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现金贷强监管“靴子”落地

  现金贷“监管靴子”终于落地了!12月1日晚,央行联合银监会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称“《通知》”),对网络小额贷款开启了全面的清理整顿工作。业内人士认为,监管内容比市场之前的预期更加严格,行业空间进一步被压缩。不过,在强监管背景下,对于持牌的消费金融机构来说,或迎来发展机遇。展望未来,合规发展和科技创新才是消费金融发展的出路。

  全面清理整顿工作开启

  此次央行联合银监会下发的《通知》规定,将严格规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逐步压缩存量业务,限期完成整改。

  根据《通知》,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活动,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同时,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各类机构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各项贷款条件以及逾期处理等信息应在事前全面、公开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关风险。

  此外,《通知》还强调,“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单笔贷款的本息费债务总负担应明确设定金额上限,贷款展期次数一般不超过2次。各类机构应坚持审慎经营原则,全面考虑信用记录缺失、多头借款、欺诈等因素对贷款质量可能造成的影响,加强风险内控,谨慎使用‘数据驱动’的风控模型,不得以各种方式隐匿不良资产。”

  而在催收方面,《通知》也明确,各类机构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均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

  与此同时,银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在中国银监会近期重点工作通报会上针对现金贷监管问题解释称,现金贷业务作为近年来通过互联网在我国快速发展起来的新型业务模式,在满足部分社会群体正常的消费信贷需求方面也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在业务发展过程当中,一些开展现金贷业务的机构也进入一些灰色地带,出现了诸如高利借贷、暴力催收、滥用个人信息、监管套利等问题。此外还有一些机构无牌经营、涉嫌非法放贷,这些都造成较大负面影响,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此前银监会已将P2P网贷机构开展现金贷业务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下一步现金贷业务会被纳入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范畴,相关整治要求将于近期形成文件下发。

  冯燕进一步表示,现金贷业务复杂,涉及机构主题较多,下一步将要按照疏堵结合、标本兼治的原则,多管齐下综合治理。

  首先,在机构层面,主要从纠偏网络小贷、规范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行为、完善P2P现金贷业务监管、打击取缔非持牌放贷机构等四个维度来进行规范。同时将按照问题导向原则,采取负面清单形式管理。

  其次,在业务层面,主要降低高息费、打击不当催收、严禁多头借贷、以贷养贷推高杠杆和加强客户信息保护等方面进行规范,从这些方面提出原则性要求和风险底线,尽快遏制现金贷无序增长势头……

  行业面临大洗牌

  所谓现金贷,通常指无交易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和无客户限定的小额资金出借业务,它的特点是金额小、期限短、利率高、无抵押。在《通知》出台后,业内人士对本次新规进行了重点解读。

  “整体上看,《通知》的内容比市场之前的预期更加严格,一是对现金贷的定义更加宽泛,‘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的消费贷业务均在此次整顿范围之内;二是强化36%的政策红线,行业之前期待政策层面针对小额现金贷区别对待的期望落空,且明确要求平台应展示年化综合资金成本;三是明确要求暂停发放符合现金贷特征的网络小额贷款,这也是之前市场所没能预料到的。而其他诸如持牌要求、资金来源监管、杠杆率监管、助贷监管等方面则与市场之前的预期基本一致。”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也认为,此通知比较全面地对现金贷业务进行了规范,基本在预期之内,包括了资格监管、业务监管和借款人适当性监管,并给了存量逐步退出的安排。具体来说,有以下特点:第一,对于现金贷并未做严格定义,指具有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等特征,言下之意,目前小额信贷业务都需要符合此类要求,范围比较大。

  第二,对综合费率、收费方式做了明确要求,借款人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即年化综合费率不能超过36%。这意味着超短期小额的信贷业务将明显失去市场。

  第三,宣告目前的助贷兜底模式将不可继续,助贷机构兜底提供资产给金融机构、P2P等被禁止,未来这类助贷机构需要持牌,转P2P或转型为纯金融技术和信息服务商。

  关于降低高额息费方面,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也向记者表示,目前,部分现金贷机构依靠“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的方式扩张较快,而最高人民法院对民间借贷利率有明确规定:对民间借贷利率24%以下支持、36%以上不予保护。此前,一些机构试图用“率”改“费”的方式逃避监管。表面上可以“降低”借款利率,“符合”监管规定,同时用较低利率水平吸引用户。但实际上,一些借款利率以借款手续费的方式征收,增加了隐形成本,可能会误导借款人,加重借款负担。而《通知》将利率和手续费统一计入借款成本,这可能会动摇一些现金贷机构的经营模式。

