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债券市场:降准影响有限 走势仍看基本面

  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央行宣布降准。

  本次时点和力度超出市场预期的降准,当即成为市场各方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期间,海外市场股债双杀,美债收益率冲破3.2%。

  对于本次降准,市场各方普遍认为,在国庆假日的最后一天公布降准,目的是对冲国庆期间全球股债双杀对国内经济市场形成的冲击。业内专家表示,考虑到国庆期间美债收益率明显上升,此时降准,也有利于抑制我国国债收益率跟随美国上升,对冲海外风险因素对国内的溢出影响,缓解国内经济下行压力。

  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

  “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是本次央行超预期降准的目的之一。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随着信贷投放的增加,金融机构中长期流动性需求也在增长。此时适当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置换一部分央行借贷资金,能够进一步增加银行体系资金的稳定性,优化商业银行和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结构,降低银行资金成本,进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二季度末央行公布商业银行超储率已恢复至1.7%的高位水平,三季度以来央行公开市场投放货币约5000亿元,再加上7月份定向降准的实施,即便扣除三季度数千亿元的财政缴款,三季度末的超储率仍将在1.5%以上的相对高位。而央行宣布10月15日起再度降准1个百分点,在替换到期的4500亿元MLF之后,释放7500亿元增量资金,这意味着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

  9月27日,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至2%至2.25%,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三次加息。本次美联储加息之后,各方高度关注央行的举动。此时,央行并未跟随美联储加息,反而选择了降准。

  对此,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认为,这标志着中美货币政策“脱钩”。该研究表示,2018年以来,我国开始新一轮降准周期,前三次降准分别为1月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4月份降准置换MLF和6月份定向降准支持“债转股”和小微融资,均具有明显的定向调控特征。本次降准标志着中美货币政策“脱钩”,央行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以国内经济为主的操作模式。

  去年年底以来,社融存量增速和企业中长期资金来源持续回落,分别从去年年底的12.5%和13.2%下降至今年8月份的10.1%和8.3%。在信用收缩的背景下,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压力明显增大,此前央行通过MLF投放和降准等多种方式鼓励金融机构支持相关企业融资。

  对此,长江证券宏观研究员赵伟表示,三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强调要“高度重视逆周期调节”,此次降准践行了这一思路,且不改变货币政策取向。赵伟认为,转型框架下,政策维稳“不搞大水漫灌”,注重定向调控,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有助于对冲信用收缩的影响。

  债市或仍将回归基本面

  今年以来,债券市场先是走出了一轮牛市行情,此后在7月份创出年内收益率低点后陷入振荡回调。近期,债市维持振荡行情,利率下行乏力,市场上关于四季度行情是否会出现拐点的讨论开始增多。本次降准对国内债券市场有多少影响,同样成为各方争论的焦点。

  诺安基金认为,央行年内连续多次降准,对债市而言自然是利好大于利空,且来自资金面的利好更加明显。长债收益率暂时窄幅振荡、寻觅方向,但从中长期来看,无风险利率中枢振荡下行的趋势较为确定。总体而言,债券的长期配置价值可期,且利率债好于信用债,高等级好于低等级。

  债券市场的走势,是经济金融形势的综合反映。除了流动性这一重要影响因素外,未来经济增长、通胀预期等,均是各机构重点关注的内容。特别是,国庆长假期间,原油价格进一步攀升,其他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亦在上涨,这抬高了未来的通胀预期。

  姜超表示,从基本面来看,虽然短期通胀超预期,但预计经济增速继续下行,长期通胀预期依旧稳定,基本面对债市而言好坏参半。从流动性来看,央行再度大幅降准,金融机构超储率保持在较高水平,有利于带动短端利率下行,从而打开长端利率下行空间,但海外美联储加息仍在持续,而美债利率新高对国内流动性和债市形成制约。从利率水平来看,目前3.6%左右的10年期国债利率处于历史均值水平附近。综合来看,姜超认为债市当前仍处于振荡期,短期内利率上下行的空间均有限。

  赵伟认为,国庆假期美债收益率创新高,此次降准或将缓解国内债市情绪;在流动性环境持续合理充裕背景下,降准对债市短期提振或有限,类似4月中旬的情形或较难出现。与此同时,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和原油价格的阶段性走高,通胀预期可能进一步抬升,或对债市形成一定压制。中长期来看,债市或仍将回归基本面。

  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则表示,今年债市收益率曲线在经历牛市变陡后,中短期内面临着供给压力、通胀预期抬头等制约,但是,从更长时间来看,债券牛市未尽,房地产下行周期带来的融资需求收缩,将为利率下行重新创造条件。未来牛市可能呈现短端利率平稳,长端利率下行幅度更大,收益率曲线变平。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