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信托公司与金融科技:差异化赋能 创新中发展

  业内人士表示,信托公司的信息化建设要着力于客户拓展和业务深入,并在着眼客户及市场规模增长的同时,聚焦关键业务的资源投入力度,以信息化手段助力业务升级跨越。在财富管理领域,机构需定位于建设“以客户服务和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平台”,打造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服务和产品配置能力。

  信托公司与金融科技融合,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信托公司正在实践中探索。

  “我们的话题从商业银行、券商、基金、信托,到金融科技公司、数字科技公司,还包括美国的一家管理规模与科技能力均非常领先的资产管理机构,就是想从多维的视角去探究财富管理领域如何做数字化、智能化的转型。”在介绍《共建智能化财富管理生态圈——财富管理与金融科技的融合创新》(以下简称“报告”)出炉背景时,中国外贸信托总经理助理兼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卫濛濛告诉《金融时报》记者:“我们会问不同机构这样的问题:你们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如果和对方进行合作,最大的诉求是什么,你们的比较优势是什么。我们发现,金融机构与科技公司两种机构各有优势,在合作过程中能够发挥更大的效能。”

  科技赋能信托业务发展

  在卫濛濛看来,未来金融发展离不开科技赋能,科技的进步为金融业务发展带来无限可能。京东金融副总裁兼财富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周宇航也认为,传统金融机构拥抱新兴科技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增加收入,已经成为不可逆的一种潮流。

  中国外贸信托与京东金融研究院联合调研也发现,在财富管理日趋智能化的未来,越来越多的从业机构将凭借自身的资源禀赋,在数字财富管理产业链上找到自身的定位,强化核心能力建设的同时融合发展,共建财富管理的智能化生态圈。

  就科技给财富管理带来的创新趋动这一话题,周宇航说:“金融科技助推财富管理行业发展,财富管理机构也开始寻求技术驱动,在账户方面,对用户进行精准的定位和洞察方面,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前沿科技领域应在财富管理领域受到重视。”

  事实上,信托公司也在尝试通过金融科技带来业务的创新突破。以中国外贸信托为例,其近几年的科技投入持续增加,并在多方面进行信息化探索。比如在财富管理业务上,持续发展线上服务,通过金融科技更好服务客户;在小微金融业务方面,致力于打造智能化、共享和绿色的生态;在证券信托业务方面,搭建了私募基金清算的智能化产品服务体系等。

  再如,云南信托迈出了线上财富管理的第一步,其依托IT团队,自建惠泽财富微信公众号,通过这个最轻便、最常用的流量入口,独立开发了一套满足客户售前、售中、售后需求的一体化系统,形成整个认购的线上闭环。

  信托公司的前瞻性布局

  从金融科技公司的角度,周宇航认为,智能化财富管理生态圈是以科技为手段,连接产品、客户和数据,金融科技公司应提升对金融机构的数据和技术输出能力。

  卫濛濛表示,在财富管理智能化转型过程中,传统金融机构更应关注的是打造核心竞争力以及与未来发展趋势的融合,信托公司也应在金融科技方面进行前瞻性布局。

  据中国外贸信托首席信息官柳元鑫介绍,信息化建设有两个着力点:客户拓展和业务深入。信息化建设在着眼客户及市场规模增长的同时,要聚焦关键业务的资源投入力度,以信息化手段助力业务升级跨越。在财富管理领域,机构需定位于建设“以客户服务和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平台”,打造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服务和产品配置能力。

  以财富管理业务信息化建设为例,中国外贸信托分三阶段建设实现对客户的全面服务并提升财富管理业务在移动端的营销能力,包括建设财富客户APP,拓宽加深渠道端系统建设,优化用户体验;建设财富顾问APP,优化业务处理,有效支撑渠道端应用;重构中后台,探索大数据分析、用户画像、智能投顾等前沿技术,构建分析型客户关系管理系统。中国外贸信托小微金融业务信息化建设以“平台+数据”为根基,通过技术架构的升级换代,整合资源及能力,为B端客户(小微金融服务参与方)服务C端客户(借款人)赋能,以打造小微金融业务的全产业链价值体系。

  柳元鑫认为,未来的信托公司是金融云,服务终将成为核心竞争力。“信托作为一种最灵活的金融业态,具备多元化的产品创设能力,以服务机构和高净值个人客户群体。信托公司可以整合各方资源,运用包括金融服务、科技服务和数据服务的能力,去服务于不同的业态,在不同的细分领域取得自己的竞争优势。在金融云的构想下,科技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力,能否用数字化的手段、平台化的思路去接触客户,洞察客户的需求,最终实现以客户为中心,能够用大数据提高我们的决策和风控,提高我们面向细分领域的运营能力,都是摆在信托公司面前的难题,也是需要IT工作重点解决的问题。”柳元鑫说。

  双方合作前景与挑战

  参与报告调研及撰写的各方均认为,金融机构和科技公司的结合能够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通过数字化的场景、标准化的产品以及相匹配的风控模型,使场景和金融产品实现紧密衔接。合作中,双方必须准确定位自身,深入挖掘资源禀赋,追溯本源,围绕客户需求和痛点持续打造核心能力。

  在财富管理领域,双方可以在客户链接方面,借助数字化交互,强化客户拓展与服务;通过数字化洞察,形成客户需求画像,构建长期稳定的多层次客户体系;在产品链接方面,打造数字化财富管理产品创新体系;在数据链接方面,通过对交易数据、行为数据、交互数据等基础数据的积累识别运用,服务以客户为导向的智能财富管理生态圈。

  需要注意的是,金融科技在财富管理运用中也可能出现新的风险因素,比如道德风险、操作风险和监管风险等。据介绍,在报告调查问卷中,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线上操作存在风险是影响其客户体验的主要因素,而在财富管理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中,业务的协同、交叉、综合等特性易引发多重操作风险。

  此外需要密切关注监管动态。2017年5月成立的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科技委员会提出了对金融科技未来的监管思路,包括“对金融科技的技术发展是鼓励和支持的;新的技术不仅是监管的对象,更是监管的手段”。财富管理机构在利用金融科技开展融合创新的同时,需要密切关注监管动态,在监管的正确导向下,科技公司和传统金融企业间的合作空间会越来越广阔。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