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区域经济CURRENT AFFAIRS
区域经济 / 正文
化解区域金融风险:债委会这么做

  编者按:

  华盛江泉集团一直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也是贷款大户,且关联企业众多,因此其破产倒闭将带来风险外溢,还会拖累更多商业银行,诱发区域金融风险。在山东省临沂市委、市政府领导下,临沂银监分局组织有关银行果断出手,通过联合授信管理和担保圈风险防控等方式,前移风险关口、积极主动作为。通过上述措施,华盛江泉集团不仅“造血”功能全面恢复,银行利息支付有了保障,而且银行融资规模也从两年前的121亿元降到了目前的98亿元。

  党的十九大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的首要战役。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金融风险是当前最突出的风险之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事关国家安全、发展全局、人民财产安全,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为此,银保监会制定了《银行业保险业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临沂拆除突出风险引爆点,有序化解处置华盛江泉集团金融风险的做法,正是“三年行动方案”指导意见的具体展现。

  “华盛江泉集团债务危机,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诱发区域金融风险。”谈起江泉债务危机化解,农业银行山东临沂分行副行长鲁海峰感触良多。

  作为伴随着改革开放大潮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华盛江泉集团在本世纪前10年,借着改革东风,版图急剧扩张。不仅产业由最初的白瓷迅速覆盖到了建筑陶瓷、焦化、发电、钢铁、农牧、房地产等领域,而且旗下还曾拥有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在A股上市的江泉实业(现已转让);另一家是在新加坡上市的联合食品控股有限公司。

  高速发展虽然带来了集团资产规模快速膨胀,总资产直奔500亿元,但粗放式管理埋下的发展隐患,也必然会在经济减速时全面显现。

  时间回到2014年。彼时在钢铁业刚刚尝到甜头的华盛江泉集团,不仅遭遇了罕见的钢材价格暴跌,更面临国家环保政策力度逐年加大的压力。2014年因“青岛港有色金属融资骗贷事件”引发的部分商业银行抽压贷款,也同样影响到了华盛江泉集团。2014年底,36亿元银行贷款的抽离,让华盛江泉集团资金链遽然紧绷。与此同时,2015年新环保法的实施,更造成华盛江泉集团核心企业被强制关停。

  一方面,银行抽压贷款;另一方面,企业停产带来现金流几近枯竭,企业的利息偿还能力面临考验。一旦企业不能偿还银行利息,贷款变成不良,企业账户将会被冻结,企业资产将会被拍卖处置。“真的发展到那一步,不仅谁也救不了华盛江泉集团,而且江泉破产倒闭带来的风险外溢,还会拖累更多商业银行,诱发区域金融风险。”建设银行临沂分行行长刘月余表示。

  华盛江泉集团一直是当地的利税大户,也是贷款大户。由于相当长时间内,华盛江泉集团发展得不错,商业银行争相营销、多头授信,企业获得贷款非常容易,这也刺激了企业的投资。于是,拿着银行贷款,企业或短贷长用,或流贷固用,资金使用上期限错配严重;不仅如此,企业在银行贷款之外,还涉足担保、民间融资。据当地一位银行高层介绍,江泉集团首轮担保圈直接融资规模为196亿元,第二圈关联企业融资规模约为400亿元,第三圈企业融资规模将达到700多亿元,而当时临沂全市的贷款总额为3400亿元,江泉集团停止还息将引发区域金融危机。

  如何处理江泉债务危机,帮助企业渡过阶段性难关,化解区域性金融风险,维护地方金融秩序?

  在临沂市委、市政府领导下,临沂银监分局组织有关银行果断出手。

  首先,组建债权人委员会,落实监管部门的监督责任与银行机构的信贷管理责任。局长带领团队多次深入企业、银行调查研究,摸清企业风险底数,在江泉集团主要融资主体盛泉油脂债委会基础上,迅速推动组建了江泉集团及钢铁板块、焦化板块、农牧板块企业债委会,覆盖了集团主营业务的联合信贷管理;先后推动组建了江泉集团上游供应链企业立晨集团债委会,下游钢管企业金正阳债委会以及担保圈企业鑫海科技等债委会;形成了以江泉集团为核心的产业链、担保圈共13家节点企业债委会为平台的风险监管战略布局,直接涉及260亿元银行融资。

