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2017:信托业在强化监管中回归本源

  对于信托行业而言,2017年是充满变化与突破的一年。在这一年里,监管机构出台了多项与信托行业相关的指导意见,在延续了2016年以风险控制为监管核心的基础上,积极促进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创新业务的有序发展,推动行业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质。记者对今年涉及信托行业的几项重大监管政策进行了梳理。

  在今年出台的相关政策中,对信托业务影响较为深远的是央行等五部委11月17日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要求,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统一同类资产管理产品监管标准,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引导社会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更好地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发行资产管理产品募集资金支持经济结构转型和降低企业杠杆率;明确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强调金融机构应加强投资者教育,不断提高投资者的金融知识水平和风险意识,向投资者传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打破刚性兑付。可以看出,推动包括信托在内的资管业务回归本源是《指导意见》的核心。

  一直以来,刚性兑付问题都是信托行业争论的焦点,《指导意见》的出台,对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存在的刚性兑付情形明确提出惩处标准,这将进一步推动信托行业打破刚性兑付。此外,明令禁止开展通道业务也对信托公司产生了强烈冲击,信托业务转型升级压力倍增。不过,长远来看,《指导意见》有利于信托行业长期健康发展。

  在此之前,备受行业瞩目的《信托登记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于8月25日正式下发。《办法》遵循“集中登记、依法操作、规范管理、有效监督”四项原则,建立起全国统一的信托登记制度,完善信托行业信息披露,保护信托当事人合法权益,是促进信托业务更加规范开展、完善信托制度建设的重要一步。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办法》规定于9月1日起正式实行,但监管层特别设置了3个月过渡期,给予信托公司一定的缓冲空间,确保信托登记工作稳妥进行。

  在《办法》出台之前,银监会还联同民政部于7月10日共同发布了《慈善信托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对慈善信托的设立、备案、财产的管理与处分、变更和终止、法律责任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界定和规范。其中明确指出,“慈善信托财产及其收益应当全部用于慈善目的”以及“慈善信托的受托人除依法设立的信托公司或依法予以登记或认定的慈善组织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慈善信托’等名义开展活动”,防范非法集资与洗钱风险。

  在今年1月初,银监会下发了《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办法》(以下简称《评级办法》),进一步对信托行业加强监管,推动机构自律,为同业合作提供参考。《评级办法》显示,对于获得不同评级结果的信托公司给予不同的业务准入标准。从长期来看,在信托业务创新转型压力增大的情况下,评级结果将对信托公司的转型发展产生深刻影响。

  此外,监管层今年还发布了两个与信托公司相关的通知,一个是财政部与税务总局发布的《关于资管产品增值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17〕56号),另一个是《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财预〔2017〕50号)。

  《关于资管产品增值税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对包括信托公司在内的资管产品——资金信托(包括集合资金信托、单一资金信托)、财产权信托等,按照3%的征收率缴纳增值税,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另外,在《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中,对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参与PPP项目、设立政府出资的各类投资基金明确提出四个“不得”,即“不得以任何方式承诺回购社会资本方的投资本金,不得以任何方式承担社会资本方的投资本金损失,不得以任何方式向社会资本方承诺最低收益,不得对有限合伙制基金等任何股权投资方式额外附加条款变相举债”,为信托计划参与PPP项目划定了“红线”。

  从今年出台的各类指导意见与通知中不难看出,进入“强监管”时代,随着信托业务潜在风险逐步显露,监管层在积极引导信托创新业务合规、有序发展的同时,围绕防范金融风险这一核心,重点完善信托行业制度与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检查与整改力度。可以预见,信托公司未来在公司经营、业务规划、项目设计、信息披露等方面将面临一系列更加严峻的挑战。

  不过,上述监管新规对于信托行业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有助于信托公司增强尽职意识,提升投资者的风险识别能力。在合规的前提下,加大对创新型信托业务的发展力度,平衡好创新与风险之间的关系,积极服务实体经济。

责任编辑:y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