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银行卡CURRENT AFFAIRS
银行卡 / 正文
信用卡不良率抬头 强化资金流向监控成风险防范关键

  8月2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旨在通过督导银行发挥智能风控引领作用,全面构建“银行专业防控+客户自主防范”的银行卡风险防控机制,重点防范洗钱、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等风险,切实保障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良好、公平的银行卡市场竞争秩序。

  “上半年信用卡业务行业风险整体上升,下阶段将加强信用卡业务风险管理。我们在这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预计下半年信用卡新增不良将逐月下降,并于四季度趋于平稳。”交通银行副行长侯维栋日前在该行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

  受宏观经济和金融监管趋严的影响,当前银行对公业务萎缩,表外、同业和理财业务受限,向零售业务转型获得银行业共识。其中,信用卡业务兼具结算和循环信贷双重功能,因此,成为银行“跑马圈地”的重点领域。随之而来的,是信用卡不良率的急速攀升。

  日前,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业内专家表示,《意见》的出台,表明监管部门加强银行卡风险防范的高度重视。对商业银行来说,在信用卡业务“跑马圈地”的同时,必须合理核定信用卡额度,减少多头授信,严控过度授信,同时优化异常交易监测,防止资金用途异化。

  信用卡不良率有所抬头

  中国银行业协会银行卡专业委员会发布的《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蓝皮书(2019)》显示,2009年以来的10年间,我国信用卡发卡量从1.86亿张激增至9.7亿张,交易总额从3.5万亿元增长到38.2万亿元。

  央行8月23日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二季度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6.32万亿元,环比增长3.23%;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7.23万亿元,环比增长3.64%。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二季度,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达838.84亿元,相比2008年末的33.77亿元,10年间增长超24倍。

  “目前来看,银行方面认为,总体逾期比例还在可控范围内,但不可忽视的是‘信用卡危机风险仍在加剧’。”一位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这样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这一现象在上市银行近日集中披露的半年报中也有体现。数据显示,交行信用卡贷款余额上半年减少超过500亿元,降幅10%,信用卡不良率也从年初的1.52%攀升至2.49%;截至6月末,浦发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为2.38%,较去年末的1.81%上升了0.57个百分点。

  不久前,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该行股东大会上表示,今年一季度,信用卡的不良贷款率仍呈上升势头,招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目前达到1.4%,较去年底上升了20多个基点,“因此,我们对信用卡的风险状况还需审慎地对待。”

  多头授信导致风险增加

  “由于信用卡的特性决定,并不能以中国全部人口总数作为基数来统计,因此信用卡的目标人口数量大致仅为4亿至5亿左右,以此来计算的话,实际上早已达到人均多卡的局面。”上述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表示,“这也是信用卡为何存在着‘多头授信’带来巨大风险的背景。”

  此外,分析人士称,过去信用卡的风险比较单纯,只是本身是否欠款逾期,如今信用卡危机的爆发已经与“共债风险”联系在一起,是由消费金融、P2P、网贷等渠道共同构成,对于信用卡的风险防范提出了更高要求。

  “面对互联网金融等的竞争,这两年信用卡业务加速互联网化,线上申请办卡、线上还款简单易操作。部分银行在信用卡业务执行策略上比较激进,用户下沉过猛,但是风控模型和运营经验却又没有跟上。2018年,现金贷业务整顿和P2P风险的爆发,导致消费金融行业的共债和逃废债风险暴露。”有银行业人士直言。

  中信银行在其半年报中表示,2018年以来,现金贷、互联网消费贷、P2P等市场放贷主体日益增多,债务风险不断聚集,市场共债客群资产质量波动明显,此类风险有向信用卡行业传导的趋势;同时,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部分地区及行业从业者的就业及收入稳定性受到一定影响,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降低。两重因素叠加,致使信用卡业务风险有所上升。

  截至半年报期末,中信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86.78亿元,不良率1.74%,较上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

  “从2018年整个行业风险有所抬头的过程中,中信信用卡加大了结构的调整。”中信银行业务总监吕天贵分析,新增信用卡客户,一般7个月以后才会暴露不良情况,2018年12月新增客户中,不良率远远低于2017年以前的客户;在存量客户中,今年上半年又控制了大概100亿元的高风险资产,进行主动退出,主动控制和压降。另外,中信银行信用卡的回款催能力也在提升。

  信用卡资金流向监控亟须加强

  针对信用卡风险增加的状况,《意见》从加强授信审批审慎管理、加强授信额度动态管理、审慎制定信用卡分期业务风险资产分类标准等三方面重点细化明确对信用卡业务的授信管理要求;从建立完善异常交易监控机制、建立账户变动提醒机制、加强信用卡资金流向监控、加强信用卡套现交易监控等方面重点加强银行卡交易管控。

  业内专家称,有关规定较为细致到位,可操作性强,对商业银行的具体指导性强,有利于对相关监管规定的推进落实。

  “对银行来说,要合理核定信用卡额度,尽量减少多头授信,严控过度授信,从源头上减少年轻客户过度透支的可能性。比如,银行应严格落实‘刚性扣减’要求,在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必须扣除在其他银行已获得的额度。”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对监管部门来说,董希淼认为,要切实加强监管,加大信用卡业务检查和处罚力度。对风险高的现金分期等业务,应制定更为严格的风险管控措施。在居民杠杆率上升较快的情况下,应引导信用卡市场健康发展,避免重蹈韩国、中国台湾等地信用卡危机的覆辙。

  值得关注的是,为全面加强银行卡业务风险管控,《意见》还首次引入“智能风控”概念。明确鼓励商业银行引入个人征信、通信运营商、社保、公积金、纳税证明、交通运输部ETC数据等外部可信数据,利用“大数据+模型”技术手段不断完善银行卡风险管理体系。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