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美股“闪崩”挑战投资者心理

  历经九年牛市的美股突然“闪崩”:北京时间2月5日凌晨收盘,标普500指数收跌113.14点,报2648.99点,跌幅4.10%,创2011年8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随即,港股、A股、日韩股市普跌。之后,美股又现反弹,北京时间2月8日凌晨收盘,道指跌19.42点,报24893.35点;标普500指数跌13.48点,报2681.66点;纳指跌63.90点,报7051.98点。此次股市动荡,究竟是危机的预兆,还是正常的调整?

  美股确实到了调整的时刻

  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廖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美股这次调整有几个原因。首先,之前美股连续上涨且涨幅较大,股指明显高于其他主要市场,其中存在相当程度泡沫,因此需要调整。其次,市场之前普遍预期今年美联储加息三次,现在很多人预期加息四次,加息预期提升会带动国债收益率提高。美股调整前几日,美国10年期基准国债价格收益率一度突破2.7%,创近四年来新高。买美股较贵,而国债收益率上升,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开始重新选择方向,也会一定程度引起美股动荡。”

  廖群指出,“经济表现强劲,企业效益会更好,美股还应上升;而经济表现强劲,加息次数会增多,美国国债收益率会随之上升,进而给美股造成压力。按这样的逻辑,经济表现好或不好都对美股造成影响。因此,美股确实到了调整的时刻。”

  至于美股调整引发全球股市下跌,廖群表示,美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其股市是全球最大市场,因此美股下跌会带动其他股市下跌;虽然世界经济在上一次金融危机后还处于复苏过程中,但股市跟着美股积累了不少升幅,因此遇到突发情况,泡沫会随之破裂。不过,各国经济普遍发展较好,所以这次股市动荡暂时没发展成金融危机的程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何代欣对记者表示,从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看,发展都相对稳定,势头较好,中国2017年GDP达13万亿美元,美国达19万亿美元,两国经济增长占世界比重非常高。但经济基本面较好,不代表资本市场不会有大波动。“一则,资本市场比实体经济敏感。二则,资本市场有自身决策方式和行为模式。”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部主管章俊指出,从本次美股调整对A股影响来看,A股市场与全球资本市场的联动性依然较强,且去年和今年中国经济基本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经济复苏。因此,无论从市场还是经济层面,短期内中国和全球都难言“脱钩”。在外部确定性不可控的情况下,只能提升内部确定性来应对。从历次全球经济危机经验来看,风险意识较高并在经济和金融政策层面提前作出应对的经济体受到的冲击较轻,反之则会在危机中受到重创,轻则短期经济陷入严重衰退,重则会在中长期内影响经济转型进程。就我国而言,从2017年初政府开始加大金融去杠杆力度,到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范重大风险列为三大攻坚任务之首,都反映了目前中央和监管层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外溢效应的预判和防患于未然,本质上是通过提升内部确定性来应对外部不确定性。

  对投资者心理影响更大

  何代欣对记者表示,美股大跌引起全球金融市场尤其股市波动,是过去一年多以来,全球金融市场或以美股为主的股市持续上行过程中遭遇的突发事件,可能对很多方面造成不同程度影响。

  “如果股市波动只是突发事件,则对债市影响有限;若波动进一步增大,波及整个金融市场,债市所受影响会较大。”何代欣表示,此次股市动荡最大的影响,可能是对投资者信心和心理上的冲击,“美股波动对中国及整个亚太股市影响较大。A股市场整体情绪非常慌张,虽然美股反弹后,投资者情绪稍好一点,但市场不稳,导致避险情绪仍较高。这次调整提醒投资者应理性看待股市,之后投资者可能会寻找其他更好的投资领域。同时,股市动荡给投资者更深刻警醒,一方面提醒2008年股灾或全球性金融危机有再度降临的可能;另一方面,可回溯1998年的互联网经济周期阶段性破裂。此次股市动荡也发生在互联网经济上行过程中,这就提醒投资者,新一轮互联网推动股市上涨的周期是否见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何代欣指出,此次股市动荡与之前爆发金融危机时的情况存在相同点——均发生在信息产业。“人类进入信息化为主导的产业,信息化对生产生活方式带来很大变化,由此带来金融活动方式及金融思维的变化。相当一段时间里,互联网企业在没有盈利、目标产品不成熟及顾客群不稳定的情况下,受到投资者青睐,这在传统股市、融资市场中都难以看到。虽经多轮投融资,投资者对互联网企业的认知比以前理性很多,但之前累积的风险并没释放,因此,这次股市调整过程是不是也可看作互联网经济周期风险释放的过程?”

  那么,互联网经济周期风险中,是否包括虚拟货币因素?何代欣表示,由于各国央行对虚拟货币持谨慎态度,削弱了虚拟货币所占风险的比重。此外,此次股市动荡发生在量化操作背景下,何代欣认为,运用电算化进行大资金运作的情况虽然早已有之,但出现过很多“乌龙指”事件。因此,要加强对电算化或计算机交易的管控,总结经验教训。“计算机已发展到相当先进的程度,但交易员或决策层仍要考虑机器的不确定因素,要实时监管,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负面影响。”何代欣还指出,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美元却在贬值,这种罕见的情况与美股下跌是否有关,尚需进一步观察研究。

  章俊则指出,近日美股大跌导致全球市场大幅调整,基本上反映了全球经济复苏进入下半场后,伴随着全球流动性盛筵进入尾声,投资者对风险的敏感度开始显著上升。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在2017年四季度曾指出,“全球投资者显示出来的过高风险偏好(VIX低位徘徊)与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不符,风险事件可能会触发市场较大的调整。”章俊认为,全球资本市场经历本次调整后,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会回归正常化,反映在VIX指数的中枢会明显上升,且波动性会有所加大,但这更贴近全球经济复苏进入下半场以及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基本面。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