  其次,按照各板块经营特点落实“一企一策”,协调产业资金支持江泉集团主营业务复产,创新钢铁供产销封闭管理模式。在异地银行贷款减少17亿元的情况下,江泉集团债委会成员行普遍采取了调整授信结构、用途匹配归位、到期续贷、业务展期、借新还旧、债务重组等方式维持企业融资,并于2015年7月起自发执行贷款基准利率,降低企业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江泉集团多头融资、过度投资、资金混用、短贷长用形成的融资期限、结构与实际经营不匹配的矛盾。农行牵头对钢铁板块进行产业链融资,组织10家银行对江泉钢铁上游企业立晨物流、下游企业金源管业发放供应链贷款2.93亿元,专项用于向江泉采购钢坯,联合推动江泉钢铁两座1260m高炉于2016年3月启动点火恢复生产,产能利用率达85%,累计生产钢坯近500万吨,加上其他副产品,实现销售收入110亿元,支付银行贷款利息4.5亿元。建行牵头由富通农牧重组江泉集团农牧板块,实现正常经营,新增流动资金贷款1亿元用于企业日常经营所需以及沂蒙黑猪养殖项目设备的购置,盘活、重组存量贷款8.5亿元。房地产板块有可开发土地1300亩,其性质为集体、工业用地。政府承诺将协助企业将土地性质改为商业和住房开发用地,开发收益用于归还企业银行债务,降低杠杆率。

  第三,外围同步拆圈解链,千方百计隔断江泉集团风险蔓延。互保、联保作为一种增信方式,其副作用是易于引发次生风险,成倍传递并扩大风险。江泉集团担保圈涉及企业众多,互保、连环担保、交叉担保等关系错综复杂,临沂银监分局采取“一链一策”,指导债委会通过外部收购、置换担保、延缓追偿、救助节点企业、联合授信管理等方式拆圈解链,层层化解江泉集团担保圈风险。外部收购,红日阿康为江泉集团担保2.73亿元,通过促成香港联交所上市企业世纪阳光控股集团重组红日阿康,接收全部资产债务,斩断了担保链条。联合增贷,第二圈担保企业泰宗集团,银企共同制定1-3年去杠杆方案,对有市场有效益的生产需求联合增贷1.75亿元,并引入供应链监管公司,三方密切配合,支持企业核心业务板块持续运营,消除了担保圈、担保链风险的负面冲击。

  第四,通过引导、推动债委会联合管理运作,以点带面制定并实施债委会“双线”工作责任制,银行条线由江泉集团及相关债委会成立了高管负责、各市县行分工协作的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监管条线由临沂银监分局分管局领导挂牌督办,主监管员具体负责,将债委会管理运作落实到银行机构高管和监管部门主监管员“双线”管理。债委会持续跟踪江泉集团生产经营情况,落实专人负责定期获取企业环保整改、生产销售、资金回笼、融资变化及改制推进等动态信息,坚持每周不低于2次的现场查访。同时,督促企业正确认识当前形势,切实推进资产重组及改革事宜,实施“瘦身”计划,对副业、低效资产进行清理,盘活企业现金流,增强自身造血功能。

  第五,2018年1月,历经两年的艰苦谈判和积极运作,通过多次召开会议对企业的重组价值进行研究分析,与华盛江泉集团开展多轮协商谈判,确定了《华盛江泉集团金融债务重组实施方案》。2018年10月,17家银行债委会成员行、华盛江泉集团、新公司股东、罗庄区人民政府四方签署《华盛江泉集团金融债务重组协议》,协议明确在清产核资的基础上,将江泉集团可持续经营的优质资产分离,成立新公司,其余资产继续留在老企业集团,顺利完成业务重组、股权重组和债务重组“三个重组”,有效推动了各类风险化解。业务重组,将集团资产拆分组合,把集团下属优质资产,整合成生态农牧、钢铁冶金、房产建筑三大板块,分别成立富通农牧、中盛金属、中疆房地产三家公司;除钢铁和房地产板块外为老企业集团,对集团剩余的企业资产采取出租、承包、转让、出售等多样化方式全面盘活。股权重组,沈泉庄社区居民委员会持有的江泉集团股权全面退出,钢铁板块、房地产板块成立的新公司股权结构为王文涛、国有企业、新公司高管按照51%、30%、19%的比例出资,新公司已完成资本注入。债务重组,新公司、老企业集团分别承担重组金融债务的60%和40%。重组后江泉集团的债务除债委会成员行的银行贷款外,其他债务一律保留在原有企业名下。

  “通过上述措施,华盛江泉集团不仅‘造血’功能全面恢复,银行利息支付有了保障,而且银行融资规模也从两年前的121亿元降到了目前的98亿元。”农业银行临沂分行行长吴照军表示,党的十九大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作出重大部署,强调“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我认为,应对区域性金融风险,主题是联合授信管理和担保圈风险防控,关键是前移风险关口、积极主动作为。由于金融格局的网络化和金融关系广泛的渗透性,金融风险具有极强的联动性和自我增强的传播特性,一旦区域性风险突破可控边界,就可能导致整体性的金融动荡。因此,对区域性金融风险,需要“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以债委会为平台和抓手,掌握风险化解主动权。”

  从华盛江泉集团债务危机的处理方式看,债委会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因为临沂银监分局迅速引导商业银行成立债委会,建立了监管部门、银行机构和企业三个层面上下垂直的组织管理架构,压实了主席行主体责任,创新风险化解“六步走”策略,才使得19家银行能步调一致,防止个别银行抽贷引发跟风,影响后续重组工作推进。

  关于“六步走”策略,我们将在下一篇报道中详细阐述。

责任编辑:李昂