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新书推荐CURRENT AFFAIRS
新书推荐 / 正文

做生命的本真者

写在《陶渊明的幽灵》英译本发行之际

  参加鲁枢元教授的专著《陶渊明的幽灵》英文版发布活动,我的脑海里不停浮现着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生动的案例”。

  鲁教授的研究生涯,让我们看到了当代中国学人对外来研究成果从引进、消化、吸收到现在“走出去”进行成果输出的一个完整轨迹、一个鲜活案例。学术、文化只有在交流和碰撞中才能激活、焕发其生命力,恢弘、光大其精神。东汉初年,佛教文化传入了中国。现在看来,没有佛教文化的引进,就没有后面的唐诗宋词元曲和《红楼梦》、《西游记》。这波交流、碰撞进行了一千九百多年,终于完成了消化吸收融合的过程,佛禅文化已经融入中华文化的血脉,成为重要的活力元素。西方文化呢?如果从1582年利马窦进入中国算起,也有四五百年了,碰撞、融合的还不够,还在进行过程中。在交流过程中有引进、消化、吸收,现在终于进入“走出去”——成果输出的阶段,开始对全球文化有所贡献、有所创造。中国的经济崛起并走向世界已经没有大的悬念,但是标志中国真正的崛起与强大应该是文化的崛起与“走出去”,从这个角度讲,鲁教授的大作在西方知名出版社发行,其意义不亚于我们在欧美收购了多少工厂、大楼,产品占有了多少市场份额。文化的力量是深入人心而久远的,真正的尊重是对文化、精神、人格的尊重。鲁教授《陶渊明的幽灵》的英文版发布,给了我们一个文化“走出去”的身边的生动案例,增强了我们的文化自信与学术勇气。

  第二个关键词是“生命的本体”。

  鲁教授的学术是贴着生命做的,是生命的体悟与提炼,它关怀着当下人们的生命与生活体验,关切着人类的精神生活。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跟着鲁老师读硕士做毕业论文,引用过人本心理学家罗洛-梅的一段话:"我把人看作是一束具有一定结构的潜能。受到这种增强自身的欲望的驱策的潜能,既是建设性(善)也是破坏性(恶)冲动的源泉。假如这种增强自身的欲望结合在我们的人格中,它将产生创造性,那就是说,它是建设性的。假如这种欲望脱了缰,它能支配整个人格,就像它在狂怒中,在战争期间的集体偏执狂中,或在强迫的性行为或压迫行为中的所作所为。这时就产生破坏的活动。"罗洛-梅讲的是人类面临的一个永恒问题。人类作为一个物类或种群,对自己的"这束能量"处理的怎么样呢?我的感觉是不怎么样!我们经常说要改变人的动物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其实是在侮辱动物。想一下,有哪一类动物特别是像人一样的草食性动物,在自己的发展历程中会有这么惨烈的杀戮史呢?动物也会有基于食物链与生存的搏杀,但是一种生命与生命的对搏,而非运用了炸药、毒气、化学武器、原子弹以至无所不用其极的批量 “文明”式杀戮,更少背信丶中伤、暗箭、软刀子丶"高智商"式的龌龊伤害。在这样一种“文明”的困境中,鲁教授对陶渊明这样一个个案进行了发人深省的剖析。陶渊明的能量,是放达、回归自然的,是和平、向善、和谐的,至少没有伤害别人。这给我们提供了解决“能量”、解决人类的困境的路径选择。

  第三个关键词——“生活实践”。

  很惭愧,自己没有才华、学力进行陶渊明的专业学术研究,只能努力做一个陶渊明的生活实践者。在日常的社会人、经济人之外,周末两天力争切换到另外一个自然人。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朋友们想法在山里弄了一个房子,一片儿地,种树、种花、种菜,池子里边儿养点鱼。闲时写诗、作画、唱戏。朋友们原来多是从事与艺术不搭边的医生、教授、实业,他们突然发现,诗、艺术和自然有天然的缘分,当回归自然时,人变得更加艺术、本真、纯朴、情感、立体,似乎更接近马克思所言的“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 ”的更加全面的人。

  让我们努力追随陶渊明,做一个生命的本真者吧。

责任编辑:hanhao34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