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宏观政策微调将如何影响债市

  近期,宏观政策的边际微调,牵动着市场走向。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召开工作会议,进一步确认了今年以来的政策调整方向。会议指出,“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此前一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则强调,“更好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扩内需调结构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此后的几天内,人民银行等相关部委相继召开了年中工作会议,总结上半年工作,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市场人士表示,当前,需要紧密结合“稳中有变”这一新的经济形势判断,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宏观经济政策,“稳”字当头,引导各方预期。从对债券市场的影响看,加速转型阶段的政策维稳,不会走刺激老路,而是会更注重结构调整,基本面对利率债仍有支撑,但交易或博弈的逻辑可能使利率债呈振荡格局。同时,政策维稳有利于缓解市场对信用风险的担忧,利好中高等级信用债。

  流动性更注重精准投放

  从宏观政策角度看,本次政治局会议提出,“坚持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有效性”,“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此前4月23日的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的要求是,“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注重引导预期。”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提法则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要松紧适度。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广义货币M2、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维护流动性合理稳定。”

  从“管好”到“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从流动性合理“稳定”到合理“充裕”,这一系列细微的变化,被市场人士解读为,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有边际性的微调。

  新时代证券研究员潘向东表示,7月末的政治局会议对货币政策的定调是“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其为具体执行留下了比较大的空间,但考虑到当前实际面临的局面和“六个稳”的要求,仍要在诸多目标中有所平衡。一方面,如果放水规模过大,那么结构性去杠杆、稳定汇率以及楼市调控目标将受到破坏;另一方面,只放水而不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仍然无法实现稳定实体经济的效果。三季度,央行最有可能的政策选择是,大体维持当前银行间流动性水平,而将政策重心转向稳信用,促使社融企稳回升。

  从市场流动性层面看,近期央行连续暂停公开市场操作。8月6日,人民银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可吸收金融机构缴存法定存款准备金等因素的影响,当日不开展公开市场操作。这是央行自7月23日开展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5020亿元后,连续第十天暂停公开市场操作,也是自7月20日暂停逆回购以来,连续第十二天暂停逆回购。业内人士表示,央行连续暂停逆回购,向市场释放出当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合理充裕的信号。

  在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未来货币政策将更加注重传导机制与精准调控。近日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强调,“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条件下,面对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华创证券债券团队研究表示,货币政策的定向调控仍是主要方式。该研究认为,目前经济面临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靠大幅放松并不能有效解决,大幅放松流动性只能助推机构加杠杆和房价进一步上涨,未来货币政策方向预计依旧会保持定向调控,通过精准投放支持实体企业融资。

  债市或仍处于振荡格局

  宏观政策的边际调整,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无疑将影响未来债券市场的走势。

  年初至今,我国债券市场逐渐改变了去年的低迷走势,在违约案例增多、国内外经济形势错综复杂的背景下,债市走出了冰火两重天的走势。

  那么,近期一系列重要会议的召开,对债市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长江证券研究所宏观部负责人赵伟表示,近期,重要会议落幕、政策维稳逐步明朗化,加速转型仍是当前我国经济工作头等要务,财政金融政策更加注重结构性发力、不会走传统刺激老路,基本面对利率债有支撑。赵伟认为,市场对维稳力度和节奏存在明显分歧,机构负债端的调整、地方债供给阶段性放量和中美利差收窄等因素,或阶段性压制债市表现。短期来看,债市或仍处于振荡格局,建议把握交易节奏、控制久期、甄选优质个券;中长期债市终将回归基本面。

  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债券交易中心负责人宋垚认为,市场风险偏好在一系列政策落地后会有所转强,相对于A股和债市的估值,对权益资产维持“标配”的看法,尤其是无风险利率的下降将有助于权益估值提升。债市受资金面因素推动,短期仍可持券待涨,维持2至3年中性久期的水平,目前长端利率有交易价值,短期10年国开债收益率破4%可期。

  值得注意的是,下半年,随着地方债券发行高峰到来,利率债将迎来一波供给压力。

  东北证券研究员李勇预计,7月至12月利率债供给总量将达到69912.03亿元,平均每月发行11652亿元,高出去年同期473亿元。更进一步,由于定向置换类债券不涉及资金流动,因此扣除定向置换类债券后才能体现真正的供给压力。2016年和2017年定向置换债发行量分别为1.6万亿元和1.1万亿元,而2018年仅为0.5万亿元。如果剔除定向置换债,今年下半年利率债供给压力将高出往年同期更多。因此,下半年需要密切关注债券发行可能带来的流动性影响。

  对信用债行情保持谨慎

  在上半年冰火两重天的行情中,由于受信用违约等影响,信用债曾持续低迷。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信用债逐渐扭转一路下跌的走势,高等级信用债利率开始明显走低。

  兴业证券相关研究表示,近期信用债市场继续修复,7月3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这进一步促进了市场情绪的改善,尤其是在城投债方面,资质较好的城投债无论是估值还是流动性情况都有所改善。该研究认为,但考虑到无效融资主体被出清的压力,目前阶段建议投资者仍然需要对投资标的做好区分。

  潘向东表示,在稳金融、稳预期的政策环境下,全社会整体信用供给有望改善,企业再融资压力减轻,市场对违约风险的担忧得到缓和,信用债存在阶段性机会。投资建议上投资者把握个券安全是重中之重,交易性机会可主要关注AA+及AA中资质和流动性较好的品种,流动性不足的AA及以下的高收益品种从配置角度可以适度择优选取,但需要控制久期。

  总体来看,尽管近期信用债行情有所修复,但业内各方对于信用债普涨保持谨慎,市场研究也更强调高等级信用债的投资机会。

  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表示,从债市的表现来看,各方其实是按照新一轮财政刺激来解读,认为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保障融资平台企业贷款、加大基建投资,主要将通过融资平台举债来实现,因此出现了城投债的普涨。但是,靠融资平台举债大搞基建长期看没有出路。姜超认为,这一次的信用债牛市其实难以像以往一样淋漓尽致,很难从高等级向低等级全面演绎,预计将以中高等级优质信用债为主角,投资者对于低等级高收益债需要长期谨慎。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