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滴滴再出命案敲警钟

共享经济: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编者按:5月,河南郑州空姐被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8月,浙江温州乐清市女孩赵某殒命滴滴顺风车。三个月内两起命案,让滴滴成为众矢之的。正如交通部表示,新业态在给百姓出行带来新体验的同时,也存在驾驶员和车辆不合规、数据传输不实,以及侵害消费者、驾驶人员权益等问题。事实上,不单单是滴滴一家平台,由此延伸到整个共享经济领域,如何有效监管,防止悲剧再度发生,值得各方深省。

  监管欠缺力度 法律惩处滞后

  共享经济亟待“共享监管”

  ■ 记者 戚奇明

  5月,郑州空姐遇害。8月,乐清女孩遇害。三个月内发生两起命案,既使滴滴顺风车业务成为众矢之的,也引发舆论众议如何对共享经济进行监管,如何对共享经济平台出现的问题进行整改,以防止悲剧再度发生。

  共享经济两大问题

  乐清女孩遇害后,滴滴8月25日下午发布声明称,已探望被害人家属,会承担赔偿责任。同时,不论有无法律责任,滴滴都会按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的三倍予以赔偿,且会进行自查自纠,及时公布结果。

  对于滴滴此番声明,网友的态度基本一致,那就是“不接受”!很多人表示,为“保平安”,已删掉手机上的滴滴软件。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滴滴在声明中提到‘给出法律标准的三倍赔偿’,引发群众不满。之所以会这样,本质上仍是相关法律法规惩处机制滞后,不仅造成平台某种程度上‘有恃无恐’,还可能导致其整改不彻底。”

  付一夫认为,从郑州和乐清这两起滴滴案件可以看出,目前共享经济主要暴露两大问题:一是有不可回避的安全隐患,二是资本的逐利天性加剧了风险。“表面上,共享经济是对闲置物品和服务者的重新整合与高效利用,其中免不了人与人的接触,因此绕不开人性因素。对共享经济平台来说,将自身的风险外部化是主要问题。虽然大多数平台是轻资产运行,省去传统行业大量以风控为前提的必要成本投入,却让人性的‘罪恶’有了生长空间,将可能产生的风险交给社会来承担。”

  付一夫进一步表示,“对资本而言,包括滴滴在内各种共享经济平台都是其获取利润的重要手段。为追求市场的头部地位以及利润快速增长,平台难免更重‘利’,不重‘义’。如滴滴为了发展,更倾向于尽可能多地招募司机,而未严加审核司机资质。如此一来,一些低素质者加入行业,加剧了违法犯罪风险的累积。”

  付一夫指出,目前有关部门对于共享经济的监管欠缺力度,法律惩处也较滞后。譬如,针对共享出行这种新兴业态,不仅我国,不少国家都纠结于其是否合法等层面,却对平台安全性的管理滞后,以及对用户人身财产安全不够敏感。

  法律监管更具约束力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终于意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有意进行战略整改。8月28日晚,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总裁柳青在署名公开信中称,滴滴出行将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程维还表示,平台将新投入1.4亿元专项资金加强安全客服团队建设,下决心摒弃客服外包模式,年底前将自建客服中心扩展至8000席。在所有展开业务的地级以上城市,以办事处形式尽快全面申请,办理网约车与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年底前在不低于一百个城市完成办理工作。

  而据不完全统计,近期北京、深圳、南京、贵州、天津、广州、苏州、武汉、重庆、长沙、海口、兰州、三亚、成都等地相关部门对滴滴进行约谈,提出把乘客安全放在首位,落实主体责任;加快推进网约车合法化进程,依法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停止接入不合规车辆、人员,并清除平台上所有不合规车辆、人员;禁止借顺风车名义行非法营运之实等要求。另据滴滴出行微信公众号消息,为保障出行安全和司乘双方合法权益,滴滴于9月4日启动了安全大整治。即日起,乘客端原“紧急求助”功能升级为“一键报警”。

  对此,付一夫认为,共享经济平台发生的违法犯罪事件给每个人都敲响了警钟。不仅平台要负责,同时也离不开各方共同努力。一方面,有关部门需加大对平台的监管及惩处力度。“唯高成本惩处,才能治标治本。相比平台自我监管,法律监管更具约束力,有关部门应对共享经济行业提出更严苛的监控标准、更严厉的惩罚措施,让平台一改为了增长而不顾安全建设的惯有思维。而且,具体措施不应局限于资金处罚,还可从限制平台运营、下架App等入手,让其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此外,有关部门不能完全依赖平台自查,而需深入参与,做好事先预防工作,并与平台建立合作机制。毕竟网约车这样的平台企业已超越单纯的赚钱范畴,而是更多扮演出行基础设施服务商的角色。”

  付一夫进一步指出,共享经济平台本身也应转变经营思维。“考虑到自身的市场地位、所占份额与业务体量,个别平台已拥有足够的垄断地位,倘追求增长却无视安全隐患,不仅得不到舆论支持,还会令经营与名望受损。因此,平台企业应将自身定位为社会公共体系的一部分,承担起更大的社会安全职责,而不单单以追求盈利为目标。”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共享经济的监管核心是共享监管,具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数据共享,即监管部门和企业要建立数据共享的长效机制,不但企业的数据要共享给监管部门,后者的数据也要共享给企业。这样才能实现共享经济的良好监管,不至‘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二是技术共享,即企业要将技术共享给监管部门,实现监管的科技化。如报警过程中,能同时接受到车牌号、地理位置等信息。三是规则共享,如企业建立的一些惩罚规则,可与监管部门共享。”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