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非洲“一带一路”建设迈进新阶段
从能源、基建到服务业投资全布局

主持人:  《金融时报》记者 杜冰

特邀嘉宾: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 鲁静

        渣打银行非洲地区高级副主席 阿德索拉(Bola Adesola)

        渣打银行企业级金融机构客户部跨国企业非洲地区董事总经理 辛格(Tejinder Singh)

  根据非洲开发银行的统计,非洲每年最少需要1300亿至1700亿美元的基建投资,但实际投资额只及一半。“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对于亟须发展的非洲国家而言正是天降甘霖。

  “一带一路”倡议为非洲国家带来了哪些改变?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非洲项目又呈现出哪些新的趋势?《金融时报》记者近日围绕这些问题与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鲁静、渣打银行非洲地区高级副主席Bola Adesola、渣打银行企业级金融机构客户部跨国企业非洲地区董事总经理Tejinder Singh进行了对话。

  以上来自渣打非洲地区的高管以亲身经历总结道,“一带一路”倡议在弥补非洲的基建缺口方面担当着重要角色,与此同时,“一带一路”在非洲显然并非仅仅着眼于修建道路和开拓海运航线,而是致力实现全球化、创新和合作的愿景,令非洲长远受益。

  主持人:渣打银行曾在2017年底定下目标称,将于2020年底前参与至少2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项目,这一目标事实上在2018年就已完成。据统计,2018年,渣打银行参与近100个“一带一路”相关项目,项目金额总值超过200亿美元。2019年是否延续了这一强劲的增势?在推动“一带一路”项目的实施方面,渣打发挥了哪些独特的作用?

  鲁静:渣打切实感觉到近年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业务增长非常强劲,2019年的业务发展速度不会低于2018年。对此,我们也做好了充分准备。渣打银行是第一个把“一带一路”战略上升到集团战略的国际银行,这对于在超过75%的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都有网点、在26个市场都有100多年经营历史的渣打而言,是一个很自然的选择。在一些比较特殊的市场当中,我们有独特天然的优势,这些优势所带来的经验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客户。

  阿德索拉:作为商业银行,我们绝对感受到了中非还有“一带一路”这种强劲发展势头带来的影响,尤其是来自中国的企业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对非洲人民的生活水平带来了很明显的改善和提升。

  渣打银行在中国已经有160多年的历史,在非洲也有150多年的悠久历史。在非洲,渣打在37个国家开展业务经营,其中15个国家有分支机构,剩下的22个国家虽然没有分支机构,但是也在开展相关业务,因此对所有非洲地区有着非常深厚的洞察和认知。

  一方面,渣打在经营业务的同时,希望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能够发挥“正能量”的作用,特别是在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坚持绿色发展是我们跟合作伙伴合作秉承的基本原则,作为第一家签署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的英资银行,渣打银行进一步加大了支持清洁能源、可持续能源的项目比例。

  另一方面,渣打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一直处于前沿地位,在非洲,我们向非洲国家领导人及央行极力地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值得一提的是,渣打特别重视跟合作伙伴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自从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我们进一步加大了跟合作伙伴的合作力度,比如跟一些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协议,同时也与中国的企业展开了紧密合作。特别是我们跟合作伙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具体的交易,而且建立了共同的价值观。

  辛格:中国是非洲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渣打银行在推动中非双边贸易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们在20个海外市场设有专门服务中国客户的团队,团队中有超过40位可以讲中文的员工,在非洲就有8个这样的国家。对于中国企业客户的服务,我们采取了全球加本地无缝结合服务模式:在中国,我们有专门针对所有中国企业的联系点;在非洲,各个国家也有为中国公司服务的团队。

  主持人:从当地的生活来看,“一带一路”倡议为非洲国家带来了哪些切实改变?

