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首部《电商法》草案二审出炉 电商经营者套上“紧箍咒”

  日前,电子商务法草案第二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相较于一审稿,草案二审稿进一步体现了对电商平台义务的规范和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从经营主体、信息安全、交易安全保障、打击假货、规范广告排名、交易规则公示、信用评价机制、知识产权保护、电子发票、先行赔付规则、物流快递服务、订单合同生效规定、维权机制等方面作了明确法律规定。

  记者注意到,该法所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自建网站经营的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电子商务经营者。而该法也明确,电子商务经营主体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但是,销售自产农副产品、销售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工商登记的除外。

  上海浦东电商协会理事长孟宪煌对此表示,电子商务法二审稿中关于工商注册这一条,自产农产副产品很难界定,容易被利用打擦边球。实际情况在农村如果有人在网上销售取得成功,村里的亲朋好友都会把产品委托给其代销,工商执法很难取证。而关于侵权责任这一条,实质是平台是否承担第一责任问题。

  关于知识产权,草案二审稿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此表示,电商法一审草案要求,电子商务平台“明知”平台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依法采取删除等必要措施。“从‘明知’到‘应知’,体现了对平台经营者更加严格的约束,这一规定有助于督促平台方切实承担起尊重知识产权的责任,将进一步打击网上侵权假冒行为,净化网购环境。”

  而律师董毅智认为,由明知到知道和应知,扩大了平台的知识产权保护的职责和义务,体现立法层面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相信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中国智造的升级的过程中,每个原创都能得到应有之尊重,每个原创者都能够获得应得之利益。

  关于“竞价排名”,草案二审稿明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根据商品或者服务的价格、销量、信用高低等多种方式向消费者显示搜索结果;对于竞价排名的商品或者服务,应当显著标明“广告”。

  中国跨境电商工作委员会刘强表示,竞价排名本身与原有法规有冲突,国务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取消所有评比活动。竞价排名的本质不属于广告范畴。因此,建议国家工商总局应对基于电商平台的竞价排名进行监管,出台专门规章。“竞价排名主体应给出竞价排名的依据。否则,谁出钱多就给排名靠前,本质上是属于欺诈和对消费者的误导。”

  对于信用评价,草案二审稿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建立健全信用评价制度,公示信用评价规则,为消费者提供对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进行评价的途径。

  而有关购物发票问题,草案二审稿也明确,电子商务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应当按照规定出具纸质发票或者电子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电子发票与纸质发票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目前立法对于刷单行为主要规定的是卖家的法律责任,缺少对刷单产业链上各环节的规范,比如对刷单机构、提供虚假快递或发空单的快递公司缺乏专门规定,建议进一步细化。”律师赵占领分析,“电商卖家只要存在经营行为就应该依法纳税,只不过当前电商中有一些是大学生或者低收入群体创业,国家没有强制要求所有C2C商家进行工商登记并纳税,这个红利期必然要过去的。”

责任编辑:liangyanzhen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