等领域的金融支持力度。

  根据“木桶理论”,任何一个组织乃至国家都是由不同水平层次的各个部分构成,而劣势部分往往决定整个组织的水平。特别是在国家层面,“短板”不仅可能拉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后腿,更可能因分化过大的差异而激发矛盾。因此,“补短板”作为“五大任务”之一,始终是国家政策关注的重点,同时也因其“短板”特性决定了落实之难。而金融支持“补短板”正是通过市场化的方法,让现代金融服务更好地解决实体之顽疾和“痛点”。如此,也正是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助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题中应有之义。

责任编辑:y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