  对控制风险传导和金融去杠杆,周治翰告诉记者,实际上,各地对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金、杠杆率都有明确规定。从现有政策看,小贷公司最高杠杆率一般在2倍左右。也就是说,在控制杠杆的情况下,现金贷成交规模将受到抑制。

  至于持牌经营,周治翰认为,在暂停增量、压缩存量的政策背景下,预计没有相关牌照的从业机构,将会被陆续清出。持牌机构对相关合作会更加谨慎,业务开展速度势必减缓。

  值得注意的是,业内人士对“助贷”模式要回归本源的理解,周治翰说,“一般理解,助贷模式是指由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持牌机构提供资金,收取固定收益;助贷服务机构设计贷款产品,并为持牌机构提供包括获客、面签、审批、贷后管理等服务的一种合作模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些助贷机构为了‘冲流量’而放松了信用审核等风控环节,这可能会带来两个主要影响。一是信用审查、风控不严,导致坏账增多,造成风险向银行、信托等资金提供方传导、扩散。二是让不应该获得贷款的人获得贷款。这些客户或还款能力较低,或金融风险意识较差,甚至存在恶意骗贷等行为,有可能会给借款人造成征信污点和经济损失。”

  而《通知》要求,“银行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等。周治翰认为,实际资金提供方要增强风险控制,防范风险积累。

  但在投资者保护方面,周治翰认为,确实有一些借款人陷入债务陷阱与不清楚真实借款成本、受广告误导等直接相关,甚至在无力偿还债务时“以贷还贷”,进一步扩大了债务。《通知》要求“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单笔贷款的本息费债务总负担应明确设定金额上限,贷款展期次数一般不超过2次”,实际上是用禁止性规定,保护了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避免其陷入债务泥潭。

  另外,关于大数据风控,周治翰指出,《通知》要求“谨慎使用‘数据驱动’的风控模型”、“不得以‘大数据’为名窃取、滥用客户隐私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或泄露客户信息”,这可能会直接影响一些现金贷机构的风控模式。

  91金融创始人许泽玮进一步向记者分析,《通知》在现金贷业务开展原则中明确规定,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这意味着未来现金贷业务将进入到持牌经营阶段,预计具有开展现金贷业务资质的平台将实现增值。“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原则中提出了充分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等内容,这将要求平台进一步做好对用户画像,尤其是规定不得暴力催收,之前有些现金贷机构依靠‘高收益覆盖高风险’的方式将行不通,平台未来将更加注重风控,降低风险。”

  许泽玮表示,《通知》在网络小额贷款清理整顿工作、银行业金融机构参与现金贷业务、完善P2P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管理这三块内容中,都表示监管层将进一步清理整顿现金贷业务存量,同时明确要加大对各类违法违规机构处置力度,并给予处罚的工作机制,让执法机构有法可依,这些都将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有利于金融安全。

  同时,许泽玮指出,《通知》在确保规范整顿工作效果的内容中也明确了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牵头来进行监管,并再一次提出应开展风险警示教育,提高民众识别不公平、欺诈性贷款活动和违法违规金融活动的能力,增强风险防范意识。

  “可以说,《通知》出台非常及时,可以预计将刹住现金贷业务中很多违法违规行为,在监管趋严、政策尚未完全落地消化的背景下,预计持牌机构对相关合作会更加谨慎,业务开展也可能会减缓。”许泽玮认为。

  “P2P开展的符合现金贷特征的业务也在此次整顿之列,意味着P2P平台继转型小额标的之后,高利率的现金贷业务也将受到限制,行业空间进一步被压缩。”薛洪言表示,总体上看,现金贷的风口已经落幕了,而那些此前坚守场景分期、坚守低利率模式的平台,将在行业分化中占据更大优势。

