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慈善信托:“善行天下”诠释责任与担当

  作为信托公司参与慈善项目、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突破口,慈善信托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多方关注,发展迅猛、亮点频现。

  延续了前两年的飞速发展态势,2019年上半年,信托公司与慈善组织的联系更加紧密,对于国内发生的重大民生事件反应及时,在扶贫济困、科教文卫、扶老救孤、防治污染、医疗保障等领域的项目模式也有了更多样化的创新。如四川信托在长宁地震后第一时间与成都市慈善总会协商,计划通过已成立的“帮一帮慈善信托”建立应对自然灾害的长效救助机制。

  慈善信托的功能优势愈发凸显,已成为引领信托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一环。

  尽管信托公司早期围绕公益活动试水了不少公益信托项目,但当时并未形成行业规模化的发展趋势,而3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的出台,正式开启了信托公司慈善信托发展之门。

  受监管层持续释放利好政策的影响,多家信托公司入场布局,慈善信托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快速发展,项目的规模与数量明显增加。据《2018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慈善信托新设立的信托财产达11.01亿元,同比增长84.42%;新设立慈善信托79单,同比增长75.56%。

  慈善信托发展的步伐正在逐步加快。《金融时报》记者根据在全国慈善信息公开平台查询到的信息统计,2019年上半年,共有27家信托公司备案了57单慈善信托项目,新增财产规模约达2.55亿元。

  当前,已有不少信托公司实现了慈善信托的规模化发展,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如光大信托2016年至今已完成20单慈善信托备案,并计划到2020年末,新设立至少100笔慈善信托,用于精准扶贫和定点帮扶项目。再如五矿信托仅去年一年就新设了7单慈善信托项目,跻身行业前列。此外,中航信托的家族信托业务也尤为亮眼,迄今为止共设立了8单慈善信托,其中6单以精准扶贫为慈善目的。

  今年上半年,国通信托也实现了慈善信托零的突破,其首单“关爱成长”第一期慈善信托计划于近日顺利签约,资金用于资助大病家庭及其贫困学生,首期规模为20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信托公司擅长资产管理、保值增值和信托交易结构设计,而慈善组织则在善款募集和慈善项目实施上具有丰富经验,二者合作可以进行优势互补,为开展慈善事业开辟了重要渠道,慈善信托正迎来历史性的发展机遇。

  除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张外,布局慈善信托的公司越来越多,在业务创新上也各展所长。信托公司会根据慈善项目的具体特点以及自身管理能力来进行结构设计,业务覆盖范围更广、项目模式也渐趋多元化,已从最初的单一受托人模式,发展到股权慈善信托、“先行信托+慈善信托”“基金会+慈善信托”等多层次、特色化的服务模式。

  此外,聚焦财富管理能力建设,做社会需要的慈善活动,让资金真正落实到位,打造慈善信托品牌价值,也成为今年慈善信托业务的看点之一。

  因与慈善公益事业息息相关,慈善信托不仅需要专业的金融服务能力,同时也需要机构积累良好的口碑,扩大市场影响力与传播力,才能让项目实现最优的效果。据悉,中信信托也在尝试明星慈善先行信托这种新的业务模式,近期成立了“孟想非凡·慈善先行信托”,总捐赠数额为400万元,用于资助贫困大学新生。在慈善先行信托框架下,委托人设立永久存续家族信托,信托利益优先用于公益慈善捐赠。

  事实上,财富管理中的高净值人群对慈善公益关注度与需求相对较高,因此信托公司也在积极打破个人财富管理壁垒,探索“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相结合的业务模式,以进一步释放私人财富市场的巨大潜力。

  此前,新华信托总经理项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家族信托与慈善信托相结合的发展模式将成为未来发展的新趋势。由于慈善信托暂时缺乏足够的盈利能力,仍无法作为主营业务开展,信托公司可借助高净值客户资源优势,在家族信托业务中挖掘客户的慈善需求,帮助客户完成财富管理与传承的同时,提供一定的家族慈善精神传承服务,建立起区别于其他资管机构的特色业务。

  但需看到的是,虽然国内的慈善信托近两年来取得了较快发展,但由于整体起步较晚,在实操中部分慈善组织监督管理缺位、运营管理水平不足等问题仍然存在,而慈善信托的税收环境也待进一步完善。

  《2016年中国慈善信托发展报告》曾建议,应在慈善信托设立环节解决委托人的纳税抵扣问题以及包括以动产、不动产、无形资产、商品货物等财产设立慈善信托涉及的增值税、土地增值税、印花税、契税、车辆使用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等税收优惠问题。因此,制定具体、详尽的税收优惠政策对于促进慈善信托持续、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在委托人纳税抵扣方面,有业内专家表示,可以参照慈善捐赠,委托人不必通过慈善组织可直接享受税前抵扣。此外也可以参考慈善组织,进行“税前扣除资格”的认定。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