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2月地方债合计发行3642亿元 申购热情下降

  2月地方政府债合计发行3642亿元,发行总规模相较于1月小幅下降。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受春节假期的影响,2月各地区共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3173.8亿,较1月3697.6亿小幅下滑,其中新增专项债1574.5亿,较1月小幅上升,新增一般债1599.3亿,较1月减少677亿。另外,2月借新还旧债共发行467亿,与1月基本持平。

  根据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5-2018年,全国共计发行置换债券12.2万亿,其中2018年发行规模为1.31万亿,基本完成了既定的地方债务置换目标。国盛证券分析师刘郁表示,这意味着债务置换工作告一段落,进入2019年后,全国各地区暂时没有发行置换债。

  从发行地方债的地区来看,2月共有17个地区发行地方债。整体来看,各地区发行的地方债以新增债券为主,仅辽宁、四川、山东和重庆4地有借新还旧债发行。具体来看,在新增债券方面,陕西省、湖南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等6个地区仅发行了新增一般债,湖北和四川两地仅发行了新增专项债,而广东、山东、上海等7个地区同时发行了新增一般债和新增专项债。

  从发债用途来看,刘郁分析称,2019年1-2月发行的新增专项债中,土地储备专项债和棚改专项债的占比较2018年提升11.5%,新增专项债对基建拉动幅度可能受制于发行结构。在各类新增专项债中,收费公路、水利、轨道交通等专项债对应的项目投资额将计入基建投资中,而占比最大的土地储备专项债和棚改专项债则不计入基建投资。从2019年发行的各类新增专项债占比来看,土储专项债和棚改专项债占比较2018年从11.5%上升至77.8%,这意味着2019年发行的新增专项债中,能实际对基建拉动的部分不超过1/4。

  根据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在2019年3月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下放之前,国务院提前下发地方债发行额度共13900亿元,其中新增一般债5800亿元,新增专项债8100亿元。往年各地的发行工作通常需要到4-5月才会逐步开展,今年1、2月的单月地方债发行规模就与过去两年6月的水平基本持平。

  对此,刘郁认为,从当前的发行进度来看,预计3、4月新增一般债发行规模将进一步下降,而新增专项债的发行规模则有所提升。截止2月28日,2019年全国各地区已发行的新增一般债和新增专项债分别占提前下发额度的67%和37%,这意味着,提前下发额度中尚有1925亿新增一般债和5114亿新增专项债还未发行。假设提前下发的额度在4月发行完毕,预计3、4月新增一般债的平均发行额度为962.5亿,新增专项债的发行额度为2557亿,总体规模介于1、2月之间。考虑到今年借新还旧债的单月发行规模较为稳定,且占比较小,预计3-4月地方债的发行规模可能与1-2月相仿。

  在发行利率方面,2月发行的地方债中,多数地区已将利率上浮调整为25bp。刘郁表示,1月起,各地方政府债中标利率上浮已由40bp下调为25bp。从2月的发行情况来看,这一调整进一步得到了印证。截至2019年2月27日,在已公布发行利率的地方债中,除新疆上浮40bp外,其他地区的利率均由40bp调整为了25bp。

  利率上浮调低后,地方债投标倍数出现显著下滑,地方债申购降温。截至2019年2月28日,从各地区已公布的地方债投标倍数来看,2月投标倍数的中位数为20.6倍,较1月的29.4倍出现显著下滑。其中,上海市2月21日发行的三只地方债利投标倍数最高仅为8.4倍,2月28日发行的内蒙古地方债中标利率仅为6.7倍。从投标倍数的分布来看,2月发行的地方债已无50倍以上的投标倍数出现,30-50倍的标的数量也显著下降,投标倍数主要集中在10-30倍的区间,指向市场申购热情较前期明显降温。

  刘郁认为,投标倍数下降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发行上浮下调后,地方债对配置型机构的吸引力减弱。刘郁称,在此前的报告中运用托管数据对地方债的持有机构进行过推算,发现约90%的持有者都是银行类机构。相较于其他债券品种,地方债拥有无信用风险、高票息、免税等优势,对银行这类典型的配置型机构有着较强的吸引力,可替代品种较少。并且,相较于同期限国债的利率上浮也能有效弥补其20%的风险权重。然而,随着地方债利率上浮的普遍调低,以及1月利率债品种发行淡季的逐渐退去,地方债相对于其他券种的优势减弱,加之近期地方债供给相对充足,2月地方债的申购热度也随之下降。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