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现金贷重拳整治“正当其时”

  近日,“经由”一份《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监管层终于为长期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现金贷正式“定调”,明确统筹监管,并将开展对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

  该鼓掌吗?那还用说!要知道,央行行长周小川早就撰文指出,“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金融为名,行庞氏骗局之实,线上线下非法集资多发,交易场所乱批滥设,极易诱发跨区域群体性事件。”

  周行长此言绝非空穴来风,因为确有一些互金企业,明里打着“普惠金融”旗号,暗地却“反其道行之”。一如现金贷,其头顶向来被“庞氏骗局嫌疑”的“光环”所笼罩,越来越像一个“坑”!

  瞧,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民间借贷年利率24%以下支持、36%以上不予保护。

  但据相关统计,78家比较知名的现金贷平台,实际平均年化利率为158%,更有甚者竟达598%。之所以如此“骇人”,盖因随意定价、罚息极高等现象普遍存在。如媒体曝光某现金贷产品,借款1000元,期限14天,要提前收取利息和费用150元,到账金额850元,到期仍须还1000元。算下来,年化利率高达391%。倘若逾期,每天还要额外收取2.5%费用。

  试想,“取道”现金贷解决消费、缴税、交话费等“临时周转问题”的,多为在校生、啃老族、失业者等低收入群体,如此“嗜血”利率,有何颜面自诩“普及大众”?既然视最高院明令如“无物”,现金贷岂能不管!

  再瞧,今年4月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

  但现实是,从深更半夜打电话骚扰谩骂借款人,到威胁将借款人的照片放在网络上传播;从编造谎言或诅咒短信发给借款人的亲友,到还款期未至就强行从借款人账户扣款,凡此种种,始终未见消停,凸显现金贷“和谐”表象之下,所隐藏暴力涉黑的“阴暗面”,如此“嗜血”催收,有何颜面自诩“惠及百姓”?既然视银监会明令如“无物”,现金贷岂能不管!

  除了上述两大主要“罪责”,多头借贷、过度授信、风控极差、坏账率极高,种种有关现金贷的负面舆情不断倍增。这种情况下,监管层重拳出击可谓“师出有名”!

  由此我们看到,针对“嗜血”利率,《通知》要求各类机构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针对“嗜血”催收,《通知》要求各类机构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均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针对多头借贷、过度授信,《通知》要求各类机构不得以任何方式诱致借款人过度举债,陷入债务陷阱。

  显然,对于现金贷,监管者这次确是有目的且有备而来,彰显“对症施治”之“功力”。

  当然,新政的要义并不止于“整治”,还在于“疏堵结合”。因为《通知》既就现金贷作出“四无”(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定性,但也肯定其“在满足部分群体正常消费信贷需求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这就意味着监管层不是对现金贷简单粗暴地“一刀切”,而是只将那些未经批准从事非法放贷业务的机构列为“精准打击目标”,监管层的意图还是要通过规范引导,促其回归金融本质,在服务长尾人群方面发挥应有作用,实现良性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近日对《通知》进行官方解读时表示,下一步,监管部门正在考虑修订2008年出台的小贷公司监管规则,不同业态的金融市场应该具有相当的公平性。在互金专项整治的方向上,央行与各部门将实施统筹监管,对普惠金融必须要有约束,对于现金贷行业导致的问题,机构纠偏与行为纠偏并重。

  的确,包括现金贷在内互金行业的稳健运行,既离不开各领域平台“自重自爱”,合规运营,也离不开监管层正确的政策指引,“赏优罚劣”。《通知》的出台,只是一首“序曲”,“好戏”还在后头!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