  强监管利好持牌消费金融机构

  事实上,一直以来,现金贷作为消费金融的一个分支,其野蛮生长给整个消费信贷行业带来了负面影响。而随着行业集中整治,业内人士认为,对于持牌的消费金融机构来说,强监管或成为行业利好因素。

  “金融是不可能没有监管的,而互联网金融行业本质应该是通过高新技术、互联网技术帮助降低各种金融服务成本,提高风险控制能力,提高风险识别与风险定价的能力。”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孟添在日前由融之家主办、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支持的2017年消费金融年度峰会上表示,整个行业进入了强监管阶段,对于互联网金融企业来说,要看清自己和未来的方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要舍弃什么。构建起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生态。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也表示,“整个消费金融行业将从原来的劣币驱逐良币向着良币驱逐劣币的方向发展。”他建议,合规机构一定要加强自律,主要包括合理的定价,确保息费的定价幅度符合国家有关法律要求,同时,贷后催收行为不得以暴力催债或骚扰无关人员,保护个人隐私以及消费者权益,建立统一的征信体系等等。

  “实际上,监管机构的技术力量大大落后于消费金融机构甚至现金贷企业的技术力量,而强监管恰好给持牌的消费金融机构带来机遇。”南京审计大学党委常委、金融学科带头人张维告诉记者,我国消费金融已进入爆发式增长期,对于持牌的正规消费金融机构来说,需要进一步找到合适的场景,刺激消费者需求。

  那么,在利率限额监管的背景下,合规机构要如何获得优质客户,如何通过提供消费金融服务,让优质客户享受到便捷快速的消费金融服务呢?

  融之家联合创始人兼CEO张建梁对记者表示,一直以来,现金贷平台都是通过高利率覆盖高坏账率,而在利率限额监管的规范下,平台想要获得盈利就必须放弃原来的劣质客户,寻找到优质客户。同时,随着利率下降,持牌机构对精细化运营和资金的成本要求会更高。

  事实上,对于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市场主体来说,传统银行可谓天生自带用户,一些大的电商平台则自带场景和用户,与之相比,很多草根起家的消费金融公司几乎是赤手空拳地来到竞技场。在竞争日趋激烈的消费金融市场,少了与生俱来的场景和用户这两大利器加持,这些消费金融公司想要站稳脚跟,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除了要做到合法合规,还需要构建全链条的生态能力,这包括百分之百的自主获客能力、风控能力、数据能力、IT能力,以及催收和运营的能力、融资能力等。

  在马上消费金融CEO赵国庆看来,大的自主获客能力对消费金融公司抢占市场,实现从0到1至关重要。

  “所谓的自主获客能力,既非简单粗暴的流量买卖,亦非资本游戏,这种能力包括快速获取市场上的成熟场景并为己所用的能力、运用创新方式和科学方法不断拓展新场景并服务该场景用户的能力、快速对接不同场景的系统支持能力以及基于征信和大数据的反欺诈能力。”赵国庆说,自主获客有利于消费金融公司寻找真正有需求的目标用户群,做到精准、批量获客,且有助于风控的优化。在提炼用户需求方面,自主获客能有效规避由已有场景产生的伪需求陷阱,挖掘真实需求。

  赵国庆介绍,第一,建立与场景深度结合的、全渠道覆盖的场景化主动获客模式,拓展多场景、开放式的合作生态。第二,充分发挥对新场景的想象力,不断创新有潜在需求的高频场景,拓宽自主获客渠道。第三,自主获客能力的锻造离不开具备快速对接及弹性适配能力的系统支持。第四,通过征信和大数据模型对用户做精准画像,有效判断欺诈风险。

  而除了自主获客能力,赵国庆认为,消费金融公司还应不断强化独立自主的风控能力、数据驱动能力、IT能力、催收和运营能力、融资能力等,重视企业发展全能力的构建,提升综合竞争实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未来,金融强监管态势延续,合规发展和科技创新将是中国消费金融发展的出路。”赵国庆表示,消费金融公司诞生的使命是满足大众消费需求,扩大内需推动经济持续增长,做普惠金融。未来,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要不忘初心,坚持合规发展、通过科技创新提升企业综合能力,提升服务水平,在满足大众日益增长的消费金融需求的同时,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进而担当更大的社会责任,推动行业发展,助力经济发展。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