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非标认定影响资管市场
资产证券化成信托转型发力点

  编者按 

  10月12日,央行发布《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认定规则》对于信托产品设计、业务模式等都可能带来深远影响,因此在信托行业也引起广泛关注。本期信托版针对相关话题,采访了业内专家及部分从业者,对此问题展开深入讨论。

  10月12日,央行发布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明确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范围和应符合的条件。业内人士认为,作为《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的配套措施,《认定规则》厘清了此前的模糊地带,使得非标不再有擦边球可打。与此同时,相关政策出台也将促使资管机构进一步加快转型步伐。

  对信托同样适用

  作为资管新规的配套文件,《认定规则》开头即明确了是根据资管新规制定,适用所有的资管产品,因此,信托产品也不例外。

  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立宏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认定规则》对于整个资管业的影响主要在于严格程度超预期,大概率也对信托适用。”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也认为,《认定规则》将适用于信托,只是现在监管层还尚未明确信托产品投资非标的限额。目前,银行理财、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管都有明确的非标资产投资限额,即35%,估计信托很可能参照执行。

  《认定规则》比预期严格,其中之一是将部分“非非标”资产认定为非标资产。在《认定规则》中,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中证报价系统、上海保交所等平台的产品,也就是业界常说的“非非标”,都被认定为非标。有观点称,非标投资要求期限匹配,对理财子公司的资本占用较高,此次“非非标”被明确为非标,或将导致理财收益率优势下降;这部分融资需求可能被分流至资本市场或者信托等非标融资。

  “《认定规则》目前是在征求意见中,尚未实行。如果标债和非标的认定标准明确,对信托的影响可能会比较大。因为标债与非标最大的差异是期限错配,一旦被认定为标债资产,则意味着产品可以不受期限错配监管标准的限制。这也是为何资管新规严格实施后,非标规模大幅萎缩,符合资管新规的非标业务量会大幅减少。”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说。

  袁吉伟认为,在资管新规落实过程中,短期来看,传统机构的非标投资需求会受到压制,信托公司仍需要更加倚重个人客户;长期来看,全球经验显示,为了应对低利率环境、强化投资收益率,保险资金、养老资金等中长期资金对于非标等另类资产需求仍较大。由此看来,市场对于我国非标业务的长期发展不宜悲观,但是,信托公司等非标运营资管机构需要探寻基金化、净值化的非标运营模式,才会有持续发展空间。

  加快传统业务转型进程

  在翟立宏看来,包括信托在内的所有机构都需要借此契机,加强真正意义上的标准化资产的投研积累,同时进一步加快传统业务转型。

  用益信托首席分析师李旸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虽然《认定规则》不是单纯直接针对信托公司,但标债资产认定标准明确后,标债与非标债的模糊地带消失了,信托公司非标业务的发展空间将大大缩减,从而迫使信托公司不得不加快业务转型进度。当然,转型需要一个过程,《认定规则》只是加快了这个过程。”

  信托长期以来都是私募发行,导致其资金投入主要也是非标债权类资产。标债的标准一旦确立,信托公司的融资类产品必然受到影响。李旸进一步分析认为,信托产品的购买者主要有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机构资金占比在三分之二以上。而机构资金绝大部分是理财资金,包括银行理财资金和其它资管产品。如果理财资金大量减少,信托产品的销售就要更多面向个人,但个人资金和机构自有资金很难弥补理财资金留下的空缺,所以,信托产品发展规模就会受到限制。

  “打破刚兑后,个人投资者更加谨慎,信托产品的销售更加困难。这也是为什么信托公司现在都在大力发展财富中心,而且更加注重品牌形象和声誉。”李旸说。

  中铁信托研究发展部负责人管百海认为,根据资管新规,所有的资管产品均在统一标准下进行管理,标准化和基金化是发展的方向。为实现金融各个子行业的资管产品公平竞争,信托公司亦应大力发展标准化产品;而其前提是打破以前的私募限制。因此,建议尽快出台“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允许信托公募融资。

  资产证券化是发力点

  多位专家对《金融时报》记者称,资产证券化(ABS)业务受资管新规约束少,不受杠杆和嵌套等相关规定影响,在非标资产被动收缩的压力下,资产证券化市场可能会继续扩张。

  中信信托常务副总经理王道远此前在某论坛上表示,非标产品资金成本较高,制约了信托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信托公司应充分利用ABS等工具,大力推动实质性的非标转标,降低信托产品作为非标的融资成本,拓宽展业范围,实现标准化与非标准化业务并举发展。

  事实上,从近期相关数据看,资产证券化业务也呈现增长态势。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10月14日,共有279只信托ABS(包含CLO和ABN)项目发行,发行总规模8294.45亿元,同比增长32%。其中,有20家信托公司发行了CLO(贷款抵押债券),累计发行119只,发行总额6378.67亿元;2018年同期对应的数字分别为94只、5743.33亿元。33家信托公司参与发行ABN(资产支持票据),累计发行160只,发行总额1915.78亿元。

  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ABS市场可能会继续扩张,但信托公司需明确权责归属和信息披露,才能实现长期可持续性的盈利模式。

  与此同时,在当前的外部经济环境和监管形势之下,信托公司在传统5大领域之外的其他业务内涵也正不断丰富,如消费金融信托、慈善信托、家族信托、私募股权投资信托等业务不断涌现,拓展了信托的配置领域,也丰富了信托产品的功能。以慈善信托为例,据《金融时报》记者粗略统计,截至2019年9月末,共有222单慈善信托项目发行,财产总规模达23.28亿元。仅从2019年第三季度的慈善信托情况来看,2019年7月至9月,新增备案和实施的慈善信托共21单。中国信登的数据显示,家族信托、小微金融信托、员工持股信托、保险金信托和慈善信托发展势头强劲,截至9月底,特色业务月度平均规模占比达到10%,反映出信托行业创新能力持续加强,正致力于挖掘信托制度的深层价值,也说明行业转型仍有较大空间。

  相关阅读

  信托公司稳规模降通道态势明显

  根据中国信登信托受益权信息定期报送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末,信托存续规模为21.1万亿元,较5月末的21.67万亿元继续下降;同时,其信托登记系统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各信托公司共计报送各类预登记申请约1.2万笔;报送初始登记申请5800余笔,涉及募集金额近1.5万亿元;报送终止登记为4000余笔,涉及募集金额近1.4万亿元。总体来看,信托公司经营中,稳规模、降通道、强管理的态势转变明显,主动管理意识和业务创新发展能力持续增强,全行业发展呈现积极变化,各项信托监管政策措施的执行显现出较好成效。     (胡萍)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