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坚定自信 推进债券市场发展

  一、银行间债券市场二十年发展成就辉煌

  债券市场是我国金融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发展变化是我国金融市场体系历史性变革的一个缩影。包括债券市场在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是金融制度顶层设计的重要内容,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金融市场化国际化程度的深化,债券市场的重要性进一步提升。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要求“发展并规范债券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市场层次和产品”“推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要求“积极培育公开透明、健康发展的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基础设施,有效运用和发展金融风险管理工具”。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债券市场形成了场外市场为主、场内市场为辅,相互补充、分层有序的格局,市场化运行机制基本建立,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对外开放程度逐步提高,市场功能持续提升,对丰富市场融资方式、降低融资成本、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增进国家金融实力和金融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以下简称“交易中心”)与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共成长,是银行间债券市场产品、服务、机制创新的前台,是核心基础设施之一,是货币政策传导和宏观审慎管理的平台。1997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开办银行间国债现券交易的通知》,明确从1997年6月16日起,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开办国债现券业务,这标志着银行间债券市场正式启动。此后,人民银行采取一系列措施,建立债券市场管理规则体系,推动银行间债券市场的规范和创新发展。在人民银行的领导下,交易中心以电子化方式为银行间债券市场提供交易平台和交易报告设施、推进产品服务机制创新、实施市场监测和监管支持、开展投资者教育等多项服务,以持续的改革创新推进债券市场发展。

  二十年来,在人民银行的正确领导下,交易中心会同市场各方,砥砺奋进,共同推动改革创新,银行间债券市场取得令人瞩目的长足发展。

  债券市场规模和实力与日俱增。1997年,银行间债券现券市场的交易量不足10亿元,2006年突破10万亿元,2010年突破50万亿元,2016年突破100万亿元,达128万亿元,超过股票市场。债券市场交易频次从起初日均两笔扩大到近5年日均近3000笔,与发达国家债券市场业务基本处于同一量级。据统计,我国债券市场余额已超60万亿元,成为仅次于信贷市场的第二大融资渠道,市场规模已位居全球第三。

  市场投资者队伍不断壮大。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者从1997年的数十家壮大到2016年末的16000多个,从过去主要由商业银行参与,发展成为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以及各类非法人集合性资金和企业广泛参与的合格机构投资者市场,从境内机构发展为全球投资者参与。投资者队伍的壮大和多元化推动市场流动性不断提高。

  债券品种日益丰富。人民银行以市场化方式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先后创新推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超短期融资券、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非金融企业资产支持票据等公司信用类债券品种,陆续推出次级债券、普通金融债券、混合资本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金融债券,近年来又推出同业存单、绿色债券等一系列顺应市场需求的新品种,促进融资结构优化,有效增加市场供给。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标的从最初单一的国债品种发展为涵盖国债、金融债、信用债、绿色债券等30多个门类、品种齐全的可交易产品序列。

  交易工具持续充实。在初期现券和回购交易基础上,银行间债券市场扎实创新,逐步推出债券借贷、债券远期、人民币利率互换、远期利率协议、信用风险产品等系列工具,丰富了投资者的投资运作与风险管理手段。目前,债券市场基础性产品的种类序列已与发达债券市场基本一致。

  市场国际化水平稳步提升。顺应人民币跨境使用需求增长,债券市场对外开放逐步加快,多类型境外机构陆续入市。人民币加入SDR以来,债券市场的国际吸引力进一步增强,SDR债券成功发行,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债券的配置需求增长,市场加大开放力度,实现向所有符合条件的国际合格机构投资者开放,债券市场国际化进入新的阶段。今年7月,“债券通”成功运行,债券市场基础设施的国际合作进一步加强。我国债券市场逐步被全球主要债券指数认可。境内机构境外发债、境外机构境内发债的主体范围与发债规模均稳步扩大,便利性不断提高。

  市场运行机制不断优化。在场外OTC询价交易模式下,交易中心积极听取市场主体的多元化交易需求,先后推出点击成交、请求报价、匿名点击等差异化交易执行便利,不断创新和完善双边报价、债券做市、尝试做市、专项做市等系列交易制度,着力开拓债券预发行、国债做市支持等新型债券业务,积极探索标准化债券工具交易,以持续的机制创新提高市场效率和流动性水平,增强内生发展动力。

