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警惕“网络红包”的法律风险

  近几年,除了各路商家、行业巨头发放实体红包外,亲朋好友间也用手机发红包、抢红包,并成为了一种新的时尚和习俗。

  2月5日,支付宝在官微上发布消息称,今年春节,支付宝用户可以通过4种方式获得福卡。同时,腾讯QQ也公布了2018年春节“走运红包”新玩法,用户每走100步就能获得一个抽红包机会。可见,春节“红包大战”已经打响。那么,网络红包是否存在隐患?又蕴藏着哪些法律风险?

  存在贿赂风险

  据了解,网络红包与传统红包最大的区别在于,网络红包不需要与接收人见面,也无须征得对方同意即可发送。发放网络红包的金额可大可小,也可以多次发放。因此,网络红包不仅是现金的馈赠方式,也是各种商业组织促销的最佳手段。但是,网络红包具有“附赠”的性质,即通过向消费者无偿提供一定数量的红包现金来引诱其产生交易。因此,“网络红包”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实施商业贿赂的最好方式。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达晨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兴发向记者表示,网络红包存在一定的贿赂风险。虽然微信红包一次性只能发放200元,但刑法中对于行贿罪的金额认定是累计相加,所以只要总金额达到标准就有可能构成行贿罪。

  另外,有法律界人士提醒,一般朋友间抢红包并不在法律的规制范围内,但是有些人利用微信群建立网络赌场,通过制定多种多样的抢红包规则,从而演变成一种新的赌博形式。

  钓鱼红包涉嫌欺诈

  记者还了解到,虚拟网络在提高人们生活幸福指数的同时,也植入了欺诈的法律风险。例如,2014年“陈光标事件”就是套用微信红包进行钓鱼而发生欺诈风波。除上述伎俩外,植有木马程序的红包更具有技术性与隐蔽性,如需要输入收款人信息的红包、AA红包、需输密码的红包、分享链接的红包等。

  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向记者表示,欺诈是通过掩盖事实或捏造事实的方式,使被欺诈者在行为的判断上发生错误认识。法律不可能去保护一个“恶的行为”,欺诈无效果是对欺诈行为理所当然的评价。对此,我国《民法总则》列举的无效民事行为就包括欺诈,《合同法》则将该行为的结果予以说明:损害国家利益者,为无效行为;非国家利益者,则为可撤销行为。在法理上,虽然因钓鱼所取得的微信红包不受法律保护,但是,善后性的救济仍不可避免地会增加被钓鱼者的维权成本。

  或涉嫌逃税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税法规定,取得偶然所得的个人为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义务人,应依法纳税;向个人支付偶然所得的单位为个人所得税的扣缴义务人。不论在何地兑奖或颁奖,偶然所得应纳的个人所得税一律由支付单位扣缴;偶然所得以收入金额为应纳税所得额,纳税率以20%计算。“对于人们常说的1万元起征点,是专指个人购买福利、体育彩票(奖券)一次中奖收入不超过1万元(含1万元)的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一次中奖收入超过1万元的应按税法规定全额征税。”

  董毅智还表示,网络红包是互联网创新的产物,既然是创新,就肯定会存在失误和风险。对创新导致的失误和风险当然要有包容的态度,但是,这种包容绝不能突破法律的底线。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