  辛格:“一带一路”带来的变化是非常多的。比如非洲的很多机场都是由中国企业进行改造重修的或者是全新修建的。举一个乌干达的例子,中国企业帮助乌干达建了一条从首都机场到市中心的快速公路,原来70公里要花2.5小时,现在只需30分钟。

  又比如,很多非洲人非常喜欢踢足球,中国的企业建了很多体育场,这样非洲人民可以坐在世界一流的体育场馆里欣赏比赛。

  另外,在电信基础设施领域,通讯技术的应用、平价智能手机的推广,都在帮助非洲人民摆脱贫困、改善民生,在这些方面,“一带一路”项目的效果是异常明显的。

  阿德索拉:在西非一些海港的建设方面,中国企业也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西非很多港口货物堆积的现象比较严重。前不久渣打携手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尼日利亚签署了20亿美元的港口改造项目,目前这个项目已经开工,项目完成之后会极大促进双边贸易。

  鲁静:中国企业正在助力肯尼亚实现成为“东非门户”的梦想。肯尼亚并不是一个旅游国家,但他们希望成为东非的门户,要达到这个目标,必须要让物流能够从海上、从空中、从其他的大陆通过肯尼亚进入到非洲。中国企业对此非常有经验,从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到实现互联互通,通过物流进一步引入贸易流、资金流,肯尼亚的服务业正在逐渐被带动起来,这正是肯尼亚实现梦想的机会。

  主持人:“一带一路”建设呈现出哪些新的趋势?在非洲市场有哪些体现?

  鲁静:我们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能源、资源类建设;第二阶段是路、桥、港口、码头等基础设施建设;第三阶段是从制造业转移向服务业发展。我们认为,非洲的建设已经走到了“2.5阶段”,即除了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之外,金融、生物医药等服务业都已经慢慢进入到“一带一路”国家中。当前,有更多的机构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一带一路”项目更加公开和透明。

  阿德索拉:还有一个非常值得高兴的趋势是,现在有些中国公司开始将技能培训、人才培养方面作为投资方向。在一些长期可持续项目中,中国企业还在当地建设学校,同时很注重为当地培养熟练劳动力。

  事实上,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作为硬件方面的投资仅仅是第一步,更重要的一步是在人才培养方面,这对很多非洲国家脱贫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很多非洲国家来说,人才的培养和素质的提升是他们非常需要的东西,在这些方面,中国的企业为当地市场带来了很多经验。

  辛格:另外,在数字经济方面,很多非洲国家已经通过移动支付、移动钱包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一个趋势是,非洲的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和来自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以及运营的开发商,正在推进一系列有关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方面的项目。

  主持人:“一带一路”建设聚焦于新兴市场,在应对和缓释市场风险方面,渣打在非洲地区积累了哪些经验?

  阿德索拉:在“一带一路”非洲实施框架下,如何处理非洲国家独有的风险,一直是渣打银行非常关注的问题。在非洲,主要的风险包括政策风险,比如合同履行风险以及营商环境、监管政策的改变对中国企业的影响;治理风险,包括反腐以及中国公司进入市场之后注册、登记等方面的风险;地缘政治风险,这主要体现在很多非洲国家有安全问题需要解决;另外还有外汇和货币风险。

  渣打在运营的国家和地区具有深厚的本地的知识和洞察力,从合同谈判、项目发起,直到项目结束、利润返回,期间每一个环节都会帮助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一起发现风险,同时帮助他们缓释和进行风险的管控。比如,我们发挥强大的协调能力,及时帮助中国企业理清监管政策变化带来的影响。

  辛格:在很多渣打开展业务的地区,中国的银行没有分支机构,渣打就相当于一个中国本地的银行来帮助他们做这些事情。渣打不光是提供融资的银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渣打的业务范围已经超过了具体的融资交易,在监管政策澄清方面、项目架构的设计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以确保整个项目可以得到顺利的实施。

  鲁静:在与中资企业合作当中,尤其是特别大的项目落地之前,我们会帮助中资企业来了解这个项目是不是符合当地国家战略、是不是在有限的预算当中。甚至在一些敏感的国家和地区、在一些敏感的时刻,我们会请中资公司慎重考虑是否进入到这些项目中。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