  二、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发展

  在人民银行的领导下,银行间债券市场从成立之初就采用了集中交易的市场安排,通过统一的电子交易平台服务广大市场参与者,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机构间场外市场道路。进一步推进债券市场,我们应坚持这一宝贵经验和模式。

  一是坚持债券市场的场外市场发展模式。我国债券市场早期发展经历了较为曲折的过程。1995年发生了“3·27”国债期货事件,1996年又出现商业银行资金大规模进入股市事件。1997年,根据国务院指示精神,有关部门在总结我国债券市场发展经验并汲取教训的基础上,借鉴国际经验,重新规划了我国债券市场的基本架构,商业银行退出交易所债券市场,人民银行领导建立统一的银行间债券市场,我国债券市场发展开始步入有序、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经过多年的发展与积累,我国逐步形成了当前以银行间债券市场为主,交易所市场、银行柜台为补充的多层次债券市场体系,债券市场余额从1997年的4781亿元增加到2016年末的63.7万亿元(其中银行间市场占88%)、增长132倍,排名由1997年的世界第25位上升到第3位、亚洲第2位。生动的实践证明,面向合格机构投资者、以场外市场为主的我国债券市场发展模式是成功的,也符合国际市场发展潮流。

  二是坚持集中的电子交易平台与场外市场相互结合。电子交易平台的发展是近几十年金融创新与信息技术融合进步的突出表现。我国银行间市场从建立之初就紧随科技革命浪潮,坚持以电子交易平台为载体。债券市场具有交易标的分散、参与者众、批发特征强等天然属性,电子交易平台与债券市场结合,形成集中统一、有组织的场外市场形态,既克服了传统OTC市场分散、低透明度等弊端,又保持了OTC市场的效率和活力。银行间债券市场一直以来坚持的这一模式也与国际金融市场近期的改革取向和实践不谋而合。2013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完善债券市场交易管理,银行间债券市场全部实现线上交易,为市场发展进一步提供了制度保障。目前,交易中心形成了具有我国特色的电子交易发展模式和方案,开发、运行着多个电子平台系统,涵盖市场交易实施、用户接入、产品发行、交易后处理、信息服务、公共服务、第三方业务支持等各个环节,具有较强的市场适应性和竞争力。

  三是坚持依托电子交易平台建立交易报告库。信息是现代金融交易的前提和集中体现,也是实施有效金融监管的基础。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建立交易报告库已成为发达经济体对场外市场实施监管改革的重要内容,并已在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和巴西、印度、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国家逐步付诸实践。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依托统一的电子交易平台和信息集中要求,较早建立了交易报告库制度和债券交易信息备案系统,坚持对市场信息进行集中收集和统一发布,为监管机构、市场成员和社会公众提供数据服务,这比次贷危机后国际监管部门提出的相关要求领先了10多年。银行间市场交易报告库制度建设注重顶层设计,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一系列规章制度和管理办法,推动了银行间市场交易信息的集中,为交易报告库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2015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公告,进一步明确交易中心承担债券交易数据库职责,负责集中保存交易数据电子记录。20年来,交易中心持续推动交易报告库的投资建设,依托电子化交易系统和备案系统的集约优势,建成了统一的数据源采集、数据管理、数据开发平台以及相应的基础制度,实现了本外币交易数据的大集中,并通过数据加工和报告服务,为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市场参与者以及社会公众提供多类型、多层次的信息服务。

  四是坚持平台集成服务货币政策传导执行。银行间市场是传导央行政策作用于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体、促进金融领域市场化改革的核心环节,依托电子平台为债券市场参与者提供定价、交易、信息等全方位服务,建立之初就率先实现了定价的市场化,在利率市场化和基准体系建设中发挥着基础作用,成为引导市场预期、落实宏观调控部署、传导货币政策意图的重要平台,成为资本市场融资的主渠道,并对金融机构业务转型以及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发挥着独特作用。同时,银行间债券市场借助平台集成优势和电子化监测系统,有效保证了市场信息的实时性和完整性,成为央行深入监测市场一线的灵敏“触角”,有效支持金融市场化改革及宏观审慎管理的实施。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金融发展要坚持质量优先。银行间债券市场经过20年快速发展,取得丰硕成果,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一方面要总结经验,坚持债券市场发展的道路自信;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提高质量、优化结构、完善机制、扎根国情,全面推动债券市场的改革、开放和创新,建设一个更具深度广度、安全稳健、与大国开放经济地位相适应、支持实体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债券市场体系,助力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作者系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总裁)

责任编辑:y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