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个人破产制度呼之欲出

“欠债还钱”不再“天经地义”?

  我国的破产法此前仅涉及企业而不涉及自然人,因此被称为“半部破产法”。近日,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了由1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简称《方案》),其中提出“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符合条件的消费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有消息称,个人破产制度将试点先行,下半年有望在个别地区启动试点。那么,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原因有哪些?实施过程中可能存在哪些难点?是否会鼓励合法逃债保护“老赖”?

个人破产制度建设迫在眉睫
  什么是个人破产制度?有专家介绍,个人破产是指作为债务人的自然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由法院依法宣告破产,并对其财产进行清算和分配,或通过和解程序、债务清理计划等进行债务调整与清偿,并在破产程序终结后对其未能清偿的符合法定条件的债务予以豁免的法律制度。
  一直以来,业界都有一种说法,认为我国只有“半部破产法”,破产法只适用于企业,不适用于个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在“《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的意义与突破”一文中提到,“我们常说‘半部破产法’,就是缺少了个人破产法,个人破产法的制定将是对我国破产法体系的重要补充。”他表示,对那些“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更要有债务豁免机制。通过建立健全自然人破产制度,能够给予债务人重新开始的机会,清理市场信用垃圾,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
  为什么要建立个人破产制度?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市破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徐阳光参与了《方案》的起草和论证工作。他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个人破产制度是一个国家破产法律制度的应有之义。从地位和作用看,个人破产制度与征信制度、担保物权制度并列在世界银行界定的金融基础设施范畴之内,不亚于企业破产制度的重要性。在经济社会活动中,企业组织行为由若干个自然人的行为通过一定方式组织起来,在企业经营活动中,难免存在个人连带保证责任产生;在企业组织之外,个人也是从事商事行为和消费行为的重要主体,有对破产制度的现实需求。此外,近几年,大量P2P、私募机构负责人跑路,也进一步反映了个人破产制度建设的紧迫性。”

个人破产制度的保护对象
  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有利于对企业法人和自然人实行同等的法律保护。那么个人破产制度具体保护哪些人?个人申请破产后,是否意味着欠债就不用还了?
  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涂龙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个人破产制度最初的出发点是保护‘诚实而不幸’的人,即对债务人在正常交易(诚实)过程中发生的意外风险(不幸)持宽容的态度,对由此产生的超过其责任财产的债务予以免除。个人破产制度本质上兼顾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的利益。”
  “个人申请破产后并非获得免责,更不等同于‘逃废’个人债务。对于可免责的债务,有的国家明确规定以偿还部分债务作为免责的条件,有的则是对债务人在破产程序终结后的一段时间内(通常持续3-5年)的经济生活进行限制,通过事先确定的债务调整方案或者清偿方案来调整。”涂龙科指出,以我国香港地区为例,破产人的破产期间为4-5年,在住房方面,破产人最长可以居住在其所有的房产内12个月,期满后破产人必须腾退后交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将其变现偿还债务。在日常生活中,破产人除保留必要的日常生活开支外,其他全部收入均应交付给受托人用于偿还债务,破产人也不得有任何高消费行为。
  “很多国家的个人破产制度都设计有免责条款,但并不意味着只要个人申请破产,欠债就不用还了。国外立法经验告诉我们,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免责;不是所有债务都能被豁免。对于可免责的债务,有的国家明确规定以偿还部分债务作为免责的条件,有的则是对债务人在破产程序终结后的一段时间内(通常持续3-5年)的经济生活进行限制,也称之为失权期或良好行为期。”徐阳光同样认为。

是否会为“老赖”逃债“背书”?
  徐阳光认为,“个人破产制度的制定和实施,可能会存在一些难点,比如财产登记制度不健全、现金交易管控不严等,可能会出现债务人转移隐匿财产、逃废债务的行为。这需要在立法起草过程中进行认真的研究和论证。”
  “我国对于普通公民的个人财产申报没有强制性,如果赋予没有个人财产申报的公民破产能力,一方面,很难掌握破产个人财产的真实情况。另一方面,债务人能够隐藏繁重债务的财产状况,使更多债权人利益无法得到保障。此外,难以区分无偿还能力和无偿还意愿。在我国存在‘老赖’的情况,其实质是指有偿还能力却无偿还意愿的个人,目前而言,无法对其进行准确区分;虚假破产、恶意逃避债务等行为几乎是同破产制度的诞生与发展相伴相生的。”涂龙科指出。
  针对上述实施难点,个人破产制度是否会成为“老赖”逃债的工具?“企业破产制度在实施过程中,会在个别案件中有逃废债务的情况,但不能由此否定企业破产制度的价值和实施所取得的成绩。个人破产制度也是如此。我们当然会尽可能地设计有效的规则来打击逃废债务现象,但也无法确保不会出现任何逃废债务的行为。不过,我们不能因噎废食,需要看到个人破产制度的规范功能、免责功能和制度背后浓厚的人文理念,尽快启动个人破产立法。”徐阳光进一步指出,个人破产立法在起草过程中,具体可从以下几方面防范“老赖”逃废债行为。第一,设置科学合理的破产原因,包括当事人申请破产的条件和法院据以启动破产程序的条件。第二,建立科学合理的破产撤销权制度、无效行为制度,对债务人在破产程序之前的非法转移财产、隐匿财产的行为,以及偏袒性清偿行为进行有效打击。第三,设置严格的免责条件和免责程序,防止免责制度的滥用。第四,设置严格的失权与复权制度。我国法院实施多年的执行程序中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限制高消费制度可以作为现实的制度基础,同时参考国外在这方面的立法经验。第五,设置多元化的追责机制,包括规定必要的刑事责任来打击逃废债务的行为。第六,建立专业化的破产审判队伍和破产管理人队伍,以保证每一个破产程序能够规范、高效运行,避免程序的拖延和各种不规范行为的发生。
  另外,涂龙科也认为,个人破产法可从几方面加以规范。“一是以个人财产申报为适用前提,既可以使债权人在经济活动中充分利用个人财产申报信息对其个人财产作出准确评价,也可以对破产个人是否属于‘老赖’进行准确认定。二是限制个人破产免责制度的滥用、建立人格破产制度,避免个人利用该制度逃避偿债责任。三是健全个人信用管理监督系统。同时,设立较高的个人破产申请门槛。在个人破产制度创立初期,应考虑到我国信用体系建设仍在起步阶段、社会诚信环境有待强化、个人债权债务纠纷数量庞大、司法系统未完全做好应对准备等实际情况,设立较高、较严格的申请门槛。”
  “个人破产制度建设总是会遇到很多困难,但‘办法总比问题多’。而且,有些问题如果不启动个人破产立法,总是难以推动解决,相反,一旦启动个人破产立法,反而可以倒逼相关配套制度的改革与完善。目前,最难的不是制度设计,而是对破产制度的认识和观念的转变。其中,‘谈破色变’、‘破产就是逃废债’等一些错误观念必须扭转,当然,个人破产制度的实施也可以倒逼这种观念的转变。”徐阳光表示。
责任编辑:毛晓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