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情CURRENT AFFAIRS
行情 / 正文
多重因素推动美元Libor持续上升

  今年以来,美元利率不断攀升,美元3个月Libor从年初的1.69%大幅上行61个BP(基点)至3月27日的2.30%,为2008年11月10日以来的新高;反映全球银行体系系统性借贷压力的指标——3个月(Libor-OIS)的利差水平已升至59个BP,为2009年5月18日以来的新高,显示银行间市场美元拆借意愿下降。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800万亿美元的证券或贷款定价与Libor有关。美元Libor利率的持续上升,表示全球离岸市场美元流动性收紧,引发全球投资者对“美元荒”的担忧。

  美联储渐进缩表和加息预期增强,是美元Libor上行的主因。2015年12月,美联储首次在次贷危机后加息,在加息落地前,市场强烈的加息预期就带动美元Libor自2015年11月开始加速上升。2018年以来美元Libor的大幅上行,也与市场对美联储年内加息次数的预期升温有关。美联储1月会议纪要显示,大多数官员预计经济将加速增长、通胀将加剧,进一步收紧政策的可能性加大。2月27日,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对美国通胀和经济前景的信心增强,如果经济增长过热,将考虑更快加息,市场波动不会阻止加息步伐。再加上3月7日,向来“鸽派”的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表态“鹰派”,导致市场预计美联储年内加息4次的概率上升,从而推动了美元Libor的大幅上行。3月22日,美联储进行了2018年首次加息,Libor利率再上台阶。

  从历史看,美元Libor的利率与美国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相关度高达0.97,走势方向一致,多数时间两者较为贴合。美联储自2015年12月首次加息以来,目前已提高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限150个BP至1.75%,同期,美元3个月Libor上行188个BP。此外,去年10月以来美联储启动缩表,至今年3月累计削减900亿美元的债券再投资规模,相当于持续向市场抽取美元流动性。

  美国短期国债供应增加、短端收益率大幅上行传导至美元Libor。美国财政部为弥补日益扩大的财政赤字,不得不加大美国国债发行力度,其模式是通过多发行短债,从而偿还长债。2016年以来,短债发行占比平均高达76%,因此收缩了市场短端的流动性,推高了美元Libor。截至今年3月27日,美国国债1年期收益率较2015年末上行149个BP,远大于10年期收益率51个BP的上行幅度。

  海外资金回流美国,减少了离岸美元的流动性。今年年初,由于减税政策的利好,苹果公司抛售持有的美债,为海外资金回流支付380亿美元一次性税款及在美投资。可能后续会有其他跨国公司效仿,海外资金回流,使得离岸市场的美元流动性减少。如果未来美元指数反弹,将继续增加资金回流美国的吸引力。

  美元较其他货币的利差扩大,提升了离岸市场的美元需求。以香港市场为例,在美元Libor不断走高的同时,香港Hibor自去年12月以来不断走低。Libor和Hibor的利差在3月22日升至最高118个BP,为2008年年初以来的新高,导致投资者卖港币、买美元,对美元的需求明显提升,美元流动性呈偏紧状态,同时也打压了港币,其对美元的汇率自3月下旬以来徘徊在弱方兑换保证水平7.85附近。

  预计上述推动Libor上行的因素未来还将继续发挥作用,美元Libor利率仍处于上行通道。随着Libor的不断上升,全球美元的流动性可能进一步收紧,将增加银行等金融机构外币流动性管理的难度;美元需求上升,将支撑美元反弹,非美货币有贬值压力;同时,也将打压风险资产,如股市、商品和房地产的价格。如果后续美元反弹,再引发大规模的资金回流美国,将对金融市场造成更大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Libor作为离岸美元定价基准的地位正面临严峻挑战,未来或被替代。次贷危机前后发生的Libor操纵案在2011年被曝光,Libor作为报价利率非交易利率的缺陷显现,其基准地位受到质疑。2014年,纽约泛欧交易所从英国银行业协会买下Libor所有权,目前,Libor由其旗下的利率管理公司IBA管理,并受英国金融运作局(FCA)监管。今年3月1日,纽约联储宣布,将从4月3日起每天早上8点发布3个美国国债的回购参考利率,分别是有担保隔夜融资利率(SOFR)、广义一般担保利率(BGCR)和三方一般担保利率(TGCR)。其中,SOFR是美联储推出的可能替代Libor的基准利率,基于美国深度最大、最稳健的融资市场产生,是以美国国债为担保的同业融资利率。其深厚的市场基础,可弥补Libor的不足,但期限仅是隔夜,基于SOFR定价易出现期限错配的问题。但不管怎样,离岸美元资产定价基准正出现由Libor回归美国本土的趋势。

  (作者单位为中国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

责任编辑:zc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