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防范系统性风险

审慎合理评估系统重要性银行

  为完善我国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框架,建立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与识别机制,近日,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公布了《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评估办法》),并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专家表示,《评估办法》有利于我国防范系统性风险,我国在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指标设置上可参考海外经验。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评估办法》答记者问时表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逐渐成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其中,加强中央银行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是强化宏观审慎管理、维护金融稳定的重点领域。目前我国金融业总资产300万亿元,其中银行业总资产268万亿元,在金融业总资产中占比达89%。考虑到银行业在我国金融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等4家银行均已入选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Bs)名单,且国际组织和主要经济体在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和监管方面经验较为成熟,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制定了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D-SIBs)评估办法,并以此为基础制定附加监管规定,也为后续系统重要性保险、系统重要性证券业机构实施细则制定奠定良好的基础。

  “我国金融机构正呈现经营混业化、集团化发展趋势,存在可能引爆系统性风险的事件和因素。”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特约研究员徐超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若不能有效予以化解,不排除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针对这些情况,金融监管部门积极制定相关监管政策,《评估办法》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

  在安永(中国)企业咨询有限公司金融服务风险管理合伙人叶晓蓉看来,我国银行系统确已积累了一定的风险,《评估办法》的颁布有利于加强对银行系统的监管。“银行业系统性风险是指由经济周期、宏观经济政策变动、外部金融冲击等风险因素引起的一国银行体系发生激烈动荡的可能性,这种风险具有较强的隐匿性、积累性和传染性。同时,系统性风险不能通过一般的风险管理手段相互抵消或者削弱,即系统性风险只能防止其积累和爆发,但不能根本消除。”叶晓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当前需要注意的主要风险点有二。一是宏观经济的变化可能对金融体系产生系统性冲击。近年来,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部分传统产能过剩行业的利润率下滑,资金周转放慢,银行业不良贷款占比明显上升,债券市场违约事件时有发生,来自实体企业的违约风险传导到金融体系内部,进而引发金融风险。当前,金融不良资产、债券违约、房地产泡沫等风险均可归为此类。”叶晓蓉指出,事实上,此类金融风险一直存在,只是此前经济高速增长掩盖和对冲了部分风险。

  “二是国内金融体系自身演化中逐步累积的风险。近年来,我国信用规模扩张较快,而民间投资增速放缓,大量资金滞留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导致风险在金融体系内部累积。此外,同业业务、表外理财、非标资产、交叉性金融产品等‘影子银行’业务也造成资金空转,进一步削弱了金融体系自身的稳定性。”叶晓蓉进一步表示,“一方面,金融机构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而复杂,风险在不同机构、不同市场、不同行业、不同地区之间的传染和共振效应,可能导致风险的急剧放大和扩散。另一方面,前几年网贷等新兴互联网金融业务爆发式增长。相关风险的累积,逐步演化为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来源。”

  评估须审慎合理

  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那么,我国在设立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指标时,有哪些国外经验可以借鉴?

  “在评估指标方面,我国采用了规模、关联度、可替代性及复杂性四个一级指标,将国际评估指标中第五项‘跨境债权债务指标’并入复杂性指标。同时,考虑到我国金融行业特点及监管需要,对部分二级指标进行了替换,分别是‘可替代性’指标下的‘境内营业机构数’、‘复杂性’指标下的‘非银行附属机构资产总额’和‘理财业务余额’。”叶晓蓉表示,“在计算规则方面,国内银行系统重要性得分计算和国际上采用的方法基本一致。我国对系统重要性得分阈值划分、分组、评估流程和方法上预留了足够的空间,监管部门可在必要时进行调整。基于试算结果,国内监管对阈值的设定符合实际情况,能够获得比较合理、有效的评估结果。”

  徐超指出,从《评估办法》来看,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采用的方法是定量和定性相结合,一些指标的设定主要参考了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方法以及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2012年发布的《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框架》,与美国、澳大利亚、欧盟等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评估指标基本一致。

  “不过,在评估指标具体细节的设定上,《评估办法》与国外仍有所不同。例如,澳大利亚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定量指标还包括‘境内敏感度’指标。”徐超表示,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在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确立方面设置了比较详尽的指标,或可借鉴。据悉,美国金融稳定委员会在确定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时,需要考虑11个法定因素,包括银行的杠杆倍数;银行表外风险暴露的程度和性质;银行与其他重要非银行金融公司和银行控股公司的交易范围及性质;银行对家庭、企业、州和地方政府的信贷来源的重要性以及对美国金融体系流动性来源的重要性;银行对低收入者、少数族裔或服务欠缺社区的信贷来源的重要性,以及该银行失败会对上述人群获得信贷的影响;银行管理而非拥有资产的程度,以及管理资产的所有权分散程度;银行业务的性质、范围、规模、集中度、相互关联性及组合情况;银行已受一家或多家主要金融监管机构监管的程度;银行金融资产的数额和性质;银行负债的数量和种类,包括对短期融资依赖程度;其他风险相关因素。

  虽然《评估办法》对识别系统重要性银行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但徐超指出,相关部门应关注三个问题。首先,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SIFI)过度评估和识别不足都会有负面影响。评估不足会漏掉真正的SIFI,削弱监管政策的效果;过度评估则将增加监管成本并降低金融效率,直接损害金融和经济发展的活力。其次,系统性风险是动态变化的,金融网络中任何初始因素的变化都会引发“蝴蝶效应”。因此,评估系统重要性银行必须充分考虑各因素的动态变化,不断评估新的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来源。最后,在向社会公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名单后,可能强化相关银行“大而不能倒”的地位,并刺激其进行冒险行为。因此,如何处理相关信息,将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道德风险降至最低,以保证金融体系在稳定和发展中找到平衡,比评估系统重要性银行更为关键。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