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信托公司:支持民营企业走向更广阔舞台

  支持民营企业,信托公司一直在行动着。

  虽然没有具体的统计,但从信托业支持实体经济的数据来看,2017年投入实体经济领域的信托规模达14.70万亿元,占比高达67.09%,覆盖了实体经济各个领域。其中,在服务“三农”、满足中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再从案例来看,中信信托入股中国宏桥,真金白银的支持行为给其他金融机构带来了信心;平安信托9年“陪跑”,助力中小型民营环保企业中国天楹成功上市,并通过并购国外先进环保企业跻身国际龙头企业行列……

  多家接受采访的信托公司均表示,无论是从监管机构的鼓励方向上来看,还是从信托公司长久发展的策略上来看,回归信托本源、服务实体经济都是其重点转型方向。

  信托公司支持民营企业实践

  “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对民营企业的判断和部署上来,秉持‘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原则,向优秀民营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维护好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大局,更好地适应和满足民营经济发展的融资需求,支持湖北和武汉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在谈到金融机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时,国通信托相关负责人如是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从信托公司近些年的实践来看,主要体现在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投融资服务、支持企业转型升级等方面。比如,在提供民营企业融资服务方面,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国通信托支持多家世界500强民营企业存续信托融资规模突破1000亿元,其中包括支持工商企业700亿元,相比今年年初增长了32.4%,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2.5%;在支持民营企业转型方面,国通信托参与了绵阳京东方显示器件、光谷环保科技等重大项目,积极为九州通等地方知名民营企业提供快捷金融服务。另外,发挥产业基金助力民营企业作用,投资参与“瞪羚”型民营企业项目,已发起设立武汉文化产业基金和当代明诚现代服务业基金,在细分领域形成自有基金品牌,计划3年内达到60亿元至100亿元的规模。

  平安信托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权投资是直接融资的重要方式,该公司重点支持民营经济、中小创新型企业发展,助力中国天楹、美年健康、药明康德、汽车之家等企业发展成为行业“领头羊”。以美年健康为例,平安信托战略投资后从公司治理、战略提升、产业整合、业务合作等方面为该企业提供增值服务,助力美年健康在收入、估值等方面5年实现了数十倍的增长。

  信托公司还能做什么?

  民营企业需要怎样的金融服务?信托公司又能做什么?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一是信托公司可以参与地方政府的救助基金,通过募资、基金管理等形式协助地方政府帮助民企解决流动性困难。二是通过地方政府推荐、提供风险补偿等形式,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上述国通信托负责人表示,应充分发挥信托本源和投贷联动的优势,结合各类民营企业特点,不断优化服务流程,积极帮助企业拓宽融资渠道,破解发展资金瓶颈。同时,与民营企业携手推进普惠金融业务,充分发挥信托公司灵活、稳健的本源优势。据介绍,国通信托与百度金融、京东金融、大搜车等互联网机构在消费信贷、教育贷款、信贷资产证券化等方面开展广泛合作,普惠金融领域业务规模稳步上升,累计业务规模超过50亿元。

  平安信托认为,加大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求有效供给,缩短金融中介链条,通过投贷联动、股权投资、并购基金、定向增发、国企混改等多种综合金融解决方案,助力民营企业、中小创新型企业发展,为上市公司投融资需求提供服务。同时,替人融资、代人理财,还要做好其他配套服务。

  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金融机构是否对某一个企业投入债务融资支持,通常要考虑该企业的债务率、债务期限以及其他金融机构对该企业持续融资的信心。此外,信托公司要有自己的金融情怀和价值观,充分理解客户的心情和需求,并培养自己的人才队伍,提升金融服务能力。”

  期待更多元金融体系建设

  在采访中,多家信托公司均表示,民营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是经济发展中最具活力的增长力量。未来仍将深入研究民营企业融资需求,准确把握民营企业的发展特征,加强与民营企业的深度沟通和合作,发挥资本连接的纽带作用,努力成为民营经济持续发展的推动力量。

  袁吉伟认为,民企发展的问题不是新问题,要彻底解决问题还需要新办法和实质举措,其中金融改革和结构优化十分必要。

  在他看来,除银行外,我国各类非银机构发展相对滞后,金融市场还不成熟,建议加强更加多元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建设。一方面要适当发展各类民营背景的金融机构,实现不同所有制背景的金融机构直接竞争以及能够为不同所有制背景的企业提供服务;二是要发展更加专业化的金融机构,我国各类机构同质化发展比较普遍,未来需要规范区域金融机构、专业机构的发展,真正成为大型金融机构的有效补充以及实现特定产业导向的金融服务供给;三是要大力发展非银机构,满足多元化金融服务需求。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